“城市摆渡人”的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