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与“潘金莲”同居生女后,发现女子用假名并有丈夫!男子称被骗20多万元

狭窄的房间里,卢先生给三个月大的婴儿喂牛奶、换尿布、擦拭她呕吐的牛奶……他说,婴儿一直都是他带的,孩子的母亲分娩后选择离开,“如果早点知道她有丈夫,我们之间就不会有这一段孽缘了。”

▲卢先生独自在租住的房屋里喂养初生的女儿。

酒店邂逅“潘金莲” 同居之后屡借钱

卢先生说,他今年33岁,在南宁市武鸣区租了几百亩地,办了一个农场,饲养猪、鸡、鸭等,还管理鱼塘。2017年4月,他和前妻离婚,3岁的儿子归他,被安顿在都安老家。

他接下来说的事,似乎有点离奇——

2017年6月,卢先生在南宁的一家酒店大堂,偶遇一名年约30岁的女子。对方递上一张保险公司业务员的名片,向他推介保险。名片上的名字是“潘金莲”。两人加了微信后,聊了两个月。其间,她向他销售了两份20年期的保险。

两个月后,自称未婚的“潘金莲”来到卢先生在南宁安吉大道租住的房屋,与他同居。3个月后,“潘金莲”怀孕了。自从怀孕后,她就三天两头跟卢先生要钱,购买衣服、首饰、化妆品,仅一个玉手镯就花掉了一万多元。

▲“潘金莲”写给法院的纸条,显示她委托卢先生代办离婚事宜。

“潘金莲”还以各种理由向卢先生借钱,比如帮父亲还债、给弟弟开汽车维修美容店、父亲生病住院、弟弟结婚要送彩礼……“潘金莲”对他说:“我都怀着你的孩子了,你还不信我吗?”一旦卢先生有异议,她就拿出终止早期妊娠的药片,声称要吞下去;她还曾拿着水果刀抵在自己隆起的腹部说要自杀。为此,卢先生每次都筹钱给她。

卢先生说,他一共借给“潘金莲”14.5万元。其中一笔3万元和一笔5万元,她写了借条,余下的连借条都没写。这些借款,加上她以各种理由跟卢先生要的钱,总共有24万多元。

“潘金莲”其实是假名 临产才被发现有丈夫

“潘金莲”使用的名片以及身份证、户口簿都显示她是马山县周鹿镇人。有一次,卢先生偶然发现,她的签名不是“潘金莲”,而是潘某。为此,他到马山县周鹿派出所核实她的身份,得知这个住址并无此人,“潘金莲”的真名是潘某某,马山县林圩镇人。

卢先生质问“潘金莲”为何使用假身份,她解释说,这是因为当初她向他推销保险时多收了几千元,担心他发飙,所以就隐瞒了真实身份。

2018年6月底,卢先生带着怀孕八个月的“潘金莲”去医院产检。医生问她:“怀孕过几次?生过几胎?”她支支吾吾,医生就把卢先生支出去了。

后来,医生告诉他,他的“老婆”之前曾剖宫产一次。他质问她:“你不是说自己未婚吗?”她哭着说,她并不是单身,她丈夫是个开塔吊的,租住在南宁市苏卢村,儿子四岁多。她打算跟丈夫离婚,跟他过。

卢先生没想到自己成了“第三者”。她哀求原谅,他想到她即将生下他们的孩子,心软了。

三人曾当面对质 “潘金莲”仍然跟他走

2018年7月1日晚,卢先生和“潘金莲”在住处吃饭,民警上门把他们请去派出所。原来,潘的丈夫覃某某报警称,自己的妻子被卢先生捆绑手脚非法拘禁,还被逼迫写下共计8万元的借条。在派出所,卢先生见到了潘的丈夫,三人当面对质。民警问“潘金莲”:“你老公报警所称的情况,有吗?”她回答:“没有。”民警又问覃某:“你老婆说没有这事,你为什么要报假警?”覃答不出来。

在“潘金莲”的哀求下,卢先生没有要求民警处罚她丈夫。从派出所出来,怀着八个月身孕的“潘金莲”跟着卢先生回到住处。

2018年8月27日,“潘金莲”在医院剖宫产下一名女婴。三天后,“潘金莲”出院,女婴则因为患“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被送入新生儿科病房住院治疗。

撇下初生婴儿 她选择离开

在女婴出生后的一个多月里,“潘金莲”曾来找过卢先生三次,每次都是问卢先生要钱。最后一次是10月18日,从那一天起,她再也没回来过。卢先生住在租住的单间里,照顾婴儿,农场也顾不上打理,只好把猪、鸡、鸭等统统卖了。

采访中,卢先生一手抱着婴儿,一手翻出大堆的书面材料:借款条、商场女装购物发票、《出生医学证明》、“潘金莲”的《出院小结》、《诊断证明书》、《个人说明》……。《出生医学证明》显示,婴儿的父亲是卢先生,母亲是潘某某。

▲“潘金莲”分娩出院的《诊断证明书》。

为了核实卢先生所说的,南国早报记者多次拨打卢先生提供的“潘金莲”的手机号,但关机了。

卢先生的前房东林女士证实,卢先生租她的房屋时,确实有一名姓潘的女子跟他同居了一年多;那女子今年8月产下一女婴,一个多月后就离开了。

12月20日下午,南国早报记者联系到与“潘金莲”有关联的某保险公司负责人黄女士,她说,潘某某原先确实是该公司的职员,但已于今年7月离职;潘某某离职后,卢先生曾到公司交涉,称潘骗了他二十多万元,但公司认为这是个人纠纷,与公司无关。

12月23日、24日,南国早报记者两次来到明秀派出所,希望联系潘的丈夫覃某某,或者提供他的家庭住址及手机号码。民警表示,这涉及个人隐私,不方便提供。

卢先生说,他曾抱着婴儿找到潘某某在马山县林圩镇的娘家,但被她娘家人轰了出来。“一定要找到潘某某,跟她当面对质,或者对簿公堂”。

12月24日,南宁市公安局明秀派出所相关负责人向南国早报记者表示,今年7月1日确实接到覃某某的相关报警,民警找来覃某某的妻子潘某某以及被控告的卢某某询问,潘说没有被“捆绑并逼迫写下借条”这回事。

▲被指为“潘金莲”写下的《说明书》。

▲12月24日,卢先生抱着婴儿到派出所报警,称自己被潘某某骗婚。

12月24日,卢先生抱着婴儿来到南宁市公安局明秀派出所,报警称自己被潘某某骗婚,损失惨重。民警查看了婴儿的《出生医学证明》,又调出今年7月1日覃某某的报警记录及各方当事人的询问笔录。之后,民警表示,据初步了解,潘某某已有配偶,在这种情况下,她还和卢先生同居并产下婴儿,涉嫌重婚,具体情况尚需进一步调查。

来源丨南国早报记者 黄乒宾 文/图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