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冠感染者系山东荣成籍打工寻子父亲?当地警方:正在调查

北京一名新冠肺炎感染者常工作至凌晨引发广泛关注,被称为“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据媒体报道,该感染者是山东荣成人,在北京边打工边寻子。此前儿子走失时,曾在当地报警,但“三个月才立案”。

1月20日上午,澎湃新闻从山东荣成市公安局一名工作人员处获悉,该局目前正在调查中,“整个事情我们都在调查了解”。

据北京青年报此前报道,1月19日,北京市第269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召开。会上通报,1月18日,朝阳区新增一例无症状感染者,该人现住朝阳区平房乡石各庄村,主要从事装修材料搬运工作。

公开的流调报告显示,这名感染者常在深夜工作,并经常工作到凌晨。在今年元旦,他在某酒店从1月1日晚工作到2日凌晨4:43分;1月10日,他从凌晨时分开始工作,一直到早上9:00,中间转移了5个工作地点。目前,该感染者已于1月18日12点由120转运至佑安医院进行隔离治疗。

另据中国新闻周刊稍早前报道,这名无症状感染者岳某,本在山东威海捕鱼船做船员,2020年8月12日,他的大儿子走失,因儿子曾在北京做过帮厨,他就来到北京寻找。在此之前,为了找儿子,他已经去过山东、河南、河北、天津等多地。每到一地,在寻找儿子的同时,他都会打零工维持生活。

前述报道显示,岳某称,大儿子走失前在距离家50公里的一个食品厂工作。2020年8月12日,他说肚子不舒服,就要回家找他妈,食品厂主任把他送到汽车站,然后他走丢了,就突然不见了,也没上汽车。儿子走失3天后,他赶回家找孩子,并在当地派出所报警,想让警方通过定位儿子的手机、调监控找人,“他们说这是成年人,不给定位手机,两三天后,我儿子的手机就没电关机了;至于调监控,他们说只管车,不管人,也不给调。事情过了三个月才立案。后来我到威海市公安局,威海市公安局把这个案子又推回荣成市公安局。”

岳某表示,这几年为了找孩子,到现在已经花几万块钱。打零工赚了钱就找孩子,没钱了就打工。“我努力,就是为了把孩子找回来。我辛苦一点,就算把命搭到里面,也要把孩子找回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