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我的儿”,盼了58年!山东90岁老人与被拐儿子相聚:想吃顿团圆饭​

58年前,年仅2岁的他还未感受家的温馨,就离开了亲生父母。

58年来,对血缘之情的渴望一直埋藏在他的心底,期间,他曾数次扪心自问:“我的父母长什么样子?他们是否还健在?”

或许是这份真挚的情感战胜了一切,58年后,这些问题最终有了答案。

6月8日下午,60岁的付贵林推开房门一刻,他跑步冲向了90岁的罗凤坤,他跪在父亲面前,颤抖着身体大喊了一声“爸爸”。

此时此刻,两人紧紧相拥,积压已久的情感瞬间迸发,因为这一声“爸爸”、这一个父子的拥抱,他们苦苦等了半个多世纪。

被拐

6月9日,当夏日的阳光唤醒大地时,90岁的罗凤坤已经在家人的陪伴下,登上了从济南返回枣庄的高铁,在临行前一晚,他与60岁的儿子付贵林约定:全家人要吃一顿团圆饭。

“昨晚大家简单吃了顿饭,父亲和哥一直聊到深夜12点,如果不是顾及父亲的身体,恐怕他们之间的话几天都聊不完。”

电话里,罗凤坤的小儿子罗涛依然沉浸在幸福里。

1963年1月的一天,时年32岁的罗凤坤和家人在枣庄市薛城火车站等候返乡的列车,年仅2岁的罗亚军“躲在”父亲怀中睡着正酣,然而没想到的是,凌晨2点左右,家人的一声尖叫惊醒了罗凤坤——孩子不见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罗凤坤和家人措手不及,他们发了疯一样地四处寻找,可是直到天亮依旧没有孩子的踪迹。

“我喊着亚军的名字,在火车站周边找了一夜。当时孩子太小,可能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事发后,但凡提起亚军二字,我就哭的不行,很长时间不愿意吃饭。”

如今90岁的罗凤坤或许有些记忆已然模糊,但58年前父子分离的场景,他至今都历历在目。

孩子是家庭的精神支柱,如果这根支柱垮了,那么就意味着这个家庭就变得不再完整。

从那以后,忍受着骨肉分离之苦的罗凤坤维持着整个家庭,期间,每次外出他逢人就问“看见过一个胖乎乎的小孩吗?”不仅如此,为了找到亚军,他还多次到达过济南、徐州等地,用尽一切办法去寻找,然而结果仍是杳无音讯,就这样,在失望的阴霾之下,罗凤坤度过了很多年。

寻找

伴随着一次次希望的破灭,罗凤坤已不再年轻,但对儿子的思念一刻也未停止。10年前,罗凤坤的妻子去世后,他独自一人居住在枣庄市峄城区阴平镇的老房子里。在独自生活的这段时间里,罗凤坤“迷”上了养花,对此他常说:“养花能让我心里舒服点”。或许在老罗心里,花就是儿子,照料花就是对儿子思念的精神转移。

“我从记事起就知道,自己有个哥哥,但我只见过哥哥的照片,是他在1岁多时拍的。这是全家唯一一张哥哥的照片。”

罗凤坤小儿子罗涛告诉记者,儿时经常会听到父母念叨哥哥,逢年过节时这份情感愈发浓烈,甚至在母亲弥留之际,挂念的仍是被拐的哥哥。

“不管什么时间,一定不能放弃,这是母亲离世时的叮嘱。所以在2015年我们来到了当地公安机关寻求帮助。”

罗涛回忆,每年农忙后,他和兄弟姐妹都会外出打工,为了寻找哥哥的下落,他将家里那张唯一的照片放进了自己的驾驶证里,车开到哪里,他就找到哪里。可遗憾的是,2000年左右,他不慎弄丢了照片。

虽然未曾见过哥哥的模样,但在罗涛心里,他觉得血缘是个神奇的东西,就此,他每到一个城市都会本能的关注餐馆里、大街上形形色色的人,端详他们的五官。几十年里,他和兄弟姐妹几乎转遍全国,最南到过海南、最西到过新疆、最北到过北京,可是,一切的努力都未能如愿。

还是那句话,罗亚军与罗凤坤的分离意味着家庭的不完整,数十年里,这个大家庭从未拍过一张全家福,即便是母亲离世,亦是如此。

渴望

付贵林今年已经60岁,从记事起,他就一直生活在济宁市微山县,平日里,父母对他关爱有加,然而他怎么也想不到,父母之间悄悄话揭开了他的真正身世。

“此前,有人就在背后指指点点,但我根本不在意,直到17岁的时候,我无意间听到父母的悄悄话,才知道我不是亲生的。养父母很爱我,当时我不愿意也不敢相信。”

付贵林说。

在微山县生活的这几十年里,付贵林组建了自己的家庭,并且育有两子,为了更好地照顾家人,他勤勤恳恳的忙碌着。或许是有了孩子的缘故,寻“根”的想法在越发强烈。

虽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付贵林从未在养父母面前提起过,因为他害怕伤害养父母。直到养父母去世后,2017年他才第一次走进当地派出所,寻求警方帮助寻找亲生父母。

在当时,他不曾知道自己的真正姓名,甚至也不知道,自己的出生地,就是在距离微山县五十公里开外的枣庄。

落定

“由于丢失时间长,丢失地点复杂等难点,我们公安机关运用了各种方式进行查找,但迟迟未能获得有价值的线索,不过我们始终没有放弃查找。”枣庄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丛四新告诉记者,今年1月,根据上级部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团圆”行动,全力侦破拐卖儿童积案、全力缉捕拐卖犯罪嫌疑人、全面查找失踪被拐的儿童,就此他们再次拿出了这个案件。

起初,因为罗凤坤的妻子已去世多年,无法获得相关线索,所以在初步查找时,先是进行了单亲比对,通过单亲比对获得了大量线索,这些线索不具备分析研判的条件。之后结合初步查找的结果,他们通过从罗凤坤子女处获得线索进行了反推等,大大提高了查找效率。之后,警方利用最新的DNA检测技术,深入进行研究分析,并先后深入到到河南、甘肃、上海、四川等地,开展新一轮的排查比对,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6月1日,我们发现了老人失散多年儿子的相关线索,当时只是几率比较大,并不确切。我们把消息告诉老人的时候,老人哭了。”丛四新回忆起当时的画面,至今仍有些动容。

接下来,为了尽快确定结果,第二天枣庄警方前往了微山县,采集了相关线索,最终在当天通过深入核查,确定罗凤坤是付贵林的生物学父亲。

“当时我们把结果告知老人的时候,老人很激动,眼泪止不住的流。”

丛四新说。

此外,记者了解到,由于付贵林的养父母已经离世,加之被拐时,付贵林年仅2岁,因而当年被拐的具体情况已无法获悉。

团圆

在知晓儿子亚军找到后,罗凤坤积压已久的情感终于释放了,以至于他哭了整整一天,根据约定,罗凤坤在一周后与自己失散58年的儿子罗亚军相见,为了这次相见,罗凤坤拿出了自己的积蓄,提前三天来到商场,给自己和所有孩子置办了新衣服和新鞋。

58年前,年仅2岁的罗亚军就离开了父亲罗凤坤,58年里,罗凤坤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模样,不知道他身高多高、多重,因此在购买衣服和鞋子时,他只能凭着感觉。

“父亲穿44码的鞋,我穿42码的鞋,父亲觉得43码正好,就给哥哥买了双43码的鞋。”

罗涛说。

很快,6月8日这天来临,罗凤坤喊上所有孩子一同踏上了前往济南的高铁,路上他看着窗外,眼睛聚焦在远处的树木之上,此刻身旁的儿子和女儿也未能察觉出,年老的父亲心里正在思索什么。

8日下午,时间悄然定格在15点40分,当头发有些灰白的付贵林推开认亲现场的房门,眼神落定在舞台上颤抖的一位老人时,他心里的石头落地了,曾几何时,他曾思考过,此生能否在见到亲生父亲,但那一刻,他有了答案。他张开双手奔跑着,在到达罗凤坤面前时,他跪在了父亲身边。而此时的罗凤坤也本能反应的张开双手,把儿子拥入怀中。

这时,58年的五味杂陈都已释放,罗凤坤撕心裂肺的哭了,他反复喊着一句话:“我的儿”,这时,对于罗凤坤来说,已经没有遗憾。

图为罗凤坤和四个儿子,来源:CCTV1等着我

在大多数人眼中,6月8日这天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但对于罗凤坤父子来说,这天弥足珍贵。在休息室里,罗凤坤颤抖着弯下了腰,从袋子里拿出了购买的衣服和鞋,交给了儿子手中。虽然鞋子小了一号,但在罗凤坤的心里,这个儿子从未离开过他,即使与儿子58年未见,但他依然能想象出儿子大致的模样和身型,只不过无人知晓,为儿子买鞋这一幕,他思考了多久。

6月9日上午,与父亲相认后,付贵林在儿子的陪伴下返回了济宁微山县,付贵林说:

“我一定会去一趟枣庄,去看看老房子,去看看我的出生地”。

跨越半个多世纪的寻找,忍受半个多世纪的骨肉分离之痛,超越一切的人间至情,此刻,所有都化作一个拥抱、一句“爸爸”。

来源:齐鲁晚报(qiluwanbao002)·齐鲁壹点 记者 张国桐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