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小店老板在店门口遇奇葩事,一下子都懵了:这背后套路有点深

“我的店经营得好好的,大门口怎么被贴上了一张招租信息?” 杭州滨江的李甜,这几天心里堵得慌。

这是一场乌龙还是有人搞恶作剧?

去年10月25日,李甜和老公在长河街道长江路1911号博邑商业中心租下个店铺,做餐饮,名叫“长河头”。

初入此行,夫妻俩从头学起,成本总共投入了93万。

去年店里主要做火锅,现在快要到夏天,他们考虑扩大经营范围。4月,店铺的门头重新装修,经营品种也从单一的火锅增加了小龙虾、炒菜、烤肉等。

夫妻俩挺拼的,每天下午4点开始营业,一直到凌晨一两点。

“今年1月那波疫情,我们店差不多暂停了一个月。后面疫情反复,店里断断续续的,没开多长时间,每天都在亏损。去年店里还有不少员工,被我陆陆续续回掉了,现在就剩下两名服务员和一个阿姨。厨房里都是我们夫妻俩自己在做。”尽管很难,李甜也没有考虑过要转租,打算一直坚持下去,毕竟花了不少心血在店里。

谁知道,5月9日下午,李甜到店里开门,大门上竟然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店面出租,只餐饮,诚意来询,并附有一个手机号码。

看到这个,李甜气到不行。“生意已经很难做了,怎么还有人来搞这出?实在太晦气了。” 她说,要是被客人看到,对方肯定觉得这家店口味不行,谁还会过来呀。

这也让她想到了自己之前的创业,遇到过同样的问题。

2020年,李甜曾开过一家早教机构,规模不大,主营晚托和英语辅导。“做的就是小区里的生意。招生很快就满了。”没想到去年6月,门上被贴了一张“旺铺出租”。

“明明开得好好的,这是谁贴的?”当时李甜很不解,并发现周围店铺也都被贴了,有足疗店、铝合金店等。更奇怪的是,后面还被贴了三四回。

实在气愤的李甜,就拨打了纸条上的电话。对方不承认,发短信也不回复。后来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

那一年,自从被贴了“旺铺出租”之后,机构里别说招生了,连个咨询电话都没有。“这和当时的双减政策有关,但是也不应该几个月里一个来咨询的都没有吧?”

那次投入了几十万,李甜为了及时止损,后来只能关门。

现在和老公重新开起餐饮店,没想到又遭遇了同样的事情。李甜去调看了监控,发现店门口出现了两个人,一个骑着共享单车在放哨,另一个眼疾手快,直奔目标,张贴小广告。

后来,李甜用租客的身份,拨打了纸条上的电话,并录了音。“我看到你们的广告,你们是中介吗?我很喜欢这个地方,觉得装修也合适,想租这个店铺。”

对方是个年轻小伙子,知道李甜的来意后,态度也挺好的。“姐,这个店铺是挺好的。就是价格有点高呀,租金25万,转让费30万。”

李甜也是震惊,自己都不知道的价格,小伙子的瞎话真的是张口就来。 为了和对方周旋,她继续说:“价格可以商量的,这个店能不能先看一下啊?”

对方却开始各种推脱:“看不了”,“我人在萧山,过不来”,“我现在没钥匙”。

没几句话后,小伙子也直奔主题:“姐,你既然一直在找商铺,缤纷街那边考不考虑?” 紧接着,他就开始介绍手上的商铺:“边上就是缤纷小区,滨江的三大回迁房之一,距离你那里也就四五千米。而且也符合你的要求,店面88平方米,户型很方正,可以做重油烟的,价格也便宜,年租金8.8万元,转让费11万。你觉得合适的话,我们可以加个微信,我把地址发过来……”

在李甜看来,这就是中介的套路。

没有心思再套话了,李甜挂了电话。可是越想越生气的她,随后又打了一个电话,跟对方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以后不要这样了。我知道,现在大家都不容易,你不容易,我也不容易,但是也不能这样干呀。为了自己的生意,给别人造成困扰,太不道德了。”

小伙子态度倒是好的,解释自己刚来杭州不久,一个劲的道歉。

“当时我和他说再不能这样干了,小伙子倒是一口答应了。”李甜说,事情过去几天,目前暂时没有再收到“旺铺出租”的纸条。她希望向有类似操作的中介喊话:做人做事要规矩、要有底线,这样随意张贴小广告不可取。同时李甜也想提醒开小店的各位店主:警惕这类奇葩事,关照好自己的店面。

5月14日下午,小时新闻记者也根据纸条上的联系方式,拨通了这个162开头的电话,接通电话后那头是一个小伙子,承认自己是中介公司员工,并非常熟练地推销:你好,各种铺面出租,轻餐饮、重餐饮都有……

当记者表明身份后,小伙子承认“嗯,那个纸条是我贴的”、“是别人带我这么做的”,也表示“那位大姐给我打过电话了,我知道的,以后不这么贴了”。

小伙子自称云南人,23岁,来杭州只有半年,朋友介绍入行,专门做商铺中介,“贴小广告只是一个让别人找到我的办法”,不过“贴了不少小广告,还一单都没成功”。

小伙子还说自己是学机电专业的,找份对口专业的工作太辛苦了。“做中介,也是自我挑战。”他说,目前还在贴广告,若是再没有成交、赚不到钱,就准备进厂找份工“去搬砖”。

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杨茜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