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让给外地医生,医护夫妻晚上睡车里20多天…

2月16日晚10点

武汉金银潭医院

住院大楼灯火通明

院内路边的车位上

一辆小轿车亮起了灯

医生涂盛锦与护士妻子曹珊

正在整理座椅上的被褥

这是他们在车上度过的

第23个夜晚

他们说

在车上“睡惯了,不要紧”

主动把酒店房间让给外地医生

把医院床位让给同事

今年44岁的涂盛锦是金银潭医院南六楼重症隔离病区副主任医师。40岁的曹珊原是医院儿科病房护士,疫情暴发后,于1月7日调入南二楼隔离病区工作。

从2019年12月29日武汉金银潭医院接收武汉首批新冠肺炎患者开始,涂盛锦就上了一线,完全无暇顾家,只嘱咐曹珊从家里带些换洗衣物。

2月17日上午,金银潭医院南六隔离病区,涂盛锦在办公室和同事交流工作

将衣物送到丈夫的科室,看着他脱掉隔离衣从污染区出来见自己,曹珊就清楚了这场疫情的严重。夫妻俩都参加过2003年武汉抗击非典的工作,她心里明白接下来大家即将面对的艰辛。

两人的家在武汉南湖边,隔着长江,距离医院有30公里,单程驾车需要40分钟。平日,涂盛锦开车,夫妻俩一起上下班。

武汉战“疫”打响后,涂盛锦随时都可能需要抢救重症患者,不能远离医院,曹珊只好打车或坐公交,每次回家,她都担心家人的安全,会在医院把衣物从里到外换洗干净。

为控制疫情,2020年1月23日,武汉关闭离汉通道,公共交通停摆,曹珊上下班也成了问题。

除夕那天,涂盛锦值班到凌晨2点多,只睡了1个半小时,又开车到南湖接妻子到医院。

曹珊心疼丈夫来回奔波,大年初一,她决定:晚上就睡在车里,不回家了!

涂盛锦觉得让妻子一个人睡在车上不安心,便干脆把值班室的床让给同事,也住到了车里。妻子睡后排,他睡副驾。

11岁的儿子从此就完全交给了家中的外公外婆。

金银潭医院交通不便,全院600多医护和工作人员,不回家的太多,单位宿舍爆满。这些天,医院又协调出一些酒店房间安排本院的医护人员入住,夫妻俩却又把机会让给了家住较远的同事,他们说:“在车上睡惯了,不要紧”。

2月16日下午

金银潭医院南二隔离病区

曹珊准备患者的药品

曹珊在办公室记录医嘱

2月16日傍晚

金银潭医院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涂盛锦和曹珊一起吃饭

这时涂盛锦又接到了同事电话

询问患者病情

武汉金银潭医院

涂盛锦与曹珊

2月17日上午

金银潭医院南二隔离病区

曹珊在病房给患者打针

曹珊在病房记录

患者的用药情况和身体状况

因为纸张等都不能带出隔离病房

需要防止病毒污染

曹珊将患者的用药和身体的各项信息

让同事拍照记录

2月16日下午

金银潭医院南二隔离病区

忙碌了一天的曹珊走出病房

口罩和防护装备

在她的脸上留下一片片的勒痕

2月17日晚

金银潭医院南六隔离病区

上夜班的涂盛锦准备进入病房

涂盛锦在病房查看患者病情

以车为家的20多天

这对医护夫妻的故事

打动了许多人

我们

总是被一群最优秀的人保护着

他们无惧苦累

无论生死

感谢他们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