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乐东一家3口遇害,嫌犯潜藏22年落网!身份竟是……

“我没想杀她的,我让她别喊,跟着我回广东老家,我养她。但她一直哭一直哭……”

今年7月初,乐东黎族自治县公安局拘留所内,47岁的阿明是22年前一起命案的嫌疑人。面对警方的询问,他一直沉默,直到警察提到了他同母异父的妹妹阿香。

这是一起让乐东警方持续追凶22年、性质恶劣的命案。一家四口,父母被刀具砍死,16岁的女儿被电线勒死,只有25岁的儿子不知所踪,成为最大的嫌疑人。 乐东警方追凶22年后抓获逃亡广东的儿子阿明。想起被自己勒死时还是花季少女的妹妹,阿明泪流不止,终于不再保持沉默,交代了当年作案的经过,并为自己的行为深深忏悔:“我不是人,这世界上最后温暖我的人,也被我杀死了。”

邻居来探病 发现一家四口3人死在床上

1999年5月30日。乐东乐光农场职工阿峰(化名)收拾好东西,准备带孩子出去。路过邻居家时,他突然想到,这一户人家说是去看病,大概一星期都没见人出入了。阿峰有些纳闷,作为邻居,觉得自己应该去打个招呼。正准备敲响邻居那扇久闭的大门时,阿峰突然闻到一阵阵恶臭。

“咚咚咚……”觉察出不对劲的阿峰猛烈地拍门,但无人应答。情急之下,他踹开门进入屋内,门边一把带血迹的砍刀让他有些不安。越往屋内走,恶臭味愈发浓烈。阿峰快步走进主卧,只见床上铺盖着的被子上血迹斑斑。掀开被子,他傻了眼:邻居一家四口中,男女主人和女儿齐齐地躺在血泊之中,尸体已经发臭,儿子不知所踪。

阿峰立即报警。接警后,辖区派出所民警火速赶往现场。凶手是谁?动机是什么?案发时到底发生了让这个家庭几乎灭门?不见踪影的儿子去哪里了?

警方经现场勘查,现场3具尸体,2具大人尸体致命伤在脖颈,一具未成年人尸体不是被利刃所杀,脖颈处有被绳索勒过的痕迹,身体没有被侵犯过的痕迹。此外,现场卧室的柜子有被翻过的痕迹,女主人经常戴的手表也不翼而飞。

王某明作案凶器。法治时报全媒体记者连蒙翻拍

“大概一星期前的一天夜里,几点钟我记不清了,睡得迷迷糊糊的,听见邻居家好像有东西掉下去的声音。我以为他家进了贼,赶紧叫醒老婆起身去看。”接受警察问讯时,阿峰回忆说,那天他刚走到邻居家门口,就隐隐约约听到邻居家的儿子阿明的声音,他下意识地问了问:“阿明啊,家里出什么事了。”

阿明当时应答:“阿峰叔,没事没事,我母亲生病去三亚了,家里很乱,你们不用担心。”声音听起来很正常,没有异样。

阿峰很笃定地说:“就是阿明那孩子的声音,我看着他长大的,错不了。”阿峰还透露,阿明这孩子比较命苦,16年前随母亲改嫁过来,继父和母亲平时对他不太好,但是他很老实,也很懂事。

民警向其他邻居了解阿明一家的情况后发现,邻居们的说法基本一致:阿明不得父母宠爱,甚至经常被打骂和言语侮辱。

凶手会是阿明吗?民警赶到镇上,调取阿明继父的存款信息,发现在一星期前的夜晚,阿明继父的存款被全部取出。

现有的证据链渐渐清晰:潜逃的阿明有重大嫌疑。

不会讲广东话的广东“狱友”露出马脚

当时距离受害人被杀害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星期,找到阿明无异于大海捞针。

民警们分多路循线追踪,终于在海口一个娱乐场所有了收获。在案发现场不翼而飞的手表出现在一个失足女的手上。 据她描述,前段时间确实接待过一个乐东男人,当时该男子手里没有钱,便把这块表作为嫖资,离开后便不知所踪。

线索再一次中断。阿明与外界的接触比较少,社会关系中除了在广东的生父,其他人全部被杀,民警联系了广东警方,希望从阿明生父处得到他的行踪,但其生父称,儿子从来没有来找过他。

阿明就像消失了一样,行踪不明,也让此案成为乐东警方一直放不下的积案。

2020年,公安部和省公安厅部署命案积案攻坚行动,乐东公安局成立命案积案攻坚专案组,这起22年前的积压命案再次摆到民警的面前。

民警边翻阅案卷材料,边讲述破案故事法治时报全媒体记者连蒙摄

“专案组民警在广东各个市县秘密摸排了一年,案件终于有了眉目。”2021年9月5日,乐东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蓝剑告诉记者,今年5月,专案组民警根据线索,获得一与阿明信息高度吻合的嫌疑人线索,推断出这个叫“陈某强”的嫌疑人极有可能就是改名换姓的阿明。

经过反复的研判,摸排线索,专案组民警拿到了一张陈某强的照片信息。

根据陈某强的身份信息显示,其在2001年和2003年分别因收购赃物和抢劫罪在广东汕头被判刑,2014年才出狱。

陈某强会是阿明吗? 时隔22年,阿明已经从25岁的年轻小伙变成了47岁的中年男子,外貌有了很大的改变,当年一起服刑的狱友们是否还辨认得出?

带着疑惑和希望,专案组民警兵分多路,对当年与陈某强一起服过刑的人进行走访。由于已出狱的服刑人员分布在全国多个地方,专案组民警的脚步也抵达可能有线索的每一处角落。

专案组民警在向其中几名广东籍的刑满释放人员了解情况时获悉,陈某强称自己是广东人,但却不怎么会说广东话,如果再多问几句,他就干脆保持沉默。

经过大量的走访工作,综合各路信息后,专案组民警研判出陈某强目前位置位于广东省普宁市流沙镇一带。为了能迅速锁定犯罪嫌疑人轨迹,专案组民警立即前往普宁市公安局请求协助排查。

对妹妹心存愧疚 嫌疑人心理防线崩塌

2021年6月7日,根据陈某强的活动轨迹,专案组民警当即开展轨迹研判,锁定了其在普宁市流沙北街道附近“某番薯粥”店内。专案组民警当机立断实施抓捕,成功将陈某强抓获。

办案民警蓝剑告诉记者,22年来,阿明除了在监狱服刑外,在广东一直是漂泊无依的状态,过着流浪汉般的生活,对生活早已失去了信心,对亲情也没有指望。在民警提到其被杀的父母时,他一直保持沉默。但是当民警提到他的妹妹阿香时,阿明开始哭诉继父和母亲对自己的多年的打骂。

“我没想杀她的,我让她别喊,跟着我回广东老家,我养她。但她一直哭一直哭,是我对不起她。” 时隔22年,提起妹妹阿香,阿明悔恨不已。

令民警印象最深刻的一幕,阿明回农场老房子指认现场时的场景:旁边邻居早已搬走,原本四口之家的房子变得破败不堪,大门紧锁。面对这些,阿明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配合警方供述自己的罪行。

据犯罪嫌疑人阿明供述,他出生在一个并不和谐的家庭。自幼随母亲改嫁到乐东乐光农场,与继父一起生活。9岁那年,同母异父的妹妹阿香出生。

在阿明的描述中,继父很不喜欢他,三天两头非打即骂,说他“不中用,没出息”。阿明向母亲求助,谁知母亲选择沉默。但同母异父的妹妹一直很亲近他,经常陪伴和安慰他。

1999年5月23日,阿明决定从继父那里偷一笔钱,离开海南回广东老家找生父。他当时想,就算找不到自己的生父,也绝不再待在这个地方。当天晚上,阿明看着母亲和继父的卧室熄了灯,便从窗户处爬进了卧室,打算去衣柜里拿钱。谁知两人并没有睡着,刚好在谈论自己。阿明眼见不是动手良机,便偷偷钻进继父和母亲床下偷听。阿明说,继父具有攻击和侮辱性的语言,听得他牙根直痒痒。他没有想到,叫了16年的爸爸,竟然全然没把自己当人看。更让他心寒的是,亲生母亲一直在帮腔贬低自己。

杀心在那一瞬间萌生了。

躲在床下的阿明等到继父和母亲睡熟后开始动手。他去门口拿了一把勾刀,直接砍向床上熟睡的继父和生母。

原本在另一房间的妹妹还在熟睡,谁知闹钟响了起来。妹妹起身来父母的房间查看,慌乱的阿明一把捂住妹妹的嘴让她安静下来:“阿香,你别叫,叫了哥哥就活不了了,跟我去广东吧,哥哥养你好不好?”

受到惊吓的妹妹根本镇定不下来。阿明称,他当时没想着杀死妹妹,看到离手边最近的是电饭煲的电线,就拿过来想把妹妹勒晕,然后强行带走,但那时心里实在太害怕,力度没有掌握好,结果把妹妹勒死了。

现场发出的响动引来了邻居阿峰。镇定打发了邻居后,天还没亮,阿明将3人用被子盖好,拿着继父的钱、存折和母亲的手表逃到了镇上,从银行取出了钱后便逃往海口,之后逃往广东,从此过上了长达22年的逃亡生活。

落网后,阿明曾对记者说:“阿香是我黑暗生活唯一一道光亮,让我觉得这世界上我还有亲人。”然而,法律存在的意义就在于最大程度地保护公平和正义,亲手将自己黑暗生活中唯一一道光亮掐灭的阿明,终将逃不过法律的制裁。

来源:法治时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