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城管被刺案瓜农讲述亲历,案发3年儿子已做3次精神鉴定

案发逾3年,“瓜农刺死城管案” 即将迎来第一次庭前会议。

9月23日,大河报记者从案件被告人王爱文、王爱武的代理律师张磊处获悉,兰州市中院将于9月24日上午就此案召开庭前会议,就程序问题听取控辩双方意见。

张磊表示,被告人王爱武在案发时是否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存在争议,可能会再次申请对其重新进行精神病鉴定。

案发现场(视频截图)

回顾:瓜农儿子刺死城管

2018年7月18日,甘肃省兰州市,瓜农王军宏的儿子刺死兰州城管,引发广泛关注。

当天,王军宏、王爱文、王爱武父子三人在摆摊出售西瓜时与城管执法人员发生冲突,造成城管一死两重伤。2018年7月19日,父子三人被刑事拘留;2018年8月9日,父亲王军宏被释放。

9月23日,王军宏向大河报记者回忆,在事发的前一天晚上,他们就与城管发生了矛盾。

那天晚上,王军宏带着儿子王爱文、王爱武父子三人在雁滩兰州中广宜景湾尚城小区门口卖瓜。“八点多时来了一车城管,二话不说就开始抢秤,秤上刚好有客人挑好的西瓜,我们求情说把这瓜让居民带走之后再不卖了立马走,可城管不听还是要抢秤,城管抱住秤跟我们的其中一人夺来夺去,情急之中双方有了肢体冲突。”

据封面新闻当时的报道,在夺秤的过程中,秤盘飞了出去,小儿子王爱武看到眼前一幕,受刺激疑似精神病发作,照着城管的脑门打了一拳。

城管报了警,并用他们的面包车挡在瓜车面前。出警的民警现场调解,调解完毕后就让他们走了。

(王军宏家卖瓜的车 受访者供图)

事情在第二天恶化。王军宏认为,是城管前来“报复”了。

王军宏告诉大河报记者,7月18号上午,他们打算“不卖了回家”,把瓜便宜处理给另一瓜贩。当天上午,城管到处打听他们的下落,最后在北面滩二村小区院子里找到他们停车的位置。

“有三辆城管车载着十多名城管冲过来,有一名城管冲到瓜车跟前,直接动手就打小儿子 ,另外几个城管将我的大儿子围攻打倒在地,拳打脚踢。我给他跪地求饶,但他们根本不理踩,直接又把我打倒在地,最后我只好爬入车底下躲避。已经成这样了,城管还不放过,又从车底下把我拉出来继续暴打。”

这时,他听见一个城管喊着说:“我让你们父子三人从雁滩消失!”

“小儿子听见这句话像是受到了刺激,极其激愤,提起西瓜刀冲向城管,接连捅伤三人,其中伤重倒地者,被小儿子用秤盘继续砸了几下。”

根据兰州警方2018年8月29日公布的案件情况通报,7月18日上午11时许,该执法中队副队长李富文带领队员王翔军、丁建涛等15名队员前往北面滩村开展日常巡查工作时,再次发现王军宏父子三人占道经营,在清理整治中,当执法人员扣押地秤时,三人辱骂阻扰,王爱武手持榔头殴打执法人员。

在榔头被夺下后,王爱武又持刀将执法人员王翔军、丁建涛、李富文捅伤,致丁建涛肝脏、脾脏破裂、手臂肌腱断裂,李富文胃部、肝脏破裂;在受害人王翔军被捅伤倒地后,王爱文手持木板对倒地的王翔军进行殴打,随后王爱武又举起地秤连续打砸王翔军,导致王翔军死亡。

(被害人被抬走)

案发三年,已做三次精神状况鉴定

“我和我大儿子被那么多城管按倒在地打,小儿子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精神失常了才提刀伤人的。警察来的时候,我们三人在原地等警察来处理,但是城管全跑光了。”王军宏说,小儿子王爱武以前当过兵,由于精神病被部队退了回来。后来一直吃药,期间住院数次,病情持续加重,受到刺激就有打人的现象。

王军宏的爱人田永霞向大河报记者展示了残联为被告人王爱武下发的残疾人证。证件由2015年白银市残疾人联合会颁发,是精神残疾证件,等级为二级。

(王爱武的残疾人证 受访者供图)

王爱武的辩护律师张磊表示,事情发生后,2018年7月27日,兰州大学第二医院司法精神病鉴定所对被告人王爱武的精神状况出具了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结果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4个月后,被告人王爱武的辩护律师申请对王爱武精神状况及刑事责任能力依法重新鉴定。

2018年11月30日,兰州市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病鉴定所出具司法精神病鉴定意见书,鉴定结果依然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2019年7月1日,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结果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辩护律师张磊认为,城管存在严重违法,王爱文、王爱武构成正当防卫,并提出不批准逮捕意见。2019年8月29日,兰州市人民检察院以王爱文、王爱武涉嫌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同时认定王爱武案发时为“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

就本案的第一次庭前会议,张磊表示,被告人王爱武案发时的行为能力存在争议,可能将再次申请对其重新进行精神病鉴定。

此外,王爱文是否构成故意杀人罪也是争议焦点之一 ,“王爱武刺杀时,王爱文已被数名城管武力制服倒地,他是否与王爱武构成共同犯罪有待商榷。若认定兄弟二人并非共犯,则王爱文当然无罪,而若认定共犯成立,王爱文可能被判处死刑。”

张磊表示,此案未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没有提”。

王军宏说,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是他不愿意看到的,他希望能够得到公平公正的判决。

(案发现场照片,地上男子为瓜农的大儿子王爱文,背对镜头白衣男子为瓜农)

来源:大河报记者 张晶晶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