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带散装白酒乘车被拦,女子“吹瓶”一斤醉倒车站

被安检员发现行李中有一瓶散装酒后,罗女士没有把酒扔掉,或是让家人来车站取走,而是选择3口喝完。

一斤白酒下肚,罗女士走去检票口时还没有醉态,但刚过检票口,她便瘫倒在地,还反复念着:“我就喝了点酒,可以上车的。”由于罗女士不停呕吐,神志不清,车站工作人员不得不将其送医醒酒。

11月6日下午,在怀化火车站安检口,安检员发现在46岁的旅客罗女士的行李箱内有一瓶不明液体,便让她把行李箱打开,罗女士配合开箱后,安检员发现,原来在一个矿泉水瓶里装了500毫升酒,重约1斤,据罗女士说,这是自家用白酒泡的药酒。但按照火车站的规定,这属于违禁品,不能带上火车。

当时距离火车发车只有20分钟左右,罗女士又是独自一人来的火车站,来不及找人把酒带走,扔掉又觉得可惜,于是她打开瓶盖,就像喝水一样猛喝药酒,只用3口,就把这瓶500毫升的药酒喝得差不多了。车站安检员有些担心,劝她不要再喝了,但罗女士笑了笑说:“没事。”

刚喝完酒时,罗女士看起来与常人无异,她把自己的行李箱收拾好之后,便走向检票口,并没有表现出醉酒之态,怀化站派出所民警邓少魁说:“当时没觉得她有什么异常,还以为她就是酒量好。”

旅客醉倒在检票口,被送医醒酒

罗女士排在队尾,向前走时已经有些摇摇晃晃了。刚过检票口,她突然坐在了地上,背着一个大包,靠在护栏边,右手捏着自己的车票,搭在行李箱上,左手还提着几个塑料袋,装着矿泉水、水果等,嘴里念叨着:“我就喝了点酒,可以上车的”。

当时火车即将发车,车站的工作人员劝她改签,罗女士却反复说:“我不想改签,我要坐这趟车走,你们骗我的。”可没过多久,罗女士便瘫倒在地,并开始呕吐,怀化火车站的工作人员连忙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医生赶到车站后,罗女士仍在呕吐,他们拿来了担架,打算送她去医院醒酒。这时罗女士的意志稍微清醒了一些,医务人员便扶着她上了救护车。上车时,罗女士还在说:“我不要去医院。”

罗女士原本要乘坐列车从怀化去上海,但她倒在检票口的过程中,火车已经驶离车站。见罗女士错过火车,当时又神志不清,于是,怀化车站的工作人员帮她改签为当日的车次,罗女士在医院醒酒之后,便又赶去火车站乘车离开了。

民警邓少魁提醒,如果是没有密封的散装酒是禁止带上火车的,根据相关规定,白酒只能携带未拆封的瓶装酒,且每人最多可以携带6瓶,如果是50度以上的白酒,则最多只能携带2瓶。“希望大家在出行前准备好一切,最好不要像罗女士一样豪饮,毕竟过量饮酒对身体还是有害的。”

潇湘晨报实习记者王佳箐 通讯员彭丹蕾 赵盼红 怀化报道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