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关“铁笼”,一年被卖6次…柳州小伙讲述缅北恐怖遭遇

今年5月初,在公安机关的帮助下,三江侗族自治县独峒镇的小韦被成功从缅甸北部解救回来,在那里,他度过了14个月的“地狱”生活,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的故事。

‍‍‍‍‍‍‍‍‍

难抵高薪诱惑

中计后被带到缅北

“疫情期间什么也做不成,最近我也很难......不过我有熟人在云南做大生意,正在招工,你来不来?”

“帮人看场,一天500元哦,包路费,而且看在我们交情这么好的份上,可以预支你一两万元。”

“不难的,好好努力干,就能赚大钱。”

1998年出生的小韦一心想赚钱补贴家用,听到网友说的这些话,瞬间心动了,不久便鼓起勇气踏上了这条如噩梦般的“发财之路”。

2020年12月,这名玩游戏认识的网友为小韦购买了广州至昆明的机票,并安排专人专车接送小韦到昆明市内某豪华酒店,让小韦在此衣食无忧、自由享乐,这样的轻松愉快的生活让小韦更加期待接下来的日子。几天后,小韦被专车送至云南靠近边境的某小镇上,当天21时许,小韦被2名陌生人带至深山。到达目的地时,小韦看见已经有二十多人在此等候了。

“其实在上山前是有机会逃跑的,但我当时非常害怕,心里充满疑惑,也想着大不了挣点钱再想办法回家,所以还是跟着他们在夜里走入深山老林,绕来绕去,后来也找不着回去的路了,只能跟着别人走。”

次日凌晨,小韦等人被专人从边境一路送到缅甸北部的老街县。如此一来,小韦算是成功偷渡到缅甸了。

随后,他们到达某个院子,里面挤着大约五六十名偷渡客。大家的眼神都充满着迷惑与慌张。在这里,有人会陆陆续续被带走,小韦这才萌生了不安的想法,意识到自己掉入圈套了。

遭持枪监视

与舍友翻墙逃脱

“进去之后很慌张,一时间也不知道能够做些什么,门口有很多持枪的看守人。”

“后来,我被带到一个网络公司,看到里面的人都拿着七八台手机,工作人员告诉我说,这是在‘养微信’,随便找人聊天、玩小游戏,之后就可以拿来骗人。”

此时,小韦早已被当初介绍他过来的网友拉黑微信,再也联系不上。高压之下,小韦妥协了,按照着老板的指示,做着“养号”工作。

“在这里,每时每刻都会有持枪的看守人巡逻监视,根本找不到机会逃跑,说不定还会直接被‘做掉’。”

虽然如此,小韦却一直没有放弃逃跑的念头。直到2021年1月份,小韦与一名来自广东的舍友在晚上宵禁时翻墙逃往东城县。

“如果当时被抓到,就会被关‘水牢’,‘水牢’就是人泡在水里,水过胸口。”

“但是从东城县回到中国国门,需要数万元的‘过关费’,我们从来没领到过工资,更别提身上有什么钱了,当时逃跑的打车钱还是国内亲戚通过微信转账,我们在街上取现取出来的,当时出国门是不可能的了。”

“然后我们在这里找一份后厨的工作,想攒点钱再回国,可是因为疫情,餐馆生意不太好,只做了3个月,每个月三千多元,店老板决定关门回国了,于是我们又没了收入。”

小韦和广东舍友商讨一番后,决定分道扬镳,重新再找工作。这一别,小韦就再也联系不上广东舍友了。

“我认为他又被抓了回去,可能被关起来了,也有可能被‘做掉’了。”

接连中招、数次被转卖

逃跑失败后被锁铁笼

2021年4月,小韦找工作时认识了一个云南人。对方说认识朋友在金象做生意,现在正在招工,工作内容是简单的刷单、刷视频。 一边是随时可能被抓回去的担忧,另一边是找到工作可以攒钱回国的迫切,小韦再次相信了他人。

跟着他们来到公司以后,发现原来这也是一个诈骗公司, 我明确表示我不能做这些,老板就对我说,公司不是你想进来就进来,你想出去就出去的,你必须要做满三个月,否则就赔偿。他从别人手中花了3万元买的我。”

小韦怎么也想不到,他又掉入了圈套,被当成货物一样供他人随意买卖。当天下午,小韦又被转卖到了老街县,仍是一家专做“杀猪盘”的诈骗公司。

“当时跟我一个宿舍的人也是被拐卖来的,我们就计划跳窗逃跑,用床单捆绑起来做成长绳。等到无人看守时,开始爬下楼。从5楼爬下去时,绳子断了,我就从4楼掉了下去,直接摔昏迷了。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关在了铁笼里,现在头上还有一个很长的疤痕。”

这是小韦第一次被关在铁笼里,手铐在铁笼上,一天只能吃一顿饭 ,就这样维持生命。因为小韦身上有很严重的伤,看守人没有对他进行毒打,但是会在小韦面前毒打别人,每天2人轮着来。

我被关了几天后,又被卖给了另外一家诈骗公司 。这时候一间宿舍有8人,在接触过程中知道我们有7人都想逃跑,正好外面有接应人能够帮助我们逃跑,我们就从房间2楼逃跑。”

小韦在逃跑时摔伤了脚,骨折无法行走,但还是忍着剧痛,跟着大家出逃。因为你不跑一定没命,跑了还有生还的可能。

“我们好不容易逃出来,接应人转手就将几个身体无碍的人卖给了别的公司。因为我有严重的腿伤,躲过了这一劫,任我自生自灭。”

“在缅北,很难遇到一个真心帮你的人,你中午走在大街上,都有可能被人绑走卖掉。”

没钱上医院医治的小韦在当地找到了一家中国人开的宾馆,在这里每天用云南白药治疗脚伤,直到一个月后,小韦可以缓慢行走了,便求助宾馆老板帮忙将其送至国门。

“由于出国门需要核酸证明,我就想去医院做个核酸,但出门没几分钟,就被直接抓到了诈骗公司。又关进了铁笼里 。原来,他们把我的照片发到网上进行‘悬赏’,任何人把我带回去都可以拿到钱。”

“当时正是诈骗公司老板忙的时候,所以就没有处理我,只是把我关在铁笼里,每天又骂又打,不断恐吓我,说不听话就要被‘活埋’。

从那以后,小韦每天都在铁笼中度过,他想反抗甚至是自杀,但是手一直铐在铁笼上,根本没办法做任何事,这一关,就是9个月

“我一直被关在铁笼里9个月,他们把我的手拷在铁笼上,一天一顿饭,还对我拳打脚踢,不断恐吓我,说要把我拿去“活埋”。我也想过反抗甚至是自杀,但是手铐一直都是铐在铁笼上,根本做不了别的事情,只能就这样一天算一天。”

趁枪战时逃脱

在警方协助下回国

直到2022年春节前夕,小韦被卖至另一诈骗公司。有一天晚上外面发生了枪战,公司里的所有守卫都携带枪支外援去了,小韦就和同宿舍的2人一起出逃。 为了躲避当地人的抓捕,3人在商店购买一些食品后便跑到深山上躲起来。

“我们当时没有方向路线,全凭感觉在山上走,想着万一能够走到中国的边境线就有救了。但走着走着前方传来枪炮声,我们觉得很害怕,又走了返程路。”

与小韦同行的人通过手机联系到了国内的亲戚,继而联系到了缅甸政府军,并委托政府军将3人接到边境关口。

2022年2月底,在云南警方和缅甸政府军的帮助下,小韦终于踏入了期盼了400多个日夜的祖国领土。

“回到祖国的那一刻,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看到人民警察的那一瞬间,我知道自己安全了。”

回忆这段痛苦的经历,小韦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

“我特别后悔,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父母,要是自己脚踏实地,老老实实在国内工作,就不会被骗了,希望大家不要因为利益蒙蔽双眼,那些叫你去缅北挣大钱的人,都是骗你的,千万不要相信!”

来源/三江警方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