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家长请注意!检察官提醒:这种“聪明药”,实为毒品!

近年来,多地媒体也曾曝出,一款所谓的“聪明药”,在网络上,甚至学生间、家长间悄然流传。特别是在繁重的学业压力下,据说吃了这个药,精神集中了,大脑活跃了,成绩也就上来了。

重要的事说三遍,检察官郑重提醒,这种所谓的“聪明药”,是毒品!是毒品!是毒品!

不容乐观的是,仅2019年1至8月,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检察院即受理审查逮捕“聪明药”类案件15件17人,其中还有几位犯罪嫌疑人是00后。

如犯罪嫌疑人阿来(化名),是广东某地一名不满18岁的在校中学生,2019年参加了高考。高考前几个月,他通过微信在网上购买了“聪明药”,服用后认为对于提高自己的学习成绩很有帮助,“学习的时候注意力更集中”。于是,阿来开始在网上将“聪明药”转手卖给别人,赚取差价。阿来在与其他地区买家聊天时,还会时不时问买家“你也是学生吗?”买家回答“正读高一”等。

2019年6月,高考完不久的阿来,被深圳警方抓获。2019年7月,阿来因涉嫌贩卖毒品罪,被深圳市宝安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同样是一名00后的阿易(化名),作为某市的高三毕业生,自己也服用过“聪明药”,并认为确实让自己注意力“高度集中”。看到网站上有人需要此类药品后,也想从中牟利,于是找到上家,并联系网站上的有意购买者,谈好价格后让上家发货,自己截留一部分利润。按他的说法,“收货地有不少是在深圳、山东等地”。

后阿易因贩卖被平台举报、账户被封,却仍不思悔改,在QQ群内公开发布售卖信息,且多次向不同人员贩卖,高考结束后几天,阿易还卖了一次“聪明药”给深圳的一名客人,并因此被深圳警方抓获。2019年7月底,阿易因涉嫌贩卖毒品罪,被深圳市宝安区检察院批准逮捕。而就在此前不久,阿易已查到自己已达二本录取线的高考成绩。

既然是有助学习的“聪明药”,怎么成了毒品了呢?

其实,俗称的“聪明药”,主要包括利他林和莫达非尼等。利他林的主要成分哌醋甲酯,是一种中枢神经系统兴奋剂,可以促进脑内多巴胺和去甲肾上腺素的释放,而这些物质直接与一个人的自控力、注意力有关。临床上主要用于精神科治疗儿童注意力缺陷综合征。莫达非尼主要用于白天睡眠过多的发作性睡病、抑郁症患者、特发性嗜睡或发作性睡眠症等。

而这些药物,早已被国家列入第一类精神药品名单进行严格管理,其作用机制和苯丙胺,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冰毒相似,且容易成瘾。一旦中断给药,就会烦躁不安,直至出现幻觉,严重的会神经衰竭、心理崩溃甚至死亡。服用“聪明药”成瘾者停药后会出现难以忍受的断药副反应,哌醋甲酯还会抑制儿童的生长发育。

从深圳市宝安区检察院今年以来受理审查逮捕的17名涉案人员看,有职业“印度药品代购”或淘宝店主,因为经常有客户问“有没有聪明药”,于是开始通过各种方式从印度等地购进“聪明药”来销售;有散户,在朋友圈、贴吧、群上兜售“聪明药”,遇有意向者添加微信商量好后,再找代购印度药者等下单;甚至还有高校大学生,服用“聪明药”后认为提高了自己的专注力,虽然知道这种药品国家规定不能买卖,但认为“可以帮到他人,且自己可以赚点差价”等。

而且,从涉案情况看,基本上都采取的是“互联网+第三方平台支付+物流邮递”的模式来完成支付交易,毫无疑问这加大了打击的难度。

“在销售中,不法分子往往只强调‘聪明药’能提高注意力等正面作用,避而不谈药物的负面影响。办案检察官对此介绍说,“‘聪明药’有毒品的成分,向社会公众尤其是在校学生、家长、老师广泛普及‘聪明药’的危害就显得尤为重要,同时,我们应倡导健康积极的学习生活方式,以及科学的减压方法,避免掉入陷阱。”

“希望能对非法售卖‘聪明药’形成打击合力。”办案检察官还建议,“加大网络筛查和打击力度,利用技术手段对毒品敏感词、敏感符号进行检测、预判、报警。还应加强快递等物流行业监督管理,加大毒品检测力度。同时,完善药品分级、数据监测和海关核验制度,及时堵塞管制药物管理漏洞,并加强精神类处方药管理,打击药品黑市。”

来源: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微信

文字:横   刀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