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科钦夫:疫情会激发创作灵感,而不会妨碍好歌出现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张振】“怀旧本来就是这些年音乐综艺节目的主要方向,再加上2022年是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和TVB台庆55周年,所以港乐能够再度流行是件好事。”曾参与创作电影《长津湖之水门桥》主题曲《天地我来过》的词人/音乐人科钦夫12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华语乐坛的“怀旧风”有多方面原因,并不代表现在没有好歌,只不过是人们的听歌习惯在变化,找到好歌的难度也在增加。

科钦夫表示,综艺会有一种执念:音乐不是第一位的,收视率才是,所以会选用一些老歌,再加上现在的歌曲很难达到让人耳熟能详的效果,使得怀旧风成为主流。这是否意味着现在没有高质量歌曲?“并不是,过去听歌渠道很单一,歌也少,容易红——现在是人找歌,而不是歌找人,好歌其实还是很多的,但找到的难度在增加”。

对于新冠肺炎疫情是否影响了音乐人的创作、阻碍了优秀作品的诞生,科钦夫表示,自己作为词作者感觉还好,《天地我来过》就是疫情期间创作,和作曲人、制作人马上又都是线上交流,“只要创作者忠于内心,疫情会激发创作灵感,而不会妨碍好歌出现。”

有观点认为,如今华语乐坛不及当年是因为霸榜的都是流量歌手作品,导致红的是人而不是歌。科钦夫认为,这种说法并不全面,大部分听众听的不是流量歌、看的也不是排行榜。虽然也有一些专业排行榜值得关注,但流量歌手霸占的榜单更像是粉圈的内部狂欢,“华语乐坛不会被榜单毁掉”。

当下的华语乐坛如何能再创经典?科钦夫认为,创作者无法预测作品是否会成为经典,只能尽量写忠于内心、反映时代的歌曲,“歌有自己的命,它红不红和你想不想是两回事。听众觉得早年的歌好听,也是因为当时购买唱片时投入了感情,融入了回忆”。

谈及近来的创作,科钦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自己喝了十几年咖啡,为德宏的少数民族合唱组合勐巴娜西乐团写了《德宏咖啡故事》,原本只是描写当地咖啡的情歌,没想到变成云南咖啡之歌。“我是北方的蒙古族,有机会为南方少数民族兄弟做点事,感觉很有创作人的满足感”。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