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死亡产妇母亲:通报避重就轻,尸检报告出来后将请律师

近日,网曝黑龙江大庆油田总医院以没有床位为由拒绝接收产妇,结果产妇大出血后延误治疗时期导致最后死亡。该帖随即引发热议。

11月9日,大庆卫健委就此事发布调查情况说明。说明称,由于没有床位,院方曾劝说产妇去其他医院。同时公布事件发生时间线,称产妇危重情况下仍回家吃饭。

说明公布后,引发网友持续热议。作家陈岚在微博评论道,“高度警惕风险的心有此刻找医院麻烦的一半热乎,大概产妇不会死”。

众多网友也对产妇家属提出质疑。11月11日,死亡产妇母亲刘女士向荔枝新闻回应称,通报避重就轻。“现在很多网友质疑我们,我会为姑娘讨回公道”。

距离预产期半个月,忽然查出先兆子痫

“妊娠高血压、先兆子痫……每一条都是医学上的高危因素。为什么产妇及家属不提前住院、临产前才去医院?”一位网友如是评论。

刘女士回应称,女儿的预产期是11月14日,当天去就医的10月30日,距离预产期还有15天。“当天早上起来,她突然眼睛有点难受,腿也肿了,所以去医院做的检查。之前检查,都一切正常”。

荔枝新闻在家属提供的10月30日的“门诊病志”上看到,描述里写有,“既往无高血压病史,5天前产检血压正常”。

刘女士表示,当天得知女儿患有先兆子痫后,医生并无特别提醒病重,此前也不知道先兆子痫会到危及性命的地步。“医生没交代这个病情的严重性,咱们老百姓也真的不懂得这个术语。反正我这么大年纪了,真没听说过”。

医院告知无床位,家属坚持系延误治疗

对于众多网友质疑的“为何病情危重仍不转院”,刘女士表示,此前产检一直在大庆油田医院,且离油田医院最近。

“医院告知没有床位后,我们同时联系了三家医院。另一家医院是联系上了,但是只是说有可能有床位。而且等我们正往另一家医院走的时候,孩子流血了。这时候离大庆油田医院也就一公里,所以我们就返回油田医院了”。

刘女士在回复澎湃新闻时则表示,“希望有更好的医疗服务,所以选了大庆油田医院”。

通报中同时提到,中午产妇家属曾返回家中吃饭。刘女士解释道,“我们联系医院的时候,同时开车往回走。到家以后,妇产科医生就给我们打电话了,让我们赶紧来医院。饭还没做好,孩子吃了两口菜,就往医院赶”。

家属所述是否属实?荔枝新闻致电大庆油田总医院办公室,始终无人接听。

根据刘女士单方面的陈述,其坚持认为,医院延误治疗导致病情危重,同时希望能够公布从10月30日至11月5日的治疗情况说明。

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原妇产科主任左绪磊在其个人认证微博上评论道,“我的理解是要么术中出血,要么因先兆子痫病情危重如并发心衰、肾衰、DIC,或者之后在ICU里发生了严重感染,才导致死亡的。不然无法理解怎么导致的死亡。对于从术后到死亡这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双方都没有只言片语。有一个问题,假如是病情危重的话,为什么当天上午没有收治入院?孕产妇病情危重的时候,是不可以以‘无床’为借口拒收的。假如要转院,也该是这家医院的医务人员护送过去才行”。

荔枝新闻了解到,2009年,国家卫生部印发了《急诊科建设与管理指南(试行)》。其中明确规定,急诊实行首诊负责制,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或者推诿急诊患者。对于重、危重急诊患者要按照“先及时救治,后补交费用”的原则救治,确保急诊救治及时有效。

产妇的死亡究竟是何原因?目前,医院已对产妇进行尸检,将于之后公布尸检结果。

家属状态差,婴儿仍在治疗

刘女士告诉荔枝新闻,女儿此前一直是社区志愿者,帮助过很多人。

因为生产意外离世后,家里所有人都状态很差。“之前接受采访的她丈夫,现在完全懵了,开车我们都不让开;家里还有个老大,这几天他一直哭,说姥姥我不上学了,妈妈没了。我说,妈妈没了,姥姥在呢,姥姥把一切都给你。他说,姥姥是姥姥,妈是妈”。

对于产妇留下的婴儿,刘女士称其状况不好,“CT做出来显示,孩子脑袋有问题,还在监护室待着,我们还没接。他妈刚走,官司没打完,现在孩子我们也看不着,我们也接不了”。

刘女士表示,尸检报告出来之后将聘请律师,坚持为女儿讨回公道。

(原题为《大庆死亡产妇母亲回应质疑:通报避重就轻 尸检报告出来后将请律师讨回公道》)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