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1050万奖金!86岁院士:“我除了能做火炸药研究,别的都不擅长”

据南京理工大学消息,12月2日,南京理工大学泽山育才基金捐赠仪式在科技会堂举行。

王泽山院士将其所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等奖金共计1050万元一次性捐赠,支持学校教学和人才培养工作。学校将此笔捐赠命名为“南京理工大学泽山育才基金”。

王泽山院士表示,他把包括国家最高科技奖等奖项的奖金捐赠,用于支持教书育人事业,希望基金长期稳定地支持在科学研究领域取得突出成绩且具有明显创新潜力的青年人才 ,让南京理工大学更强地发挥培养基础研究人才的主力军作用。

“国家需要就是我的研究方向”

王泽山院士今年86岁,60多年专注火炸药研究,让“四大发明”之一的火药在现代重焕荣光。

据报道,之所以选择火炸药专业,源于王泽山年少时的一段屈辱记忆——

王泽山出生在日军殖民统治下的东北,亲眼目睹了侵略者犯下的滔天罪行。“你是中国人,你的国家是中国。”父亲的话深深地镌刻在王泽山的心里。

高中毕业后,他义无反顾地报考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并选择了一个当时学校最冷门的专业——火炸药。

大学时期的王泽山

火炸药研究领域狭窄、危险性高,但意义重大。“国家需要的,就需要人去做!”从此,研究火炸药,便成了他的终身使命。

这条路并不好走。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内火炸药的研究和生产都十分落后,主要依靠苏联援建。随着苏联专家撤走,我国的火炸药技术研究,一度陷入举步维艰的境地。

此时,王泽山才刚刚参加工作不久,没有技术外援、没有先进的研究平台,但这些并没有让他气馁,王泽山从基础原理和理论体系构建开始做起,潜心搭建我国火炸药专业领域的“四梁八柱”。无论世界风云如何变化,王泽山始终对这份工作一往情深、如痴如醉。

80岁依然在科研一线

虽然已经80多岁了,王泽山仍然奋战在科研一线。作为南京理工大学年龄最大的院士,他69岁考下驾照,开车穿行于北京、山西之间,前往工厂测试、试验;为了方便工作,他玩转智能手机,常常用微信、QQ与年轻同事语音视频。

早年和王泽山一起就读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同学,现在大多已退休,而王泽山仍然活跃在一线。这么多年,王泽山有一半时间在试验场地。

80多岁的他一年一半时间在出差,和老伴度假他“约法两章”:“你正常出去玩,我正常在房间工作”……

王泽山院士(右)在实验室。朱志飞摄

王泽山认为自己能力有限,“是个一辈子只能做好一件事情的人”,他说,“我除了能做火炸药研究这一件事,别的都不擅长。我的生活已经跟科研分不开了。一旦离开,就会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生活的重心。”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致敬!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