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岁被爷爷送人!35年后重见父母,爸爸的脖子上一直挂着他儿时相片……

中午的阳光,洒在郑波(化名)脸上。来到杭州西湖区公安分局的他,充满了期待,也充满了忐忑。

一块压在心头35年的石头终于要落地了。

39岁的郑波,今天下午要去湖州见自己失散了35年的亲生父母。

35年过去,当初离家只有4岁的他对于家,只保留着儿时的一丝记忆。父母姓甚名谁,他又生于何地,生日是哪一天,叫什么名字,已经都不记得了。

十多年来,苦苦寻找家人的他,经历了一次次希望,又一次次失望,记忆中逐渐模糊的家,他以为这辈子都找不到了。

今年11月,经朋友介绍,他联系到了杭州西湖公安分局永辉工作室,经过“寻人总司令”隋永辉和同事的帮助,好消息终于姗姗来迟。

今天(12月3日)下午1点14分,郑波在杭州民警的陪同下,前往湖州长兴,见一见阔别35年的亲人。

35年的天各一方、35年的苦苦思念、35年的不懈寻找。团圆对于这家人来说,来得太不容易。

35年,对这一家人来说,是痛苦而漫长的。对于父母而言,一条寻子路,多年奔波苦。对于郑波而言,一棵无根草,飘忽不定心。他们等待这一天,太久,太久。

小时新闻记者已随车赶往湖州长兴,一起见证郑波和家人的团聚。

漫漫寻亲路

据郑波说,他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记忆中大概是在3岁的时候几经周折被带到了现在的养父母家。他只隐约记得他很黏爷爷,以前的家是农村的,附近有矿山,房屋后有鱼塘,边上还有一小片竹林。夏天的时候住过瓜田守过西瓜,记忆中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后来听说自己叫胡小黎,母亲在自己出生不久就去世了。但是,关于身世,他

都是道听途说而来的,并没有真正有价值的线索。尽管多年来他通过自己的方式不断地在寻找但是始终未果。

“我记得当初是爷爷带我来的杭州,爷爷瘦瘦的,戴一副眼镜,小时候主要是爷爷带我,来到杭州后,爷爷把我送人了,爷爷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从此我就再没见过父母。我还记得家里的大致结构还有房子周边的环境,我有哥哥和姐姐。”

郑波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一直知道自己并非现在父母亲生的,成年后,他找亲生父母找了10多年:“在网上发过帖,也找过媒体,但是因为信息太有限,一直没有找到。朋友介绍我说有位隋永辉警官,找人很厉害。我就找到了这边,录入了DNA。”

关键的一滴血

2021年年初,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以侦破拐卖儿童积案、查找失踪被拐儿童为内容的“团圆”行动,旨在帮助多年前被拐卖的14周岁以下妇女儿童回家。6月1日,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永辉工作室”正式揭牌成立,旨在将寻人工作本地化、专业化、精细化,迄今已经帮助8000多个失散家庭重新团圆。

11月8日,郑波知道“永辉寻人”后,第一时间登记了求助信息。

他很快就接到了永辉工作室的电话回访。然而,根据郑波提供的有限而模糊信息,永辉工作室并没有查询到有效线索。于是,

工作室联系郑波于12日来到西湖区分局。

隋永辉当面和郑波聊了起来。郑波苦恼地说,自己所掌握的线索非常少,这么多年下来,他对找到亲生父母已经不抱太大希望了。但是,在他的心中,始终有一个愿望:“我要寻根,我想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我想知道我的生日究竟是哪天。”

隋永辉给郑波进行了DNA采集,并第一时间将DNA样本委托至西湖区刑大技术DNA实验室。

西湖刑大技术DNA实验室接到委托之后,立刻展开相关工作。令人惊喜的是,不到一周时间,就有了鉴定结论。原来,35年前郑波失踪不久,其父母就在当地公安机关报案过并于2010年在湖州市长兴县公安机关采集了DNA。然而,因为郑波本人始终没有到公安机关采集DNA导致一直都没有比对上。

在得知DNA鉴定结果之后,永辉工作室迅速联系上当地的警方,双方进行了信息方面的交流。

据湖州长兴警方报案资料显示,郑波真正的名字不是他记忆中的胡小黎,而是张小黎。“1986年8月因为父亲和爷爷吵架,爷爷一气之下想到杭州来散散心,将张小黎带到杭州后两人一起失踪。”

张小黎的父亲得知儿子不见后心急如焚。一家人到处寻找,四处打探张小黎的下落,怎奈一直都没有消息。

找到儿子是天大的喜事

35年后的2021年12月3日下午3点,湖州长兴公安局,郑波终于和父母哥哥姐姐抱在了一起。

长兴警方公布了DNA比对结果,郑波和家人拍下了迟来35年的第一张全家福。

父亲脖子上挂着儿子的照片。

郑波的亲生父母老张,胸前挂着儿子小时候的照片,讲述了当年儿子失踪的前因后果。

小时候的张小黎

“当年父亲说要去杭州休养,要带着这个小孙子,我们在忙,担心他照顾不来,但最后还是让他带着了。我记得送他们到火车站的,临开车前,我爸还让我儿子跟我说再见。没想到,再见隔了35年。那年一直到过年,他们都没有回来,做的一桌子菜,谁都没动,剩在那里。我还去我父亲的老家去找过,他们也没有去过。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消息。今天,我们一家终于团聚了,感谢大家,这是我们家天大的喜事。”

郑波情绪再难控制,在母亲面前跪下,和家人抱头痛哭。

父亲抚摸着儿子,指着酒窝说:“这酒窝,一看就是我儿子。”

下午3点20分,相认后的一家人一起离开了公安局。

时隔35年的这一次回家,来得太不容易,也因此,今后这家人在一起的每一天,一起要走的每一步,都会倍加珍惜。

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杨一凡 通讯员 蔡尤嘉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