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岁老人几次被子女带到公证处改遗嘱,面对公证员,他不是装糊涂就是装晕!

“问其他问题,老人都思路清晰,可以正常回答,而一旦涉及遗嘱公证,老人就犯迷糊,答非所问,顾左右而言他,有时甚至直接装晕。”近日,在宁波市信业公证处就有这样一件尴尬的事情,而纠其中原因,则是老人的无奈。据了解,在公证过程中,不少老人以这种或者那种方式上演着同样的无奈。

当着子女的面,答应改遗嘱在公证处,反复装糊涂

张老伯已经80多岁高龄,腿脚不便的他已经无法独立行走,他几次被子女用轮椅带到公证处。

原来,几年前,在老伴去世前,张老伯就和老伴对财产继承立了遗嘱并进行公证。当时两位老人考虑到大儿子和二儿子结婚前已经分到宅基地、盖了房,而小儿子后来因为政策原因没有分到,所以他们将名下的唯一一套住房留给了小儿子。

老伴去世后,张老伯随着年岁的增长,身体也逐渐衰老,到后来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顾。其他几个子女都认为,父母把房产留给了小儿子,那小儿子理应多承担赡养老人的责任;而小儿子则认为房子给自己是有原因的,这与赡养老人是两码事,于是兄弟姐妹之间为此闹纠纷,后来小儿子干脆不管老人 。老人由其他几个子女照顾。于是,其他几个子女提出让老人修改遗嘱,把房产重新分配,老人当面也答应了。

于是,张老伯被子女带到了公证处,公证人员避开利害关系人,与老人单独进行内部谈话。

前期为了测试张老伯是否思维清晰,公证人员先与他闲聊了几句,张老伯都能清楚流利地应答 ,而在问到“你是否是自愿重立遗嘱并公证”时,张老伯开始含含糊糊,不肯正面回答。公证人员再问,他就开始装糊涂,答非所问, 说“自己吃过饭了”。

看老人这个样子,公证人员心里大概有了数,于是让老人子女带他回去了。

而没过几天,张老伯又被子女带进了公证处,上次情况再次上演:当公证人员问到遗嘱问题时,张老伯闭着眼睛不回答,似乎晕了过去。 公证人员说“好了,可以回去了。”张老伯立马睁开眼睛来了精神……

老人背后的无奈是不想引起家庭纠纷

之后,张老伯的子女也单独找过公证员几次,想要了解具体遗嘱公证办不了的原因:明明父亲思维和表达都很清楚,为什么到公证处就是办不了公证,甚至放狠话“不给办公证就把父亲放在公证处不带回去了”。公证员也无法直接说明具体原因,因为按照规定,遗嘱过程对外保密。即使老人直接对公证员说“不愿意办”,公证员也不能直接转告子女其意愿。面对陪同子女的质疑,公证员一般只回复“老人的表达不符合办遗嘱公证的要求。哪怕你们再来一次,过程和结果也是一样的。”

最后,承办公证员找到张老伯的陪同子女,委婉提醒他们说,公证处不会为难老人的,符合要求的一定给办,哪天老人提出主动来公证处了可以再来,其他情况也不要再折腾老人来来回回地跑。陪同子女坦言:“我们是希望父亲立新遗嘱,私下里父亲也是满口答应的。经过这几次,我们也知道大概原因了,不会再来公证处了。”

宁波信业公证处副主任徐浙军告诉记者,张老伯这种情况在公证处并不是个例,过去也曾发生过类似情况。有些老人不想办公证故意装糊涂,不少老人向公证员吐露自己的无奈:手心手背都是肉,老人爱每一个孩子,希望他们能和睦相处,不希望孩子们因为遗产继承问题闹矛盾。 所以,面对一些让老人为难的遗产分配问题,他们一方面不想撕破脸拒绝眼前子女的提议,也不想更改遗嘱伤了其他子女的心,只能装糊涂。

“的确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徐浙军感叹到,“立遗嘱有立遗嘱的原因,不立有不立的理由,我们发现老人左右为难,不好当面拒绝子女的要求又不想引起家庭纠纷,从预防纠纷的角度,有些遗嘱立比不立要合适,老人装糊涂的做法也不失为明智之举,公证员也乐意配合老人‘演戏’。虽然配合老人演戏会遭到陪同子女的质疑及不理解,公证处要保障老人的真实意愿,一般情况下有遗嘱受益人陪同的遗嘱公证我们会更加谨慎。”

另外,按照民法典规定,遗嘱以最后一份有效遗嘱为准,办理公证之后可以新立遗嘱更改原遗嘱,也有老人一个月内到公证处办理三份遗嘱公证,这也是老人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们还是建议作为子女,在遗产处理上尊重老年人的意愿,多考虑亲情,少计较财产分配多少。 

来源 宁波晚报 记者 殷欣欣

一审 郑昕玮 二审 忻晓颖

三审 徐叶 终审 陈剑虹宁波晚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