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教师半月为300户家庭送药:想为病痛中的人送去希望

“六渡桥/宝丰路/硚口路/汉西/古田;三阳路/唐家墩/二七路/百步亭方向送药。”

1月25日开始,网友“海边的万物理论”几乎每天都会在微博上更新一条路线信息。半个多月来,他骑着电动车在武汉三镇,每天至少跑30公里,给有需求的人送奥司他韦、连花清瘟等药品。

他的名字叫吴悠,26岁,武汉人,中学老师。

如今,他和他的伙伴,已经给近300户家庭送了药。他说,自己真正想送的,是让人在病痛中坚持下去的希望。

下面,是“送药人”吴悠的自述。

带一脚

1月23日,武汉暂时关闭出城通道。许多人没有心理防备,一下慌了。

我家里养了一只长毛猫,所以之前就囤了500多个医用外科口罩。得知消息后,我怕爷爷奶奶慌张、害怕,就骑着电瓶车去给他们送口罩和一些日常可能需要的药物,顺便安抚一下他们。

现在想想,我只记得当过兵的爷爷跟我说:“把口罩送给有需要的人吧,这事不是一个人戴口罩就能行,要一个群体、整个社会都戴上了口罩,才能度得过。”

后来我从爷爷家出来,给我几个朋友打了电话,问谁要口罩,我就给他们送几个过去。我当时没想那么多,觉得就是“带一脚”的事,就去送了。

1月25日上午10点。我骑着电动车,带着我手里的500多个口罩就去大街上晃悠,给朋友们挨个打电话,问谁要。也是没经验,那么多口罩,我50个一送,转眼口罩就没剩几个了。

发完之后,我又写了个“免费送药、食、口罩、病人”的牌子挂在电动车的前面。

我拍了我的照片和药店的照片,怕别人觉得我在骗人。

先搞了再说

微博发出去没过几分钟,我收到了一千多条评论和一万个赞。可是很奇怪,要口罩的人反而少,评论的五分之一居然都是在向我求助送药,点名要奥司他韦和连花清瘟胶囊,我上网查了一下这两种药,都是治肺炎的。

按照网友的需求去找药,只能买一些头孢和阿司匹林。我从下午2点开始送药,一直送到晚上10点,也只送了5家,有3家是给人放在门外就离开,还有2家是下楼来拿的,怕感染到我,距离很远让我把药放在地上。

电瓶车电量有限,我基本是去一个小区就充一次电,8个小时来回至少25公里,有4个小时都在充电。

充电的间隙,真的有点后怕,毕竟是给肺炎病人送药。但是送药的途中,我想的是:都在路上了,先搞了再说。

从那天开始,全国各地都开始给武汉送物资了,声势浩大、范围也广。后来分级诊疗、社区下沉,一切好像逐渐上了正轨。

我原本以为我送药这个事不会很久,原本心想“先搞了再说”,没想到,一搞就搞了半个多月。

我想救人了

1月27日晚上10点多,我收到了一条微博私信求药,我跟网友互加了微信,通过后,他直接给我打了一个微信电话,我第一感觉就是不对劲。

果然,对方的情况确实比较紧急,家人在黄石,只有姑妈姑父两个人在武汉,而且都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家里没有药,情况也不大好,急需连花清瘟和奥司他韦。

那是一个新小区,名字我到现在也记不清,离我家9公里,在后湖片区,但地图上没有那个小区的定位,我只能根据网友提供的大概位置和描述去找,边走边问,好不容易把小区找到了,我又找不到他家的楼在哪。

我给网友的姑妈打电话,电话怎么都打不通。我心里一咯噔,不是出事了吧。

着急上火,没法子了,我只能地毯式搜索,一栋楼一栋楼找,好在搜到那个小区中间几栋楼的时候,总算是找到了。我当时没想过把药放在门口,通知网友姑妈出来拿,也没想起这户家庭有两位确诊病人,就直接敲了门,急吼吼地要送药。

网友姑妈来开门的时候,情绪很激动,半天也没说话,等我要走了,才冲我深鞠了几个躬,朝我说了两声感谢的话,带着哭腔。

过了几天,我接到网友的消息,说那天凌晨是很关键的一晚,病人吃了药以后有了好转,去了医院,顺利进入医院抢救,情况也在好转。那一刻,我觉得我是在“救人”。

之前只能算是帮忙,但从那天开始,我想救人了。

八方支援

我一般早上10点出门,晚上9点回家。中途,在电动车充电的时候休息,一般在小区找充电棚充,有一次没找到充电桩,在一个公共厕所借电充。碰到餐馆就吃顿饭,有时没碰到餐馆就回家后煮碗面吃。

妈妈一直不知道我送药的事,爸爸知道,我的朋友圈忘记屏蔽他了。1月30日,爸爸给我发了一条微信:“尽自己力坚持下去,但要保护好自己,不要超出自己承受范围。”

现在,有几个朋友陆续加入我,按照汉口的行政区域划分,帮我在网上整理求助资料,然后直接给我需求信息和定位。

最艰难的时候,一盒奥司他韦胶囊要拆开送,一板药剪成一颗一颗装在塑料杯子里,再给人家送过去,先解燃眉之急,等我有药了,我再给人家重新送一次。

联系药厂的四川兄弟一直在给我提供奥司他韦和连花清瘟。从送药第一天到现在,我基本上做到了不断供,很大程度要感谢我的这些朋友们。

一开始,我是无偿给药,后来出现了哄抢、多抢、囤药的行为。为了将药品精准给到急需的病人手中,现在对“奥司他韦/莫西沙星”收费,费用可查,是工厂采购的价格,我们没有任何营利。

我起初是很不愿意解释的,对我而言,跟网友吵架的时间,我也许能多送两户家庭的药,能多救几个病人。

这个时候,认识我的、我帮助过的人,开始自发为我正名。

现在,我和我的朋友已经给近300户家庭送过药了,很多人告诉我,家里的病人好转甚至痊愈了。

我只是希望从我这里拿到药的病人能够再努力撑一撑、再等一等,等到确诊、收治、康复。

后记

近日,长江日报记者采访多位受助市民,他们都对吴悠和他的伙伴们连连致谢。

2月9日,吴悠没在微博上更新送药路线。

他的奶奶有脑血栓,出现了脑出血的症状。人还清醒但需要住院,CT检查目前没有感染新冠病毒的迹象,因为医院床位紧张,他在联系奶奶入院事宜。

吴悠说,自己做志愿者送药,也有“私心”,因为病人早日康复,疫情早点过去,奶奶就能顺利住进协和医院,“担心奶奶的病情拖久了会老年痴呆,我怕她会忘记我。”

(原题为:《中学教师半月为300户家庭送药 他送的是药,更是让人在病痛中坚持下去的希望》)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