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穿着花棉袄的“怪”老头一次次跑马拉松,真相让人泪目

瘦高的个子,显眼的山羊胡,身着红布花棉袄,在26日举办的第三届长春国际马拉松比赛上,63岁的领跑员奚占玉在人群中格外醒目。

图为奚占玉在2019长春马拉松上。

17次马拉松赛事,总计430公里的赛道,从60岁那年开始接触马拉松,奚占玉的脚步就没停过。

因为这个年纪还这么能跑,他在“跑圈”里是个名人。但因为总是穿着一件破旧的花棉袄,他也没少被人怀疑过精神有问题。

“这是我老伴生前的衣服,我想带着她一起跑……”奚占玉说。因为家里条件一直不好,这件大红布、绣着牡丹花的棉袄老伴穿了30年。“这样的衣服,她就这一件,年年都穿,穿完了再洗干净放起来。”

对于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莽卡乡塔库村村民们来说,爱跑的奚占玉有点“不务正业”,只有他的媳妇夏树云理解他,他干啥她都支持。

1988年,奚占玉为了回报村民的帮助想自己出钱办一场农民运动会。原本就有700多元的外债,还要借300元,他也没把握媳妇能同意。结果跟媳妇一说,她就回了一句“办吧”。就这样,原本足够买房子的钱被奚占玉换成了奖品,在村里办了一场盛大的运动会。

1998年,松花江大洪水。莽卡乡的大坝一处漏水,必须用砂石填埋,情况紧急,附近的砂石运不过来。奚占玉家的新房刚刚填好地基,知道消息后,奚占玉要把地基里的砂石抠出来去填坝。他跟媳妇商量,媳妇毫不犹豫地同意了。一共18车砂石,保住了坝内的万亩良田。

从2007年8月8日开始,奚占玉用跑步的方式迎接2008年北京奥运会,宣扬奥运精神,一跑就是一年,足迹遍布16个省份,约1.2万公里的路程,留下夏树云自己照顾老人,种田看家。

图为奚占玉家中的完赛奖牌。

2015年,夏树云被确诊为肺癌。奚占玉一直瞒着她,日子照常过,却找机会托朋友带她去看了大海,登了长城。

媳妇走后,奚占玉哭得眼睛看不清东西。他想像以前一样逗她发脾气,任她“打骂”,却没了机会。2017年3月的一次检查中,医生发现奚占玉的左肺部有一处肿瘤,幸而是良性的,可以手术治愈。他想,“算了,跟着老伴去吧”,就没同意手术。

回到家里,看到照片上的老伴,他又觉得还有许多事没做完。“那就跑步,看看能不能跑好。”于是,村旁的坝上每天都会出现一个奔跑的身影,从塔库村到邻村一个来回七公里,三十七八分钟,循环往复。艳阳高照他跑,刮风下雨他也跑,奔跑让他渐渐走出了悲伤。

2017年的第一届长春国际马拉松是奚占玉第一次穿花棉袄参加的赛事。走之前,他带着烟、酒和糖块去了夏树云的墓前,告诉她,他要去长春跑马拉松,希望她也能“看到”现场有多热闹,人们有多开心。

从此,一个穿着花棉袄的“怪”老头一次次地出现在了马拉松的赛场上。有时跑出了汗,他就脱下来拿在手里,回去再洗得干干净净地放起来。

图为奚占玉在2019长春马拉松上。

花棉袄的下衣襟破得漏了棉花,奚占玉也不补。他觉得这件衣服除了保证干净,不应该有变化。“在我有生之年无论是出远门还是过生日,有大事的时候都要穿上它,啥时候坏了,啥时候拉倒。”

奚占玉跑了大半辈子,总是一个人出门,把老伴留在家里。现在,他终于到哪都是“两个人”了。他越跑越开心,越跑越想跑。

“2021年我还要‘离家出走’,用一年的时间,把上次迎奥运没去过的省份跑一遍,用我的奔跑迎接2022年的冬奥会。”奚占玉说。

来源:新华社

记者:张博宇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