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儿子的额头,妈妈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7月28日,河南新乡,城区内积水仍未完全退去。

大拇指粗细的绳子拴在腰间,盘过肩膀,右胳膊卯足劲儿,左手使劲儿拖拽……新乡市北环路附近,积水严重,最深处约80公分。25岁的武警重庆总队机动支队现役士官贺乐正与救援队员们一起,艰难地挪动着皮划艇运送救灾物资,水深阻力大,行进异常费力。

贺乐正与救援队员们一起,艰难地挪动着皮划艇运送救灾物资,水深阻力大,行进异常费力。人民网 霍亚平摄

水深阻力大,行进费力。巴煜卿摄

同一时间,贺乐未婚妻徐燕青及家人正从原阳赶赴新乡。从7月19日订婚至今,徐燕青已将近10天没见到她的“男孩”。

徐燕青与贺乐相识于2018年,经历四年左右的爱情长跑。2021年7月19日,他们迎来了人生幸福时刻:在双方父母亲人的见证下,订婚。

7月20日,原阳暴雨。贺乐一大早便驱车将未婚妻从许昌禹州接到家里,想趁着休假好好陪陪她。家人围着徐燕青嘘寒问暖,其乐融融。

“我得过去,新乡那边灾情恁严重啊。”晚上8点,原本要出去给未婚妻拿行李的贺乐折返回屋里,刷着朋友圈新闻给众人看。

“我不想你走。”徐燕青委屈地打破了屋里的沉默。

“你看看,外省的兄弟们都过来救援了,我咋能待在屋里?我必须得过去。”贺乐说罢,冲出屋外,调转车头,消失在暴雨中。

夜里10点,新乡暴雨如注。在牧野大道与纺织路交叉口,贺乐拦下了新乡市应急管理局应急救援协会秘书长张永的救援车。

“我是军人,想参与救援,可以带我一起吗?”贺乐话音刚落,张永便将浑身湿透的他拉上车。

运送救灾物资。巴煜卿摄

一直忙到21日凌晨四点多,众人才将救援物资运送装卸到位。结束后,为了不给大家添麻烦,贺乐让张永等人将他送回上车的地方,摸黑爬上自己的车,和衣而睡。

“早上六七点,贺乐又给我打电话,问我们今天啥任务,去哪抢险。要跟我们会合,一起去。”张永说,“这孩子真是感动我们了,没日没夜地跟着干,话不多,干得活可不少。”母亲李兆香心疼地摸着儿子被晒蜕皮的额头,哽咽着说不出来话。贺乐疼惜地看着母亲,一个劲儿说:“没事,没事,妈。”

连日奋战,贺乐额头被晒伤。人民网 霍亚平摄

母亲李兆香含泪抚摸着儿子晒伤的额头,满眼心疼。人民网 霍亚平摄

“休假机会很宝贵,但是汛情就是命令,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对爹娘家人确实心里有愧,但是啥时候遇到这种情况,我还是会冲上去。” 贺乐隐忍而坚定地说。

虽然两人早已习惯了异地恋情,但是,爱人近在咫尺却无法相见,还是让思念倍增。28日一大早,徐燕青和贺乐父母、妹妹一商量,一家人便动身奔赴新乡。

“怕贺乐担心,他不让来,我只能联系张永叔了。”站在水边等爱人出险回来,徐燕青着急地咬着嘴唇,时不时推一下鼻梁上的眼镜,使劲儿伸头张望。

“看见了,回来了,回来了。”吧嗒吧嗒的水声越来越急促,徐燕青跑了起来,水花四溅。

“贺乐!”站在男朋友身后半晌,看着晒得黝黑的他,徐燕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夺眶而出。

“你咋来了,你咋来了啊。”正在和救援队员一起收拾装备的贺乐应声转头,激动地把徐燕青揽入怀里。

一朵偌大的水花绽放,层层涟漪蔓延开来……

贺乐激动地把未婚妻徐燕青揽入怀里。人民网 霍亚平摄

水里,未婚妻徐燕青一个趔趄,贺乐“霸气”地抱起她。

“我行李呢,慌哩行李都给我拉走啦。”未婚妻徐燕青娇嗔地“埋怨”。铁血汉子低头尴尬地一笑,满脸宠溺。城内积水水位越来越低,水域尽头,阳光刺破乌云的遮蔽,洒下万丈光芒。

幸福一家人。巴煜卿摄

连日来,河南省遭遇强降水天气。截至30日12时,全省紧急转移安置84.17万人(累计转移安置147.08万人),目前集中安置20.29万人(设立集中安置点786个)、分散安置63.88万人。

目前,个别地区的救援仍在继续……

来源:人民网河南频道,文/尚明桢、霍亚平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