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吐槽干部“草包”被行拘,当事人讲述事件细节

现住贵州贵阳的任女士此前在贵州毕节生活,2020年9月,因其所居住的毕节某小区重新签订物业公司而引发的矛盾,任女士在微信群里称所在社区支书“草包支书”。此后,被称“草包支书”当事人刘某某报警,毕节警方于2020年11月到贵阳将任女士带走并作出拘留3日的行政处罚决定。

该事件被媒体曝光引发关注后,1月26日深夜,毕节市公安局通报,当初传唤程序违法,依法撤销对任某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

女子骂“草包支书”被跨市传唤,拘留三天

这场因“草包”二字而起的案件,要从2020年9月说起,任女士的丈夫在毕节工作,并在当地买了套房子,当时小区面临与新物业公司签约的问题。

任女士说,6个月试用期之后,业委会在没有召开业主大会的情况下就直接跟物业签正式合同了,“当时大家都很气愤,刚好那天社区支书在,说出来主持下公道,支书就说开不开业主大会是业委会的事”。

因不满社区支书刘某某在小区业主群的回应,任女士将刘某某的回复截图发到了另外一个群,称对方是“草包支书”。“当时就觉得很生气,然后就发了那一句,结果就有人截图”,任女士说。随后社区支书刘某某报警。

2020年9月12日左右,任女士接到洪山派出所的电话,让她去毕节协助调查。“首先他们不符合程序,我就说‘你可以跟我辖区的派出所联系’。”

11月3日,洪山派出所又让身在贵阳的任女士去毕节配合调查,“当时他们那边程序都没走,因为电话里我看不到警官证、传唤证,我怎么核实你是谁,然后他们认为我是在挑衅。”

2020年11月,已经在贵阳生活的任女士被毕节市七星关分局洪山派出所民警跨市带走。

任女士: 下午大概4点左右,门口有4个人,快5点的时候我回家,进家门之后就从猫眼里面看到门口还是有那几个人。我就在贵阳辖区这边报警了。辖区派出所的人过来之后开门,洪山派出所的民警就冲进来了,问了一下我名字,就直接给我上手铐。

记者: 你们辖区派出所的警察当时有什么反应吗?

任女士: 他们当时也搞不清楚什么情况,还在问这些人是谁。

七星关分局在11月4日对任女士作出了拘留3日的行政处罚决定。

任女士: 当时我要求在贵阳处理,但是他们态度非常强硬,直接把我带去毕节了。晚上10点左右才到毕节,手铐还是往后拷的,之后做了笔录。第二天下午5点,办完手续然后就进拘留所了。

毕节公安局通报程序违法

撤销对任某行政处罚

三天后,任女士回到贵阳。因为一句群里的“草包”被跨市传唤、拘留,她无论如何都想不通,多次通过各种渠道反映问题。

任女士说,派出所当时没有听她的申辩意见,也不让她联系家人,“我要求给律师打个电话问一下,他们说我电影看多了。”后来,任女士通过毕节警务督察电话举报。

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发关注。针对任女士异地传唤及相关人员处理的情况,毕节公安局26日晚发布通报:

经审查,该传唤程序违法,依法撤销七星关分局对任某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并责令七星关分局依法处理后续相关事宜。

案件涉及的派出所所长及办案民警已停职接受调查。文中提及支书刘某某,其前夫赵某系七星关分局民警,刘某某与赵某已于2014年7月10日离婚。对于是否存在办关系案、人情案等违法违纪问题,七星关区纪委监委已经成立调查组介入调查。就事件进展,记者曾尝试联系毕节相关部门,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应。

专家:是否构成公然侮辱是问题关键

违法犯罪基本事实清楚才能异地执法

尽管已经撤销行政处罚决定,但任女士仍觉得不公正。撤销的原因有点避重就轻,原因说是程序违法,但是这个事情的本质,是他们对于“草包”两个字的定性。

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此前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依据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丛虎认为,如何定义微信群聊中“草包支书”的称呼,是否构成公然侮辱,是问题的关键。

王丛虎: 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损害他人的,根据情况,才可以对其作出行政拘留5日以下的处罚或者500元以下的罚款。本案中实际上当事人只是在这种特定的情景下,说了一些表达不太适当的语言,并没有构成这一条的规定

王丛虎认为本案值得探讨的第二个问题是,即使构成了公然侮辱,是否应该异地传唤?警方异地执法是否有法定程序?

王丛虎: 如果没有构成立案的标准,异地用法,动用警权、公共财政资金,是不合适的。一般的刑事案件,比如这个人已经构成了违法犯罪,事实基本上清楚了,必须要把他拘留或者进一步逮捕,这样才会通过异地把他抓回来。

一句“草包”被跨市行拘?

这背后存在着哪些问题?

针对此事,

央广网刊发评论⬇️

央广网评

一句“草包”被跨市行拘?

相关后续问题还需严查狠查

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女子吐槽‘草包支书’被跨市铐走行拘”事件,有了最新进展。26日晚,贵州毕节警方发布通报,决定依法撤销相关行政处罚决定,涉案派出所所长及办案民警已停职接受调查。

面对舆论质疑,当地警方及时发布通报回应社会关切,是好事。但从舆论反应来看,这则通报并未消除社会疑虑。当地有关部门在事件后续处理处置过程中,还需进一步严查狠查。

根据警方最新通报内容来看,警方依然认定任某在微信群侮辱他人的行为存在,之所以撤销对任某的处罚,主要是因为“传唤程序违法”。而警方在之前的相关回复中也曾回应,任某公然侮辱他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

首先,《治安管理处罚法》确实对侮辱诽谤有明确规定,但此事件中,先有业委会不按规矩办事,后有社区支书回应时态度蛮横,作为业主在微信群发出“草包”这样的字眼,是否真的构成“侮辱他人”?这恐怕还大有商榷的空间。

其实在外界看来,一句“草包”更多表达的是群众对社区干部作风作为的不满和牢骚。面对群众的“差评”,干部不仅不能记恨,反而应该积极主动去解决问题,问题真实的极力纠错,不真实的耐心解释,这才是干部应有的素质和胸襟。动辄恼羞成怒、打击报复,实在是官威太大、丑态百出。

另外,任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坚持说执法人员在车上恐吓、虐待了她,这是否属实?该社区支书刘某的前夫就在当地公安部门工作,跨市抓人与此有关系吗?业主反映的“业委会挪用了数十万”等事由,是否属实?相关涉及人员后续如何处理?

针对这些疑问,舆论期盼当地有关部门尽快调查清楚,拿出实事求是、令人信服的调查处置结果。这既是回应社会关切,也是警醒他人:有权不可任性,执法必须严明!(央广网评论员 邓万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