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父亲爬行半个中国寻子7年:坚信会像孙海洋一样圆梦

极目新闻记者 周浩

命运给陈升宽关上了一扇门。

幼时患病致双腿变形,他无法正常行走,只能双手穿拖鞋,在地上爬行。

命运也曾给陈升宽开过一扇窗。

他与同在工厂打工的残疾女青年相爱,婚后还生下一个健康的男孩。陈升宽的人生有了一抹亮色。

2015年1月2日,这扇窗突然变得黯淡。他两岁的儿子在湛江遂西县老家失踪,从此再无音讯。

7年来,为了找到儿子,陈升宽的足迹覆盖了几乎半个中国。风餐露宿,是他的真实写照。很多时候,他困了就在路边躺下睡觉,饿了就嚼几口干粮。爬行在路上,陈升宽穿废的拖鞋数不胜数。

他收到过鼓励和支持,也遭遇到嘲笑和质疑。陈升宽说,没有找到儿子,他就不会停止,他坚信总有一天,会像孙海洋一样,再次拥抱自己的儿子。

7年前儿子失踪

熙熙攘攘的街头,一名男子双手穿拖鞋撑地,匍匐着身子,艰难地在人群中前行。他不时停下,向路过的陌生人展示手中的寻人启事,问他们有没有见过他的儿子。这样的场景,在陈升宽丢失儿子后的7年里,不知道出现过多少遍。

34年前,陈升宽出生于湛江市遂溪县城月镇文章西村。很小的时候,他就因患病,双脚变形,无法正常行走。后来他学会了爬行,用双手发力,双腿辅助行走。20岁时,陈升宽进入湛江市一家工厂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起码有了稳定的收入。

在这家工厂,陈升宽认识了一名残疾女青年,两人相恋后步入婚姻殿堂。2013年4月15日,儿子陈兆沅出生。这个健康可爱的孩子,为家庭带来了幸福和欢笑。陈兆沅从小就生活在湛江遂溪县乡下的老家,由陈升宽父母照顾。

陈升宽寻子(来源网络)

但2015年1月2日,陈兆沅突然失踪了。当天早上,奶奶要进城办事,因为天气寒冷,担心陈兆沅着凉,没有带他出门,而是留在家中给爷爷照看。爷爷把他放在门口,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他和几个村民在屋内打牌。但上午十点多,爷爷出门看时,发现陈兆沅不见了。在村里找寻无果,他连忙联系家人。

接到电话的陈升宽心急如焚,打车从工厂往家赶。在路上时,他一直用眼搜寻。当天,陈升宽四处爬行,张贴寻人启事,手臂都肿了。他去了村里的池塘,到其他村民家看,还到附近的村子打听,但大家都说,没有见过陈兆沅。村里没有摄像头,没有视频资料。当地警方走访侦查也没有实质进展。

陈升宽说,陈兆沅左手掌上有一黑色胎痣,眼睛里有一个小小的痣。他小时候很乖,失踪前刚学会走路,但不近生人,陈升宽怀疑陈兆沅是被拐了,不过他没有任何关于人贩子的线索。

陈升宽寻子(来源网络)

“当时我很绝望,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陈升宽说。

爬行半个中国寻子

为了走出低谷,陈升宽不断告诉自己,如果绝望了,就永远也见不到儿子了。

因为妻子也是残疾人士,不方便行走,基本上都是陈升宽在外寻子。在陈兆沅失踪后的一段时间,陈升宽一直在湛江寻找,在大街小巷爬行,张贴寻人启事。在车站等人多的地方,他一待就是几个小时。他会举着寻人启事,问周围的人有没有看到过照片里的孩子。几个小时后,又到下一个地方去找。饿了,他就随便买点干粮垫肚子。困了,他就在路边躺下休息。下雨的时候,衣服都会湿透。

陈升宽寻子(来源网络)

为了寻求帮助,扩散消息,陈升宽还花了几千元,在当地电视台几天内连播寻人启事。他还去过当地残联,残联帮他联系了媒体进行报道。但陈兆沅依然下落不明。

几个月后,有人建议陈升宽去广州,那里媒体多,好心人也多。从小因病不常出门的他,背起装着寻子资料的包,踏上前往广州的大巴车。当地媒体把镜头对准他,他得到了此前没有想象过的关注。与此同时,他也收到一些线索。有时,他会和警方一起到现场。有时,则是警方单独前往核实。但最终结果都显示,那些疑似的孩子不是陈兆沅。

陈兆沅幼年时(受访者提供)

之后,陈升宽的足迹越来越远。这些年来,他去过北京、南京等多个城市,足迹踏遍河北、河南、山东等省份。“差不多走了半个中国。”他说。

陈升宽还记得,曾经有人告诉他,在江苏常州有一个小孩很像陈兆沅,那个小孩是从广东拐来的。他很希望是自己的儿子,坐了很久的车,在那里待了半个月,还顺着地址到小孩住的地方,远远地看着那个孩子。后来,当地警方把小孩带到派出所,陈升宽用家乡方言喊“陈兆沅”,那个孩子没有反应。最后比对结果也失败了。

坚信会像孙海洋一样圆梦

陈升宽手上和脚上都穿着一双拖鞋,因为赶路多,磨损很快,没多久就要换新的。陈升宽说,如果鞋底滑了,就会手滑摔跤。天气冷时,脚都冻得没有直觉了,他会搓几下手,暖和后继续爬行。

为了寻找陈兆沅,陈升宽经常一出门就是十几天。虽然在吃、住方面,陈升宽省之又省,但近三万元积蓄还是很快就花完了。他只能回去工厂打工赚钱,手头有一些钱后,继续出门寻子。

陈升宽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出来寻子后,他才发现,还有很多家长没有找到孩子。他也加入了寻子群,认识了很多寻子家长。群内会不定期举办寻子活动,但有的时候,家长们觉得陈升宽行动不便,不好叫他去,只是叫他把寻人启事发一份,他们带出去找。但看到消息后,陈升宽有时还是会抽空过去,他说,他想让更多人关注拐卖儿童,而且被拐的是自己的儿子,这是他的命,他一定要找到儿子。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陈升宽和寻子家长们一起去过很多地方。在广东紫金县,他和孙海洋等家长一起寻子,待了好多天。

视频记录了陈升宽外出寻子的艰辛时刻。孙海洋等寻子家长排成纵队,拉着长长的寻子海报向前走,向过往行人展示孩子们的信息。陈升宽双手“穿”着一双拖鞋支撑地面,脚不时蹬地,缓慢地跟着队伍爬行。

在过程中,他也被别人嘲笑过,有人还质疑他是不是骗钱的,但他不在乎,不管别人说什么。但他也遇到了很多人的帮助,有人给他买水买饭,告诉他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找,还有人向他塞钱。

这些年,他和妻子又生了一儿一女,但对于儿子陈兆沅的牵挂,始终萦绕在他心头。他说,有时候他会发愁,怕儿子过得不好,十分想他。在陈兆沅生日时,他也会买一个小蛋糕,隔空为不知身在何方的儿子庆祝。

寻人启事和照片(受访者提供)

陈升宽说,他在家里待不住,放不下孩子,想走在路上,这样他会安心一些。但这两年,由于抚养孩子压力增大,加上疫情影响,陈升宽外出寻子的频率减少,更多时候在工厂工作。

得知孙海洋认亲成功,他也十分激动。他本来也想像其他家长一样赶赴深圳,但最终因种种原因未能成行。“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也能像孙海洋大哥一样,和失散的儿子重逢。”陈升宽说,他将继续爬行寻子,直到团圆的那一天。此前他已经采集了血样,前段时间,当地公安找他要了儿子的照片,他也希望这些技术也能够帮助他早日找到儿子陈兆沅。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