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三朵金花”讲述女消防员的日常:夫妻见面靠"预约"

马上就迎来女神节了。提起消防员,大家印象中更多的是冲锋陷阵逆火而行的战斗队员,可是除了他们,消防的大家庭里还有很多的女消防员,她们虽然大部分在后方,可一样是消防队伍的骄傲。女神节前,记者走进了历下消防,给大家讲讲三位女消防员的故事。

李 会 家庭突遭变故 勇敢迎接挑战

李会,37岁,目前是历下消防大队的工程师。在与记者的交流中,她坦言,她的遭遇其实是很多中年人群的代表。

“别人过节,我们过关!”

2005年,李会从军校毕业,机缘巧合之下从事了消防工作。“我就是从小喜欢军校,所以我高中去考了军校,后来进了消防队。”谈及从事消防工作的缘由李会这样说,在军校的日子挺辛苦的,站军姿一下就两个多小时,当时也有很多不适应,但如今她珍惜这份工作。

毕业后,李会来到济南,到了2014年她才被调到了济南市消防支队历下区大队,一直工作到现在。一说到消防工作,李会最大的感受就是:工作紧张、紧凑。“我是负责火调等协调类工作的,平常保卫工作很多,尤其是遇到节假日或大型活动就更要注重消防工作。”李会说,行业内有一句老话叫做“别人过节,我们过关”,消防工作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安全,而他们就是要负责好大家的安全。不仅过年过节需要加班加点,即使是在家休息,李会也是时刻心系自己负责的辖区,“有时候警报或电话一响,我心里就在想是不是自己负责的片区出问题了,特别紧张。”李会表示不光是她,队里所有的人都是这种状态。

家庭遭遇变故 工作不能耽误

工作上紧张,在家庭方面的安排就自然有冲突。“我很少陪着孩子,平常都是爷爷奶奶带孩子,也很少带孩子出去玩儿,去年就带她出去过一次,孩子就经常羡慕别的小孩儿。”李会说,工作和家庭发生冲突的情况有很多,但是有时候往往只能先把自己的工作做好,记得2008年、2009年全省特别忙,天天加班,基本上不回家。

2018年青岛召开上合峰会,由于工作原因李会需要赶赴青岛,而她的家里恰巧此时出现变故。李会的公公查出来肺癌晚期,而婆婆外出时不小心扭伤脚造成骨裂,一时之间,孩子无人看管,老人又需要照顾,她瞬间感到压力倍增。然而青岛的工作又不能抛下,李会只能咬牙上阵赶赴青岛。她回忆说感谢那时家人给予她支持和认同。也多亏了亲戚们纷纷来帮忙,为她解决后顾之忧,专心投入到工作中去。李会回忆起这件事时,一度哽咽,热泪盈眶。

如今李会的公公病情基本稳定,婆婆的脚也逐渐恢复,但家人生病却让李会感受到了生命的流逝。“从前从来没想过生命逝去这种事,现在对生命有了一种敬畏和恐惧。”李会说,工作实在是太忙了,探亲假二十多天都舍不得休,总是留到家中有事的时候才休,希望以后能多陪陪孩子和家人。

王 微 因汶川地震加入消防 离家远愧对父母

王微,36岁,东北人,曾在东北师范大学就读生物师范专业,研究生也是学习生物专业。她有着东北人的豪爽,说话间不时爽朗地笑着。原本王微的志向是当一名人民教师,但2008年汶川地震彻底改变了他,当时她通过媒体看到消防员艰苦奋斗勇于牺牲奉献,这种精神打动了王微,这让她决定加入到消防的工作中去。“当时我在东北也感受不到地震,是通过新闻了解的,感觉消防正能量很足。”王微说,2008年汶川发生了地震,2009年她就加入了这个队伍。

离家远对父母愧疚甚多

最初王微是在河南入的警,在语言、饮食、生活习惯等方面都很不适应,2015年她来到了济南市消防支队历下区大队。

“之前在河南工作的时候,我妈妈膝盖做手术,爸爸生病这些事儿我都不知道,他们没有告诉我。”王微说,因为离家很远,所以回家一趟很不容易,一年也就回去一两次,她笑着说,回家一次很减肥。父母不希望自己担心他们。王微的哥哥在济南生活,于是王微也就在济南定居。现在到了过年的时候父母会来济南住三个月,其他的时间就在东北。

“我现在就觉得对父母亏欠特别多,父母一直是默默地关心我,但我却对他们的生活习惯和情况都不怎么了解。”王微说,从高中她就离开了家,一直到现在和父母也是聚少离多。“我妈有风湿病,有一次我看到有卖风湿药的就问她腿还疼吗,她说晚上疼得睡不着觉,我当时就觉得特别特别愧疚。”在生活中的很多方面,王微对父母的照顾没有那么全面细致,这也是让她一直遗憾的事情。

夫妻都是消防人见面要预约

消防,重复性的工作很多,每天都要做着一样的工作,有时候还能遇到不好好配合工作的“老油条”。

王微透露有一次去一个单位检查,明明已经去了四五遍,交代了需要整改的问题,但单位上就是不重视、不整改,但又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一遍遍地和单位交代清楚,最后只能罚款处置。

“其实我最不愿意的就是过节。”王微说,逢年过节必备战,重大节日特别怕出事,一拉火警整个人就很紧张。不仅王微从事消防工作,她的爱人也是一名消防人员。“我老公挺忙的,周末经常去执勤,前段时间,半个月都没有见到人,和他出去都需要预约。”

虽然消防工作量大,有一定的危险,但王微表示消防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有个僧人说过:‘佛普度众生是在行善,你们消防员做的事情也是在行善’。”王微说,听了这句话觉得说得很对,我觉得我挺享受这项工作的,同时也希望能够更好地兼顾工作和家庭。

王红梅 夫妻长期分居 二胎母亲很坚强

毕业于南京财经大学,学金融的她,却义无反顾的考进了消防队伍。今年34岁的王红梅,2008年进入消防的她一开始在北京消防总队大兴区支队,在2014年来到历下消防大队,现在她是三级指挥员也是有两个孩子的母亲。儿子今年5岁,女儿两岁。

夫妻长期分居两地 朋友约饭约不着

王红梅和丈夫都是山东人,当时同在北京大兴区支队,后来为了照顾老人等,陆续分别回到山东,可是直到现在夫妻依然分居两地,只有每个周末,远在泰安肥城的丈夫才会开车回家。

“现在和以前比已经好多了,一开始他在北京我在济南,一个月回来一次。”由于长期分居两地,家里的事情基本都落在了她的肩上。

说到照顾两个孩子的繁忙,王薇补充说,“想约他出来吃饭太难了,约很多次,可能一次也没法聚成。”而王红梅听到这里,笑一笑,有空就要回家照顾孩子,“我上班,孩子都是我母亲带,我非常想有时间就替我妈分担一下,从老大开始我妈就一直给看孩子,现在累得腰椎间盘突出。”

一对儿女让其成了女汉子

“最难的是两个孩子一起生病,要是允许的话,就请假,请不下假来只能我妈一个人看着。”所以,王红梅的母亲只有过年才回到日照的老家,平常只有她父亲一人在家,“每到过年我就想让母亲尽量早回去,可是她都尽量晚走。”因为母亲知道,她走了,王红梅就只能带着孩子上班。

现在儿子已经上幼儿园大班,“怀孕时,也是犹豫过,接受不了,关键是谁来看孩子。”王红梅的婆婆在商河,老人弓腰特别厉害,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了,公公在2013年已经去世,现在能帮她看孩子的只有孩子的姥姥。

前一阵,女儿感冒,喘得很厉害,一直让背着,“抱着还不行,谁也不找,就认我,我没有办法就背了整整一个晚上。”而第二天还要去培训。“我的朋友圈很小,一天到晚都在忙着孩子,中午也要回家。”

好在现在女儿断奶,她有了相对多一点的时间,天暖和了,母亲有时也可以带着外孙女去接外孙子。

由于丈夫长期不在身边,孩子对丈夫也有些疏远,难得周末一家人出去,孩子还是找妈妈抱着。“生活把我磨练成女汉子了,因为所有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自己扛。有时候,也感觉力不从心,但是只要看在孩子在身边,就觉着很幸福很满足。”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