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菜场里的鱼老板,绝了!前头是梦想,后头是生活...

“你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须根、神乎其技的刀花...像你这么拉风的男人,不管躲到哪里,都那样出众”

△ 《国产凌凌漆》剧照

电影《国产凌凌漆》中,主人公凌凌漆表面上是一位卖肉的师傅,实际上却是一位特工。

而在杭州萧山育才农贸市场的水产摊位上,有一位叫沈建江的师傅,他表面上是卖鱼的师傅,实际上却是一位画家!

△ 沈建江与妻子合影

他曾有过一个梦

把家乡的山水用毛笔绘下

△ 沈建江所绘

在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赵大安老师指导下,沈建江的作品屡次获得区级荣誉,获得过的最高奖项,是代表杭州参加两宋论坛书画联展,被选中的《溪山雅居》,这也是他近几年来最满意的作品。

△ 沈建江 《溪山雅居》

下岗后白手起家,尝尽苦后终得回报

妻子的一句话,开启了他的人生新篇章

今年是沈建江做水产生意的第23个年头。

1997年,因为厂里经营不善,沈建江被迫下岗,那时他已经30岁了。打小在湘湖边长大的沈建江,就听了朋友的建议,白手起家,做起了水产生意。

△ 沈建江与客户交流

刚失业,没钱买进货的面包车,沈建江的生意路不好走。为了讨生活,凌晨一点半,窗外白雪皑皑,城市还在沉睡,沈建江已经披上一件大棉袄, 迎着寒风,走到西门菜场等待别人的车来接他。

面包车是人货混装,等进完货,沈建江哆哆嗦嗦地爬进满是鱼腥味的车厢里,空间大半都被海鲜占满了,他只能蜷缩在一角, 从杭州石桥,一路颠簸回到萧山。

“那时候是真的苦。”再回忆起刚创业的日子,沈建江面色平静,但为了家庭,该拼的还是得拼。

2006年,水产生意稍有起色,沈建江和妻子一商量,咬咬牙,买下了第一辆面包车。而后又过了十年,夫妻俩的钱袋子终于鼓起来,不用在为生计过度操劳。

本该是件好事,但不知为什么,终日守在摊子后的沈建江心里,却空落落的。

△ 沈建江的水产铺

当时市场摊主之间,最流行的娱乐项目就是打牌、喝酒,常有人过来喊上沈建江一起,“打牌、喝酒也说不出个什么味道。 ”但也没有其他事可做。妻子急了,冲着他说:“你找些爱好也好呀,不要再整天玩这些东西了!”

一句话,醍醐灌顶。

沈建江想起了自己曾经的梦想:把家乡的山水用毛笔绘下。

△ 沈建江所绘

“山顶戴帽,雾来了,把山遮牢要下雨,山山尖尖放晴了……”母亲带着幼时自己看山的细语突地闯过岁月传到耳边。

于是,他拾起了放下多年的画笔,重新开始画画。

水产铺用于进货的面包车,也被沈建江改造成了一个小书屋,菜场里得了空,他就会跑到车里看会书。

前头是梦想,后头是生活, 这辆略显陈旧的面包车载满了沈建江的人生。

再提毛笔并不易

求学路上屡遭坎坷

再拿起毛笔,已是2012年。

沈建江说,读小学的时候,学校里有书法课,别的孩子都是拿毛笔写字,但他却有不同的想法。

用毛笔沾了墨以后又加水稀释,轻轻往宣纸上一抹:淡灰色的尖尖头成了形,就好似母亲描述过的雨前山顶。

△ 沈建江所绘

“毛笔画出来的才是真山真水。” 他想。

往后,沈建江就常在家自学中国画,省下家里给的早餐钱,买了第一本国画练习书。一直自学到初中毕业,沈建江的父亲看着自家儿子痴迷的样子,虽经济紧张,还是给他报了一个十天的绘画班。

走出书本后,沈建江才知道,真正的中国画是“淡妆浓抹总相宜”,而非如自己绘,只有黑白线条,“死气沉沉”。

十天,连中国画的皮毛都学不到,但沈建江却不得不退出。这是“偷”来的时光,他已经很满足了。

△ 沈建江所绘

他没有放下手中的毛笔。直至工作,仍坚持着自学中国画,也曾拿出一些自满的画作请旁人品鉴,得到的声音却是“画画又不能当饭吃”。 一日复一日,摆在眼前的是生活和现实,1988年,毕业工作以后,沈建江停下手里的毛笔,随着十几年的坚持,一同锁进内心角落。

△ 沈建江所绘

我想放下一些东西,重新去追梦。 ”面对市场里打牌喝酒的邀约,沈建江摆摆手,忙着收摊回家摆弄他人眼里普通人不该用的东西。但对此,妻子却很是支持,“总比每天打牌强。”

又过了一年,某次沈建江正在作画,妻子经过时无意瞟了一眼,惊讶道:“建江,你画得很好啊,和真的一样。”她还说,这么好的天赋可不能埋没了,要在市场里帮他问问,有没有什么好老师可以指导一下。

没过多久,就有一个阿姨告诉夫妻俩,就在他们楼上有一个有名的画家,随时可以去。 这可把沈建江乐坏了,他当即换上一身体面的衣服,拿了几袋礼品,跟着阿姨上门拜访。

可敲开门后,却是一盆冷水。

还没等沈建江拿出自己的画作,听到他是卖鱼的,那位画家就不耐烦地摆摆手,“中国画可是高雅艺术,哪里是你们这种人学得了的。”

一个小时后,对方闭门谢客。不甘心的沈建江又连续去了几家培训班,却被价格吓退,只能温饱的家庭实在是掏不出这么多钱为兴趣买单,更何况这学生还“老大不小”了。

人生路上遇到“伯乐”

常年的坚持让他敲开了黑暗

好在没过多久,事情出现了转机。

偶然的一次进货,沈建江遇见了萧山农民书画协会。“萧山农民”“书画”这几个词他越看越亲切。 只是前几次被泼冷水的经历,令他心有犹豫。在门口转悠了好几天,他还是咬牙踏了进去。也正是这一步,让往后的生活发生了巨变。

面对沈建江“卖鱼郎”的身份,萧山农民书画协会会长王柏根并没有摆出瞧不起的姿态,而是在仔细看了他的画作后,鼓励他要继续画下去。“只要你继续努力,一定可以画出成绩的。 ”不到一周的时间,他帮沈建江“破格”办了入学,插班进绘画班。

走出协会的时候,沈建江整个人还是晕乎乎的,回家分享了这个好消息后,一家人也很是兴奋。已年过八旬的父亲更是激动地说:“我们建江终于有地方学画画了!”

常年的坚持是沈建江打破黑暗的敲门砖 ,似乎在回应着什么,喜讯还在继续。

两年后,第一张奖状如约而至。没过多久,沈建江还在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赵大安老师指导下,其作品屡次获得区级荣誉。其中最高奖项, 是代表杭州参加两宋论坛书画联展,被选中的《溪山雅居》也是他近几年来最满意的作品。

△ 沈建江 《溪山雅居》

“卖鱼画家”背后的女人

她说“他去画画,我来摆摊”

一路走来,沈建江最想感谢的还是自己的妻子。从零起步,夫妻俩尝遍苦痛的滋味,但也是因为这份苦,让两人更珍惜当下的甜蜜。 “有时候我烧菜烧到一半,有想法了就跑去给画添上几笔,画着画着忘了火还开着,出来厨房都是烟。”沈建江说。

等糊掉的饭菜上桌,等来的也没有责备或埋怨,而是妻子一句包容:“能吃就行、实在吃不来就倒了呗。”

在沈建江去画画的路上,家里的水产铺便由妻子照料,他总觉得有些愧疚,怕画画太过痴迷而忘了生活,但妻子却对他说:“建江,你学到这个程度不容易,要继续坚持下去。

默默的守候,让追梦的路更加踏实。

△ 沈建江与妻子合影

如今,沈建江已经绘下了不少属于萧山的风景,瓜沥,党山、进化等多地美好乡村的景色在纸上跃然呈现。可这远远还不够,他说,未来要把萧山的美景全部画下来,再办一个画展,让所有人都来看看萧山的美好山水。

网友评论

@水晶心(华): 看个背影就知道是谁啦!他们家水产摊的常客,原来老板是真人不露相啊!

@长手长脚: 既有担当又有抱负的好男人,值得为其点赞

@立平: 经常去买菜,才发觉人才就在身边。

@饺子: 画家的看法不对,艺术本就源于生活,高雅的是作品,而非职业!

@南之风: 艺术并不只属于专家,人人都是生活的艺术家

@旅安帮兴 BERSON: 一直想给儿子报名学画画,太励志了!

来源:萧山网 记者 林青颖 高艺炯

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为这位“卖鱼画家”点赞!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