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岁男子一年交四个女友骗300余万,还有两任妻子和四个孩子

2019年,33岁的郎军很忙。

他这一年来到上海,和之前打网游认识的女友伍娜同居,又先后开始和三名女子交往,还借伍娜的钱和其中一名女子曹曼旅游。旅游归来,他离开伍娜,与曹曼同居。

2020年,曹曼与郎军关系破裂,辗转联系上伍娜,一同去派出所报案。她们才知道,郎军已婚,而且是二婚,并且一度重婚,总共有四个孩子,另外还有一名女友为他两度流产。经审理,郎军共计骗取他人300余万元人民币。

2021年4月13日,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获悉,2021年1月28日,该院对涉嫌诈骗罪和重婚罪的男子郎军提起公诉。目前该案已开庭审理,尚未宣判。

编造“父母已双双离世”的谎言

直到警察上门,郎军的现任妻子胡梦才如梦初醒。

“我和父母都对郎军很好,而郎军也一直都‘营造’着其从小家境优越但后来家道中落的高学历人士形象。”胡梦说。

胡梦此前不知道,2015年12月,郎军和她登记结婚时,还没和前妻离婚。为了不穿帮,郎军编造出了“父母已双双离世”的谎言,避免双方父母见面。他的前一段婚姻终止于两年后。

2016年,郎军通过网络游戏认识了上海的伍娜,第二年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2019年4月,郎军来到上海,不久后两人便正式同居。伍娜不知道,郎军来上海前已经和两任妻子分别育有一子一女。

在伍娜眼里,他们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唯一让她有点苦恼的是,郎军总遇到各种“难事”——母亲生意失败、帮朋友还债等。几乎每个月,郎军都会开口向伍娜借钱,家境富裕的伍娜每回都有求必应,为男友解困。

2019年10月,郎军以到宁夏银川出差为由,向伍娜借了6000元机票钱。这次回来后不久,郎军便以损坏了公司设备需要赔付为由,向伍娜借了10余万元,后来又颓丧地告诉伍娜,他可能会因此坐牢,此时需要静一静,搬离了两人的爱巢。

从此,郎军和伍娜联络就少了,后来甚至断了联系。截至此时,交往期间,伍娜陆续借给郎军100余万元,丝毫未觉异常。她以为,郎军大概真的遇到了难处,甚至可能进了监狱,于是她便一直等着,期待他出狱后联系她。

2020年10月,她接到一个自称曹曼的女子打来的电话,问她是否认识郎军,是否跟他有经济上的纠葛。而曹曼接下来说的话,对伍娜来说如同晴天霹雳——原来她一直和别人“共享”着男友。

向岳父母借160多万元

曹曼与郎军相识于2019年。

刚认识时,郎军就表现出了对曹曼的好感。之前所谓的“银川出差”,其实是郎军拿着伍娜的钱,跟着曹曼去旅游了。在银川旅游期间,他们确定了恋爱关系。当年11月,两人便同居了。

这期间,郎军以为朋友病重的母亲筹款为由向曹曼借钱,曹曼觉得他为人义气,毫不犹豫把钱给了他。后来郎军又以还信用卡、放贷等理由数次借钱,前后共10余万元。直到曹曼无意间在郎军的手机里,发现了别的女人存在的痕迹,心中生疑。

之后,曹曼经常与郎军争吵。2020年10月,曹曼催促郎军还钱,郎军还给她8万元,两人关系就此破裂。曹曼辗转联系上伍娜,两人一同去派出所报案。

警方立案后不久,郎军到案。案发前,他在上海一家软件公司任职。

郎军的“女友”不止两人。除伍娜与曹曼,他于2019年9月同邹芸开始交往,于2019年7月同杨艳开始交往,两人分别借给他10万元和2万余元。而郎军之前还给曹曼的8万元,也是其向他人借的,其中便包括女友之一的邹芸。在交往期间,邹芸曾两度怀孕,并在郎军的“劝说”下两度流产。

随着案件深入,更多事实浮出水面。2016年至2018年,郎军以购买员工股为由向现任妻子胡梦的父母借款160余万元,至今未还。除此之外,郎军还以家人生病为由向两位同事分别借款13万、5万余元。

当检察官问起:“你的钱都花到哪里去了?”郎军称:“都拆东墙补西墙挥霍掉了。”其亲生父母、前妻都没有从他这里得到过经济上的资助。

经审理,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认为,郎军在其本身没有偿还能力的情况下,多次编造父母生病、死亡、岳父母生病、生意失败等种种理由以借钱为名向多名被害人骗取钱款。根据现有证据,可证实,郎军共计骗取他人300余万元人民币,数额特别巨大,构成诈骗罪。另外,其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又与第三人登记结婚,构成重婚罪。

检察机关认为,郎军一人犯两罪,应数罪并罚,遂以诈骗罪和重婚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澎湃新闻资深记者 李菁 通讯员 童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