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腿我不要了!锯了吧!”宁波25岁小伙心态崩了,2天经历2次大手术,只因……

两个月前,今年25岁的患者小周因为外伤以及严重术后并发症面临截肢,但中国科学院大学宁波华美医院骨四手足外科医护人员不放弃,先后为他进行五次手术,帮助小周度过最艰难的日子,重新站了起来。出院一周后的复查,小周与妻子向医生护士送上了锦旗,还激动地说:“谢谢你,付医生!我能站着跟你拍照了。”

小周和妻子给医生送锦旗。

“这条腿我不要了!锯了吧!”

10月底的一个凌晨,今年25岁的小周在家里爬高修理天线,没想到一脚踏空从高处坠下,右腿的膝盖处被划开了一个约10cm的口子。伤口不大,但出血量不少,更要命的是坠落时碰撞利器划断了腘动脉,造成周围神经损伤、腓骨上端骨折。因为血管修复手术难度大,小周立即被送到了宁波就医。

患者在市内医院急诊行腘动脉、腓总神经修复+外固定术,不料屋漏偏逢连夜雨,术后第二天出现患肢苍白、发凉、下肢活动障碍的情况。国科大华美医院血管外科胡松杰副主任医师到医院会诊后,考虑是出现了血管栓塞并发症。由于小周的下肢缺血时间过长,出现骨筋膜室综合症——缺血的小腿肌肉肿胀,挤压本就微弱的血运,形成了恶性循环。

为尽最大可能保住肢体,患者当即被转至国科大华美医院。创伤急救中心为患者开通绿色通道,争分夺秒完善术前准备。当晚10点,血管外科联合骨科为患者进行第二次手术,术中发现血管吻合口周围血栓,右侧小腿肌肉广泛坏死。经过六七个小时的奋战,手术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四点,才终于为患者的右下肢重建了血供。

图片来源:包图网

手术虽然完成了,但毕竟小周下肢缺血时间太长,小腿肌肉广泛坏死,一旦出现感染或者其他并发症,保肢的成功率很低。

短短两天时间经历了两次大手术,小周不仅承受着创伤带来的痛楚,在ICU病床上看着惨不忍睹的伤口,更经历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悲观绝望的心态让他破罐子破摔,对医生说,“这条腿我不要了!锯了吧,我装条假肢也比这样好!”

五次清创手术保住了小腿

小周截肢的意愿如此强烈,让付有伟医师颇感意外,也十分惋惜。在ICU的病床边,付有伟进行了细致的检查,跟患者分析保肢、截肢的取舍,患者膝关节周围软组织条件很差,如果截肢,保住膝关节手术难度很大,可能需要行大腿截肢。但一门心思想尽快告别痛楚的小周却一句也听不进去。离开病房,付医生找到了家属,站在门边进行了一次长谈。患者父亲、爱人也处于两难的抉择,无所适从,但听到付医生的一句“病人还这么年轻,可以选择给他一次机会”,坚定了他们保肢的信心。

短短两天时间,付医生三次与家属沟通,两次到床边对患者进行心理疏导,最后在医患共同努力下终于做通了小周的思想工作。但这只是长达一个多月艰难保肢之路的第一步。患肢需要进行清创手术,清除坏死的组织。如果按照常规做法,进行彻底清创,患者的小腿肌肉将被清理得片甲不留。为了增加保肢的成功率,付有伟只能把手上的活做得细上加细,宁可保守一些,多做几次清创手术,尽可能留下足够多的肌肉组织。

图片来源:包图网

因为小腿坏死的组织实在太多,第一次清创留下的组织,到了第二次手术进一步坏死。面对这样的情况,骨科中心庞清江主任、骨四科杨长春主任再次围绕患者情况进行分析和手术指导,患者软组织血运逐渐好转,创面没有继发感染,最终完美缝合伤口。患者的下肢终于保住了。虽然他的踝关节失去了屈伸功能,但可以通过后期功能重建恢复部分功能。

小周的妻子陪同复诊时对医护团队说,连续五次清创手术,即使有止痛针,但丈夫还是经常疼得满头大汗,甚至汗水湿透枕头。但无论多难,最终都坚持下来了,因为医护团队的鼓励给了他们坚持的勇气。“一个好的医生,一个好的医护团队,可以改变病人的一生。”小周的妻子说。

来源 宁波晚报 记者 孙美星 通讯员 戴秦秦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