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比打印!他手写129页毕业论文,更硬核的是……

近日,浙江大学文物保护材料实验室博士生导师张秉坚教授一篇于1981年手写的毕业论文在浙江大学的师生群里刷屏!人民日报微信头条对此也做了报道,一起来看看吧。

“闲来无事翻了一下,导师的毕业论文,瞬间被震惊了。手写了整整129页的硕士毕业论文, 图表也画得很漂亮。”

近日,一篇手写的毕业论文在浙江大学的师生群里刷屏!据了解,这篇论文是浙江大学文物保护材料实验室博士生导师张秉坚教授,1981年从浙江大学物理化学专业硕士毕业时的论文。

引用172篇参考文献

字迹工整无涂改

工整美观的字迹,精致漂亮的手绘图表,翔实清晰的数据记录,一丝不苟的文献引证……张秉坚的硕士毕业论文透出一种斟字酌句的认真。

据了解,张秉坚本科毕业于浙江大学化学工程专业,硕士毕业于浙江大学物理化学专业,师从韩世钧教授,博士毕业于浙江大学化工热力学专业,师从侯虞钧院士。

对于被翻出来的手写体毕业论文,张秉坚只是谦虚地表示:“当时还没有打字机,手写毕业论文是没办法,也是很正常的事, 后来博士的毕业论文就是用打字机打出来的了。”

实际上,在当时的条件下,手写一篇毕业论文并非简单。没有打字机,129页论文中的每一个字都是一笔一划写出来的,每一次修改都是一次新的誊抄; 没有电子资料,图要自己手绘,表格要自己手写,引用文献也要一本本翻阅筛选。

当时,张秉坚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图书馆里看书,每周还会写一篇文献综述, 梳理当周阅读文章的主要理论概念、采用的研究视角方法、得出的结论等。靠着一双眼、一双手、一支笔,他查阅了大量的书籍资料,也就有了毕业论文中引用的172篇参考文献。

硬核“跨界”守护文物

其实,张秉坚最硬核的经历当属 从化学“跨界”到文物保护, 多年来都在为救治文物而努力。

上世纪末,本是地地道道理工男的张秉坚,正在研究花岗石材的表面处理。

而浙江省文物局在此时联系了浙江大学,希望校方支援杭州白塔的清洗工作。 杭州白塔属于石质文物,它的无损清理,恰好与张秉坚熟悉的石材防护、清洗、粘接、修补、翻新有异曲同工之处,学校就将白塔的清洗工作交由他负责。

兴趣使然,他开始深入研究石质文物的表面清洗技术,在1997年成立了浙江大学文物保护材料实验室, 逐渐走上以古代壁画、砖质、石质、土质文物、古建筑为主的不可移动文物保护的“跨界路”。

张秉坚教授团队参与北京故宫养心殿研究性保护

张秉坚的办公室里,有两个并排三层的大书架,一个放满了《电化学与腐蚀科学》之类的化学专业书,而另一个则都是《中国大百科全书文物卷》《视觉地图》一类的历史人文书。

早在2017年,张秉坚带领团队揭示了古代中国人砌城墙用的糯米灰浆的秘密。拿到一份城墙砖上附带的灰浆样品,浙大文物保护材料研究实验室就能检测出其中的淀粉等各种成分。用现代方法重制这种糯米灰浆,能在文物修复中发挥大作用。 这个发现引起世界轰动,许多外国媒体找到张秉坚,要看看中国人用来修长城的“古代水泥”。

如今,张秉坚带着学生,做交叉研究,一做就是二十多年, 培养出了六十多名研究文物保护材料的博士后、博士和硕士。

修复了大半的壁画

笔酣墨饱写空白

探求真理为归处

为张教授点赞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