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还原”北京的哥,原来葛优有个劳模师父

“歪瑞哈皮啊!”提起这句蹩脚的中式英语台词,看过电影《我和我的祖国》的观众一定会立刻想起葛优饰演的北京的哥。

事实上,能把这个角色演绎得淋漓尽致,还得益于葛优对的哥生活的切实体验 ,和他一起上路的正是一位地道的北京出租车司机——北方出租汽车公司的王建生。

电影首映时,王建生来到影院,除了为偶像葛优捧场外,还有另一层意思:看看葛优到底把北京的哥演成了什么样?答案是:“简直绝了!”

共鸣:的哥生活神还原

就像葛优扮演的角色一样,55岁的王建生1999年进入这个行业,二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先后成为北京市劳模、全国五一奖章获得者。电影开拍前,与葛优一天的接触让王建生对这部影片有了别样的感情。

“哎别贴别贴,我来了我来了!”影片中停车如厕的的哥葛优,老远看见交警围着自己的车边正准备贴条,急忙大喊,连跑带颠儿地赶来。王建生拍着大腿说:“演的实在太像了。我曾和葛老师说,我们出租司机有三难:停车难,如厕难,吃饭难,恰恰在电影中就用上了这么一段。”

初次见面的座谈会上,王建生和另外两位同事与葛优做了面对面的交流,专门向葛优描述了的哥开例会的场景,“葛老师把的哥参加例会的状态演绎得淋漓尽致。每次例会都是结束运营身体特别疲惫的时候,但回到大团队中又很兴奋。的哥平时单枪匹马自由自在惯了,所以尽管迟到,也慢慢悠悠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葛老师把那种松散无 的的哥形象演的生动有趣。 ”看着座谈会上与葛优交谈的场景化作了电影片段,王建生自带着一股自豪劲儿。

细节:葛优本人就很逗

为了帮葛优找到北京的哥的感觉,王建生还带他到车场熟悉车辆。“要知道职业司机出车,不是一拉车门上车就走的,规范的流程是要检查车辆,所谓机油汽油、刹车喇叭灯,最重要的还得踹脚轮胎。”王建生给葛优做了示范后,葛优模仿这个动作呈现的效果就不太一样了。“他个子高,又瘦,弓腰抬腿踹轮胎的时候缩着脖子,样子十分滑稽,逗得在场的人都笑了。”王建生说。

不仅形体动作引人发笑,在王建生看来,葛优也是个行走的表情包。在体验拉活儿的过程中,葛优常和乘客闲聊。他问两个外国乘客都看过谁的电影,乘客回答有沈腾、成龙、李小龙。葛优一听没有自己,不甘心地追问道:“你们认识我吗?”谁知道乘客回答“不认识”。葛优尴尬地捂嘴笑了。

终于乘客问他“您是葛优吗?”葛优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又问人家看没看过自己的作品。乘客酝酿了一会回复道:“表情包。”听了这样的回答,葛优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62岁了,看不出一点岁月的痕迹,眼神中透出的灵气还是那么有活力!” 王建生如此评价说。

感悟:他演的是北京爷儿

一天的体验,最终呈现的却是惊喜,王建生与同行们感慨葛优的实力派演技,让影片中的葛优代言北京的哥,在王建生看来非常合适,不过他不认为葛优演的是个老炮儿,而是个北京爷们儿,他认为这两者展现的哥的精神面貌是不一样的。

“北京的老炮儿更多体现在生活中的霸道,虽然葛老师的演绎略显浮夸,但却展示出一个热爱生活、积极向上、乐观对待生活的出租车司机,是一个在岗位上奋斗的工作者形象,不是老炮儿的劲儿,而是北京爷们儿的劲儿,整个精神状态带着北京的哥自信、健谈、舍我其谁的劲儿。”王建生说。

今年是王建生从事的哥工作的第20年。20年来,他总结出了“三四五”运营工作法,书写运营日记300余万字,载客43万人次,无一人遗失物品在车中。葛优饰演的影片只是的哥故事的冰山一角,王建生希望有一天北京的哥的故事也能像《中国机长》一样登上大荧幕,到时候他愿意把这些300余万字的故事都贡献出来。

记者 | 曲经纬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