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变身“主播”后:台灯当支架、红包代点名,我太难了!

中新经纬客户端2月20日电(赵佳然)疫情的延续并不能阻挡学子们的脚步,“停课不停学”仍在火热进行中。在社交媒体上,关于网课的段子频出:老师讲课堪比直播卖货、变身戏精只为“吸粉”;学生为了不被点名,在摄像头前一动不动装“掉线”……

本周,多家学校纷纷“在线开学”,以网课模式迎接新学期,更多的老师们变身“主播”“网管”。中新经纬记者对话了几位老师,看看她们眼中真实的网课是什么样的?

“红包代替点名,我们的小聪明都激发出来了”

李楠,48岁,初一数学教师

有着几十年教学经历,对三寸讲台无比熟悉的李楠,没想到自己第一天体验网上授课竟会如此措手不及。

由于学校自身的直播平台暂未搭建完毕,李楠便将微信群变为了自己的线上课堂。“我把我教的两个班级学生都拉到这个群里来,成为一个学习小组。每天我会将课程所用到的PPT和提前录制的教学视频发到群里,并监督大家的学习进度。各个学科都有这样的群,平均一个学生要加12个。”

虽然有着丰富的讲台经验,但李楠在录制视频时还是免不了各种“翻车”。没有专业直播设备,她用家里的台灯当手机支架,竟也出奇地灵活;而在录制讲解视频时,她更是要随时作出调整,方便学生们吸收知识。

“手机录制视频是连贯的,而且不像在课堂上可以根据学生反应随时跟进。我经常录到一半,觉得某个地方可以换种方法讲,于是再修改教案重新录。”如此修修改改,不断推倒重来,一个5分钟的视频,她往往要花两三个小时来录制。

在微信群授课的过程中,如何监督每个人的进度,也是李楠遇到的难题。“我有时候会抽学号,让他们把学习进度实时拍照片上传。为了调动学生积极性,我也会给他们出趣味题,锻炼逻辑思维,答对有奖。”

在学习快结束时,李楠还在群里发了个红包,从领红包的人数看学生们的参与度。“把我们这些老师的小聪明全都激发出来了。”她笑着说。

每天的集中学习后,学生们还会私信老师答疑,李楠忙着准备第二天的视频,一个个解答学生的疑点,不知不觉就从清晨工作到了深夜。

“在线教学对于刚刚转型的老师和学生而言,都是不小的挑战。”李楠说,“老师之间也会随时沟通,就各个知识点研究更有效率的讲解方法。如果居家学习的情况持续下去,我希望能尽快开展直播授课,这样获取学生反馈能更高效。”

“一个人的升旗,也要有仪式感”

温静,24岁,小学一年级班主任

温静在广东某小学任职,她所在的班级有46名学生,其中9名与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住在同一小区。从疫情发生开始,她每天的工作就包括统计每个同学的健康状况,以及与确诊患者有无交集等情况。

2月17日,温静的学生们开始在网络平台上观看学习视频。而在此之前,他们还在家中举行了一场小型的升旗仪式。

“我们鼓励孩子们在第一天上课之前先在家里放国歌,有条件的自己准备国旗,大家都执行得很认真。”温静贴心地把学生上传的“一个人升旗”照片拼成了心型。

据媒体报道,多家小学都已举行“线上升旗”,仪式内容多样,部分学校还在线进行了国旗下讲话、新年送祝福等环节,并借此机会呼吁学生利用好此段时间在家学习。

“开学典礼和升旗仪式向来是新学期很重要的一环。这次改为线上升旗,也是想营造一种氛围,虽然不能用传统方式开学,但求学求知的心和热爱祖国的情感不应受到外界条件的限制。”温静表示,这样的仪式感也有利于鼓励学生培养自己的习惯。

现在,学生们每天都会在家长的指导下在线观看教学视频,而温静负责的便是根据视频内容,布置朗读课文等简单作业。“现在还在复习回顾阶段,且一年级不留书面作业,我们主要做的是及时联系家长,了解孩子们在家学习的状态。”温静介绍道,也有部分家长与孩子分隔两地,或难以取得及时联系,她的原则是“一个都不能少”。

“要是说在家上课有什么缺点的话,可能就是看屏幕时间比较长,我有些担心学生的视力。”温静感慨道,“希望疫情早些结束,大家能迎来春暖花开,重回课堂。”

“爸妈天天在电视上等着看我”

谭梅,29岁,高中语文教师

作为培训机构的老师,谭梅对于在线直播授课并不陌生。今年春节,为了错开返京高峰,她在老家只待了三天便匆匆回到北京,拉网线,搭设备,为“停课不停学”做准备。

与众多培训机构一样,她所在的公司也为大众提供了免费直播课程,可以通过手机、电视、电脑上的多个渠道观看。“我以前接触到的都是高中学生,然而免费课程面对的学生数量大幅增多,学习进度、学习意愿等等情况跨度都很大,甚至各个年龄层都有,上课的反馈还是很不一样。”

谭梅称,在线培训平台的直播技术已经较为成熟,对于流量突增情况处理得比较及时,前一天的小bug马上就能被解决;而她自己也早就习惯了面对镜头授课的方式。“一年前我刚接触直播课的时候,也是非常不适应,紧张到嘴都张不开。现在我的很多同行突然转到线上教学也是这样,我只能安慰他们习惯就好,线上教学一定是趋势。”

谈及疫情期间的教学体验,谭梅深有感触地说,自己感受到了直播课程更深远的力量。“我认为在线教育最大的价值就是平衡教育资源。通过各地教师以及在线培训机构的直播课程,可以把优质的课程内容面向大众,面向教学资源相对不丰富地区免费开放,真的帮助到了很多想要学习的学生。不夸张地说,一想到我的课程可能被偏远地区的孩子看到,我就觉得二十多天连续熬夜加班都是值的。”

与以往不同的是,近期网络电视平台也开放了直播课程的入口,于是每天谭梅的直播间就多了两位特殊的“学生”——她远在老家的父母。潭梅通过微信视频远程指导他们找到了网络电视上“在家上课”的界面,这样父母每天晚上就在固定时间守着女儿的“节目”,顺便也跟着重温高中的知识内容。

“我老爸还在评论区里给我发666,我都不知道哪个是他。”与时俱进的父母,也让谭梅在忙碌的工作中多了一丝期待。“他们会评价我今天讲得比昨天好,或者这个老师讲得比我好。除了我的语文课,他们没事也会看其他科目的课。我做梦也没想到我爸有一天能听懂高中英语课,他还说想捡起来重新学呢。”(中新经纬APP)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李楠、温静、谭梅均为化名)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