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眼睛里有只蚂蟥!3厘米长的!”

在这里

泥石流是常有的事

几乎人人都被隐翅虫叮咬过

几乎每天都与毒蛇共舞

1

伤口开始长红斑、化脓、溃烂

在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

河口瑶族自治县

每年5月至9月是隐翅虫的活跃期

特别是在雨后闷热的天气里

隐翅虫常常栖息在田圃、林间

昼伏夜出

它体内含有强酸性毒素

一旦人被叮咬

会有严重的皮炎反应

对河口城关边境派出所的民警

以及在云南省红河州的戍边者 来说

几乎人人都被隐翅虫叮咬过

云南省河口城关边境派出所民警曹前明在巡逻中被隐翅虫咬伤

去年5月,民警曹前明像往常一样

在两条半抵边警务室巡逻管控

突然一只小飞虫飞到他的脖子上

痒酥酥的

他一巴掌下去拍死了

早晨起床

脖子一阵火辣辣的疼

照镜子才发现脖子皮肤红肿

起初曹前明用警务室里的炉甘石洗剂

简单处理

谁知接连几天实在疼痛难忍

伤口开始长红斑、化脓、溃烂……

情况越来越严重

只能前往医院皮肤科入院检查

医生指责他

如果再晚来几天

就可能会有

淋巴结肿大、发热等全身症状

治疗一个多月后

曹前明的伤口才逐渐愈合

脖子处的瘢痕大半年后才淡去

2

“你眼睛里有只蚂蟥!

3厘米长的!”

一天晚上

红河州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

当地记者冯燕

在勐拉镇边境一线拍摄报道时

一条直径1毫米、长3厘米的蚂蟥

突然紧紧吸附在她的眼球上

勐拉边境派出所水晶山

疫情防控的民警

立即取出眼药水

对冯燕的眼睛进行冲洗

随后

连夜驾车4小时送至镇卫生院

检查后

冯燕左眼巩膜

被蚂蝗叮出了一个小洞

所幸视力并未受到影响

“边境的戍边民警更是不容易

每天都要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

感谢你们的守护!”

一路上

冯燕并没有抱怨这次遭遇

而是直观地感受到戍边人的不易

位于这“原始森林”之中

警务人员在执勤时

必须“全副武装”

稍有不慎

就会被蚂蟥叮咬

除了隐翅虫、蚂蟥之外

在边境线上

这种学名叫“椿象”

俗名“臭大姐”的昆虫

也很常见

据被叮咬过的干警说

椿象分泌出的毒液

在人体皮肤上会产生强烈的灼热感

而且带有“令人上头”的气味

非常刺鼻难闻

经久不散

……

3

比起毒虫

更让人害怕的是毒蛇

每当回想起那次夜晚

与眼镜王蛇的偶遇

河口城关边境派出所民警曹前明

仍然心有余悸

“那天夜里

我在巡逻的时候

走到一段米轨铁路附近

突然在手电筒的灯光下

出现了一条手臂那么粗的眼镜王蛇

距离近到

我差点都要踩到它了

它盯着我

我也盯着它

一动不敢动

还好过了一会它自己离开了

后来我和巡逻队友们说起

好几个人说都在那里见过这条蛇

雨天防虫

晴天防蛇

眼镜蛇、竹叶青蛇、银环蛇……

边防民警们知道

这些蛇毒性极强

也知道一旦被咬到

距离最近的、有解毒血清的医院

也有三、四个小时车程

但只要太阳照常升起

他们依然坚守在边境一线

4

“如果晚3秒,我们就要被砸扁”

除了毒虫、毒蛇各种昆虫、动物之外

金水河边境派出所的民警们

还要面临复杂的地质环境

每当雨季来临

落石、滑坡时有发生

金水河边境派出所民警蔺发宝、辅警普建华开车巡逻时路遇泥石流

山雨骤袭

强劲的狂风刮着碎石

一阵阵击打着车顶

巡逻车在乱石嶙峋的夹道上小心蠕动

突然间

一声巨响从头顶传来

一块约有400斤重的大石头

砸在距离巡逻车半米的位置

如果再晚3秒钟

被砸进去的就是他们

随后民警蔺发宝带着辅警普建华

半个身子沾着泥浆

将深陷泥潭的巡逻车拉出困境

金水河边境派出所民警蔺发宝摔倒后被沾满半身泥浆

在这条巡逻路上

民辅警经历过许多次

“命悬一线”的生死时刻

每一次

大伙都在心里对自己说

“下次不敢走这路了”

但等危险过去了

第二天

他们又会在边境线上照常巡逻

硕大的蚊子和飞虫漫天飞舞

执勤点上的民警只能用花露水当洗手液

用蚊香片当香氛剂……

即使面对如此恶劣的环境

这些边境的守卫者们

也毫无怨言

“与汗水作伴,常风雨兼程,

戍边有我,祖国请放心!”

这铮铮誓言

令人动容不已

在祖国的边境线上

不畏艰苦条件

无悔值守的他们

是最可爱的人!

再次向英雄们致敬!

更多新闻

密封很好的大米“凭空”长出虫子是咋回事?看完不淡定了

8岁男孩当街“打脸”成年人!

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ID:changan-j)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