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替儿子还百万债务,怀化老父亲白天养猪、晚上卖鸭苦拼7年

记者 | 刘建勇

在儿子创业失败、亏损达300万元时,62岁的金继虎坚守诚信,背上了儿子未还完的百万元债务。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做人就要讲诚信。”金继虎对儿子说,“自古都说父债子还,但现在我与你一道把欠债还上。”他面对堵在家门口的讨债人承诺:我替儿子认了这个债,就是砸锅卖铁,也会还上所有债务。

7年时间,他和妻子日夜操劳,养猪卖鸭。虽然很苦很累,夫妻俩谁都没有埋怨,“挣钱还债、不当老赖”的信念一直支撑着他们。“我们多做一点,就能更快地与儿子一道把债还完。”金继虎说。

每天晚上9点左右,在辰溪锦滨镇紫金山村的水库边装好一车鸭,69岁的金继虎开始了他一天的忙碌。

每天,他都要随车跑往麻阳、凤凰、乾州和吉首的市场,鸭卖完,回到紫金山村,基本已到了次日早上八九点钟左右。稍稍休息下后,他又去猪场帮老伴喂喂猪,打扫下猪场的卫生,然后再吃中饭。紧接着,他还得去与猪场隔了一座大山的水库边看看鸭。到接近下午3点了,他的困意才会上来,一觉睡到晚上8点左右,然后继续带着自己养的鸭子奋战。

这样每天周而复始的生活,他已重复了接近8年。

6月2日下午,当潇湘晨报记者问他是否感觉累时,他回答说,他已经习惯,“没办法,儿子的账要还”。

从欠100多万元,到还完,金继虎用了近7年时间。

01

儿子生意破产

他承诺替子还债

在紫金山村,乃至在锦滨镇,金继虎都曾让人们非常羡慕,他的两个儿子,大儿子南华医学院毕业,现在湘西自治州人民医院当医生;小儿子,在中专还很“吃香”的1990年代初,考上了长沙农校,毕业后分到辰溪县农机局,是当时让人很羡慕的铁饭碗。

金继虎自己,则在1997年起,担任紫金山村的村主任,带领村民在山上栽了600多亩经济林,在村里说话做事也很有威望。

金继虎介绍,他自己和他二儿子金涛的转折,是2010年底。

这一年,金涛投资的二十余家“农资超市”的运转出现资金断链等困难。

“他的野心太大了。”金继虎介绍,金涛开始投资做农资方面的生意,起始于2006年。到2009年,赚了些钱的金涛把他的农资超市扩张到了18家,雇请了74个员工,

“辰溪、麻阳、溆浦的一些乡镇都有分店。他认为,他是一个有能力的人。”金继虎表示。

儿子的生意做这么大,金继虎说他没有因此而感到骄傲,相反,从儿子不断开分店开始,他就有了担忧。

果然,到2011年底,金涛累计投资超过500多万元的连锁农资超市“转不下去了”。

这些农资超市关门时,金涛资不抵债,亏了300余万,家里把老本填进去后,还欠100多万元。

为还债,金涛到锦滨信用社贷了30万元,但这还远不够,有人跑到农机局找金继虎的二儿子要债,金继虎的二儿子“脸上挂不住”,停薪留职了4年。

2012年春节,讨债的人堵到了金家门口。“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做人就要讲诚信。”金继虎对儿子说。

他对债主们承诺:“自古以来都是父债子还,但今天,我替我儿子认了这个债,不管是欠你们的还是欠信用社的,我都还!”

金继虎是多年村主任,一向说话算话,债主们见金继虎表态了,当天就散了。

02

晚上卖鸭

白天帮老伴照顾猪场

6月2日下午2时左右,潇湘晨报记者看到了金继虎还养着100余头猪的猪场。猪场在一座山下,旁边一条清澈的小溪流过。

“我的猪场没污染。我猪场的粪没有流到溪里头,我和老伴把它们堆到一起,经常有农民过来拖粪,拖到田里和菜土里。”金继虎介绍。

金继虎的这个猪场最初也是金涛投资的。金涛在农资超市扩张后,猪场转给了金继虎。

养猪是件辛苦活,金继虎介绍说,一年忙到头,纯利润不过二三十万。

金涛在资金链出现危机前,打听到安徽那边的鸭子因为当地人的消费习惯,供大于求,价格相对喜欢吃鸭的怀化地区每斤要便宜好几块钱,因此辰溪这边经常有安徽人送鸭过来,但因为他们在怀化这边没有“落脚点”,有时为将鸭子及时卖掉,不得不降到成本价甚至低于成本价。

金涛于是有了主动给送鸭过来的安徽人找个“落脚点”的想法。安徽人把鸭运来,他接手了,放养在水库里,再根据周边市场的需要,每天雇人去送货。

后来,鸭子生意做顺畅后,他干脆让安徽人在本地收鸭,他自己雇车把鸭子运回辰溪。农资超市破产后,这边的生意没钱做了。金继虎就把生意接了过来。

鸭子生意做起来后,金继虎的生物钟就被打乱。虽然雇了9个人,但放心不下的他还是坚持自己每天随车去卖鸭。

卖鸭得来的钱和猪场所得,除了留一部分本钱、人员开支外,他都用来给儿子还债。

到2017年底,金涛欠下的100余万元,金继虎连本带利还得只剩下欠几个亲戚的10余万元。

债还得差不多了,他二儿子2018年结束停薪留职,回辰溪县农机局上班了。账虽然还清了,但69岁的金继虎没想到要停下来,仍几乎每天送鸭去辰溪、麻阳、乾州、吉首等地的市场去卖。

他笑称,自己是个“黄牛命”。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