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纵火案被告莫焕晶被执行死刑:沉迷赌博打坏人生好牌

烂赌,借高利贷,离婚

1983年,莫焕晶出生在东莞市长安镇厦边村(现为厦边社区)的一户农家,幼年时母亲病逝,父亲再娶后又有了弟弟和妹妹。

厦边社区一位居民告诉澎湃新闻,莫焕晶继母对她很不错,甚至比对自己的子女还好。莫焕晶的姨妈家条件不错,也非常疼她。小时候,莫焕晶住在姨妈的时间比家里还多。高中毕业后,莫焕晶去了姨妈的公司上班,她姨妈还出钱让她学会计。

“莫焕晶当时年薪有10多万元,比很多大学毕业的同学都高,工作没几年她就开了小车,让很多人羡慕。”莫焕晶的闺蜜小麦(化名)说。

2005年,莫焕晶在小麦介绍下认识了邻村的小伙子麦某,两人不久后结婚。小麦告诉澎湃新闻,她与麦某同村,知道他为人老实,家人也和善,莫焕晶是她的好友,她希望能有人疼她。2006年12月,莫焕晶的孩子出生。

“我们了解到她(莫焕晶)人还乖巧的,在姨妈厂里有正经工作,就答应了。她嫁进我们家开始很好,打扫、做饭、洗衣服都会,对老人也不错,我儿子的收入也由她管。我想,这个媳妇是找对了。”莫焕晶的前婆婆告诉澎湃新闻,但孩子出生后,莫焕晶开始跟人打麻将,很晚才回来。后来越赌越大,家里的钱都输光了,后来又在外面借高利贷赌,追债的都上门来讨了。儿子帮莫焕晶还过几次债,让她不要再赌了。不过没多久她又开始赌博欠钱,还来偷他们的养老钱,儿子实在无法忍受就跟她离婚了。

无论是莫家所在的厦边社区,还是其前夫所在的厦岗社区,多位受访居民告诉澎湃新闻,对莫焕晶的好赌有所耳闻。

闺蜜小麦告诉澎湃新闻:“莫焕晶开始只是打打麻将,后来和村里人买‘六合彩’、网上赌博,觉得不过瘾,又去澳门赌。我也不知道她的赌瘾为什么这么大,别人去澳门,看输赢差不多就收手了,她要玩好久,没钱了,年息72%的高利贷也会借。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她突然从姨妈厂里离开,听说是挪用了公司的钱去赌。这么多年,她输了上百万总有的。”

东莞市第二法院向澎湃新闻发来的一份“关于莫焕晶有关案件情况的回复”显示,莫在该院身陷7起民间借贷执行案,申请执行标的总额60多万元。因莫焕晶名下没有财产,也找不到人,无法采取司法拘留等强制措施,法院后来冻结了莫焕晶在厦边社区每年约1万元的分红,并在官网发布执行通知公告。

偷窃,再赌,放火

2014年,莫焕晶与一位朋友为躲避赌债去了上海,做过餐厅服务员。后来她在绍兴、上海等地做保姆。

在逃赌债过程中,莫焕晶仍不改赌博恶习,输光以后通过偷窃变现再赌。

相关法院判决书显示:2015年7月,被告人莫焕晶在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胜利路望越中央花园徐某家做保姆时,盗窃茅台酒两瓶;2016年2月,莫焕晶在上海市华发路333弄李某家做保姆时,盗窃同住保姆汪某现金6500元。

上述盗窃行为被发现后,莫焕晶退还或退赔财物。2015年11月至同年12月,莫焕晶在上海市浦东新区潍坊西路二弄6号楼周某家做保姆时,多次窃取戒指、项链等物品进行典当,被发觉前赎回归还。

2017年3月至同年6月21日,莫焕晶为筹集赌资,多次窃取杭州的林生斌、朱小贞夫妇家中的金器、手表等物品进行典当、抵押,至放火案案发,尚有价值19.8万余元的物品未被赎回。其间,莫焕晶还以老家买房为借口向朱某借款11.4万元。上述款项均被莫焕晶用于赌博挥霍一空。

杭州中院审理查明,2017年6月21日晚至次日凌晨,被告人莫焕晶用手机上网赌博,输光了当晚偷窃朱小贞家一块手表典当所得赃款3.75万元。为继续筹集赌资,其决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骗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向其借钱。

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许,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书本引燃朱小贞客厅沙发、窗帘等易燃物品,导致火势迅速蔓延,造成屋内的朱小贞及其三名未成年子女共四人被困火场,吸入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并造成该住在和邻近房屋部分设施损毁。

今年2月,杭州中院以放火罪一审判处被告人莫焕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盗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一万元;二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6月,浙江省高院二审裁定驳回被告人莫焕晶的上诉,维持原判;对莫焕晶的死刑判决将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被执行死刑前,近亲属明确表示不会见

东莞市长安镇厦边社区的居民以莫、秦两姓为主,莫家所在的江边区块主要莫姓。莫焕晶父亲和弟弟住的是一幢四层小楼,外墙贴着粉色、白色相间的马赛克,阳台包着铝合金窗,一楼用于早点经营。

去年6月涉嫌莫焕晶放火案案发后,澎湃新闻试图采访从该小楼门口出来的一名女子,但该女子看到有陌生人过来即回家关门。

澎湃新闻在采访中了解到,当时很多邻居已经知道莫焕晶涉嫌放火。“这件事让她一家人都抬不起头,事发后家里都关着大门,很少看到她的家人出来跟人聊天。”厦边社区一位居民告诉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从多个渠道获悉,莫焕晶在看守所期间,仅与案件的代理律师进行过会面,其近亲属并未进行过探视。在法院一审开庭、判决,二审开庭、判决时,莫焕晶近亲属也未申请旁听。

案发后,关于莫焕晶的家属态度鲜有报道,仅其父亲委托代理律师党琳山给林生斌写过一封道歉信。在信中,莫父称,莫焕晶沾染上赌博恶习后,原本小康的家庭陷入了窘境,如今,他和老伴每个月吃药的钱都被她糟蹋光了。同时,莫焕晶家属曾凑了5万元钱,委托律师交给受害人林生斌表达歉意,但林生斌未接受。

杭州中院9月21日通报,莫焕晶被执行死刑前,杭州中院曾通知莫焕晶的近亲属可以会见,其近亲属明确表示不会见。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