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延期毕业的34岁研究生,猝死在自习室…前一晚还熬夜到凌晨两点半

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11月23日10时许,34岁的辽宁工程技术大学研三学生谢鹏倒在了学校的自习室内,被送往医院后不久宣告不治。阜新市中心医院出具的死亡诊断证明书显示,其死亡原因系心源性猝死。

谢鹏的死亡证明显示其为心源性猝死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得知噩耗的亲属从山东滨州前往辽宁阜新为谢鹏处理后事。在翻看过儿子的手机后,谢鹏父母发现,在儿子读研期间,导师董某文曾将多项与毕业无关的课题工作交由其承担。此外,谢鹏还需帮导师完成打扫办公室、烧水、派发节日福利等生活琐事。

谢鹏的叔叔告诉澎湃新闻,早在春节前后,本应在今年夏天毕业的谢鹏就被告知将延期毕业,原因是论文不达标,但在谢鹏和多名同学的微信聊天中却透露,他因忙于导师额外安排的工作而无暇顾及毕业论文。谢鹏叔叔称,今年5月,侄子曾因心脏不适前往医院就诊,检查报告显示心律失常,谢鹏曾以此为由向导师请假,对方并未允准。在谢鹏生前的最后一个晚上,他还熬夜工作至凌晨两点半。

谢鹏的电脑桌面,发病前夜熬夜工作至凌晨两点半。

谢鹏家属认为,谢鹏的猝死是由于连续工作导致过度劳累,与导师安排的任务过多有关,“出事后,校方与我们进行了四轮对话,但一直否认他们有责任。”

12月6日下午,澎湃新闻致电辽宁工程技术大学校长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已关注到此事,目前正在解决,具体情况可向有关院系或学校宣传部了解。同日,澎湃新闻多次电话和短信联系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宣传部、土木学院党委副书记以及涉事导师,均未获得回应。

“延毕”研究生猝死自习室,家属:此前因心律失常请假遭拒绝

生于1987年的谢鹏是山东滨州人,11年前,他从湖北工业大学工程技术学院本科毕业,曾先后在两家公司当过助理工程师。后来他通过研究生入学考试,被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录取,研究方向为岩土工程,指导老师为该校教授董某文,于2018年9月入学,学制为3年。

公开资料显示,董某文系工学博士,为辽宁工技大研究生导师,长期从事地基基础理论和试验技术研究。他所主持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辽宁省自然科学基金等科研项目共有17项。

在家属的印象中,读研后的谢鹏总是格外忙碌,但为了支持唯一的儿子,父母也未多加过问。谁也没有料到,在接近毕业的时候,谢鹏却永远地离开了。

11月23日上午10时,谢鹏被同学发现倒在学校四楼的自习室内,送医后不治身亡。阜新市中心医院出具的死亡诊断证明书显示,谢鹏的死亡时间为当日上午10时,原因系心源性猝死。

得知谢鹏猝死的噩耗之后,他的家人从老家前往阜新料理后事。在翻看谢鹏生前使用的电脑和手机之后,亲属发现,原来早在今年5月,谢鹏就因身体不适前往医院就诊,当时所做的心电图报告显示,谢鹏存在心律失常。谢鹏在和同学聊天时曾说起他以心脏不适为由向董某文请假,申请回老家完成毕业论文,但未获得允许。

谢鹏今年5月的病例,显示他存在心率失常。

家属还发现,谢鹏在完成导师布置的工作之余,还要帮助董某文完成打扫办公室、烧水、为其拿衣服、购买中秋节月饼等生活琐事。

家属向澎湃新闻出具的聊天记录显示,谢鹏和董某文经常在晚间沟通工作,董某文也将课题组中诸多事宜交给谢鹏处理,例如:资料查找、撰写课题材料及制作PPT、帮助课题组其他成员做实验、出差等。对于导师安排的任务,谢鹏几乎没有拒绝过。

对于家属通过谢鹏生前与其导师董某文,以及同学之间的聊天记录所控诉的相关细节,澎湃新闻曾多次联系董某文均未获得回应。

谢鹏和导师的对话,董某文安排其购买月饼。

校方否认“过劳死”,家属拟提起诉讼

即便如此,谢鹏依然被延毕了。

谢鹏叔叔告诉澎湃新闻,其实早在今年春节前后,谢鹏就已经知道自己要延迟毕业了。在他和多名同学的微信聊天中,谢鹏多次提到导师想让他“再干半年”,帮忙做课题。

澎湃新闻注意到,攻读硕士期间,谢鹏已参与撰写了2篇论文,并参与一项发明专利。根据《辽宁工程技术大学研究生申请学位学术成果规定(修订)》规定,受理一篇发明专利即满足申请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学位要求,即可着手硕士毕业论文撰写,准备最终毕业答辩。谢鹏的亲属认为,他早已符合准备毕业的条件。

谢鹏出事后,在家属和校方的四次对话中,董某文曾两度露面。谢鹏亲属称,董某文曾解释谢鹏延迟毕业的原因是论文没有达到要求。12月6日下午,澎湃新闻多次拨打董某文手机核实这一信息,均未获得答复。

另据红星新闻报道,谢鹏曾经常在校和同学小梅一同吃饭。小梅称,谢鹏发病前的一两个月情绪都十分低落,“谢鹏常提到董老师给他派很多活,大事小事都找他。”谢鹏还在与另一名同学的聊天中透露,自己不敢找工作,担心导师不会签字同意,想等毕业了再说。

谢鹏父母还在谢鹏的电脑桌面找到了一个创建于其去世当天凌晨2点32分的文件夹,其中保存着他生前下载的最后一批SCI期刊文献。

事发的前三天,同学李某曾与谢鹏联系,谢鹏告诉他自己正在给师弟做实验数据分析,并称,“我也不想,老董逼着我干。开组会说了,不写SCI不给签字,不帮忙不给签字。”

谢鹏家属认为,董某文要求谢鹏承担了他本不应承担的工作,导致其过度劳累,才致猝死。谢鹏亲属向澎湃新闻表示,出事后,校方曾四次和家属交涉,但都不承认校方存在过错。目前,家属已委托律师,准备采取诉讼的方式向学校和导师讨一个说法。

12月6日下午,澎湃新闻致电辽宁工程技术大学校长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已关注到此事,目前正在解决,具体情况可向有关院系或学校宣传部了解。同日,澎湃新闻多次电话和短信联系辽宁工技大宣传部和该校土木学院党委副书记,均未获得回应。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