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救仍在继续!杭州失联女童是否还有生还可能

7月10日,浙江杭州10岁女童被两名租客带走后失联,引发网友关注。

今天(12号),宁波市象山县有关部门将继续组织公安、水利、渔业、民间救援队、志愿者及周边群众在女孩失踪区域进行搜索,并进一步完善方案,加大搜寻力度,扩大搜索范围,全力寻找失联女孩。那么,搜寻过程中存在哪些困难?女孩是否还有生还机会?

图片来源:新浪图解天下

寻找杭州失联女童:

象山海域搜救范围扩大

7月11日,浙江宁波各方仍在寻找淳安9岁失联女童。象山雄鹰救援队队长胡可说,海上搜寻范围在扩大,但目前没有线索。另有救援队表示,如孩子落海,会在两三天内上浮。

根据宁波市象山县政府昨天(11日)晚上发布的消息,继7月10日全面搜寻以后,昨天(7月11日)一天,象山继续组织公安、水利渔业、应急管理、民间救援队、志愿者及周边群众等共计500余名,使用搜救犬、无人机等,分海岸线及陆上两组进行搜索,并对沿途开展逐人逐户调查访问;同时,出动渔政执法船、冲锋舟、摩托艇、快艇等海上船只10余艘携带声呐相关设备在女孩失踪区域洋面进行全面搜索,范围由2海里扩大到了20海里。

参与此次救援行动的雄鹰户外救援队的一名队员告诉记者,目前搜索过程中最大的困难就是没有任何有效的关于女孩失踪地点的信息。

搜救队员:目前为止就是说没有任何线索,就是说不确定性。因为是目前我们还是无法确定,还是到底是在山上还是下了海,还是这有没有走出去,这个不确定是最大的一个困惑。

根据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的消息,被租客带走的女孩名叫章子欣,今年9岁,长发,身高130cm,人微胖,戴眼镜,于2019年7月7日19点在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走失,截至目前(12日上午),女孩的失踪时间已经超过四天。搜救队员告诉记者,如果女孩在山上或者陆地上,还有生还的可能。

搜救队员:如果是山上是陆地上,时间的可控性就比较长一点。我们最长一次是四天四夜,在山上找到人还活着。然后是水域的话就是说很难说的,因为如果是溺水事件的话,留给我们时间只有五六分钟。

有网友称,在松兰山海域发现疑似女孩尸体,象山县公安局已经组织警力展开调查,对所反映的海域进行搜索,截止目前,未发现漂浮物,并无相关情况。

截至目前,女孩仍然下落不明。

租客发的女童玩耍视频

并非在搜救海域

章父告诉记者,租客曾向自己发过子欣在海滩边玩耍的视频,不过仔细辨认后,他发现与搜救海域并非同一地方,他请求网友帮忙鉴别。

女童奶奶:

租客看见我孙女就住下了

杭州失联女童奶奶接受采访时称,6月底,两名租客到她家看到孙女后,两人把原本买好的飞机票退掉,决定在她家租房,此前她家并没有租过房。在她们家,两名租客给孩子买零食,给孩子玩手机。

女孩奶奶:“(租客)看出来人是很好的,我不知道怎么样就被他们骗了。”

带走孩子的租客梁某华和谢某芳已自杀身亡。梁某华身份证登记地址为广东省化州市官桥镇某村庄。该村的村支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梁某华家中有兄弟三人,梁某华文化程度最低,为小学文化,一直以打工为生。家中孩子由奶奶抚养,目前已经80多岁,在村里属低保户。

村支书回忆,印象中梁某华的精神状态是正常的,与谢某芳关系不明,不过,梁某华已经有10多年没有回过老家,即便是父亲去世也没有回来参加葬礼。

村支书:他一直在外面打工,从来没有回过家里面。他以前有一个老婆,生了一个男孩,生了一个女孩,两个孩子,听说女孩出去打工了,男孩读初中。

而另一名租客谢某芳的老家在广东省化州市平定镇的一个村里。据该村的村干部介绍,谢某芳此前曾多次以买房、做生意为由向几个兄妹借钱,但借钱后家里人便联系不上她。

村干部:她跟家里人都已经没有感情了,她跟家里人借钱,骗她哥哥的钱,借钱不还,从那时以后,骗钱以后关系就不好了。

和梁某华一样,谢某芳也有十多年没有回过家里,即便母亲去世,也没有回家。目前警方已经派出专案组成员赶赴广东,调查核实相关信息。

女童妈妈:

7月8日办离婚,昨天才确认孩子出事

女孩父母近年来长期分居两地,父亲章军在天津工作,母亲此前在广东打工,目前在重庆老家。7月8日,也就是女孩彻底失联当天两人办理了离婚手续。因为两名租客来自广东,离女孩母亲打工的地点不算很远,不少网友猜测此次女孩走失可能与女孩母亲有关,对此,警方表示,目前没有发现孩子母亲有涉案嫌疑。女孩母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坚称,自己在7月8日当天并不知道孩子已经失踪,与两名租客也素不相识。

女孩母亲:那天7月8号到民政局,他也没跟我说情况,也没跟我说什么,我们就把离婚协议办好了,办好了之后走了,我已经坐车已经到东站,他才说小孩子被骗走了,前面都没说,到我后面走了才和我说,我又不怎么相信,我就怕他骗我,我就没管那事。

女孩母亲称,自己是在7月10日晚上才知道孩子失踪的事情。对于孩子爷爷奶奶让租客将孩子带走,她表示并不想埋怨。

女孩母亲:我只怪我自己,如果那时候我再忍着就好了,因为我跟他(章军)在一起八年了,我都过来了,我要是再忍几年就好了,小孩子也不会这样了。

对于孩子母亲的说法,章军并没有否认。

在此,警方也提醒大家,针对网上出现的各种不实信息,希望大家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

女童父亲回应:

怀疑我前妻和父母的想法很荒唐

今早,章爸爸再次接受采访,他说前妻比他小10岁。

女孩父亲:“也许她年纪小,还不能明白做妈妈的感觉,还不懂事。”

谈到为什么会在女儿失联的情况下还去离婚?章爸爸说,当时没有把事情想得那么糟糕。

女孩父亲:“我昨晚也看到了网友的各种评论,甚至有怀疑我前妻的怀疑我父母的,我觉得这些想法都太荒唐。”

杭州自杀租客最后目击者:

两人一个多小时没说一句话

此前,带走女童的自杀租客最后目击者被找到。7月7日晚,两名租客从象山松兰山景区前往宁波东钱湖跳湖自杀,两人自杀前最后一段路程,乘坐的是倪师傅的出租车。据倪师傅回忆,车程共一个小时,两人在车上没有说过一句话。此外,根据现场监控,男女租客自杀时挽手走向湖里,坚决地走向深水区,直到被水淹没。

央广记者:钱成

来源:中国之声、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都市快报、澎湃新闻、中国宁波网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