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岁女娃跳绳连夺7冠上热搜!亲爹透露方法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宇

“我四岁的时候还在尿床”、“我四岁可能还不会打酱油”……引发网友们在社交网络上一波“忆童年”的是四岁的吉林女孩于璨伊——她在全国少儿跳绳俱乐部杯赛网络视频大赛中连夺七个冠军。

5月24日,据多家国内媒体报道,于璨伊在不久前的全国少儿跳绳俱乐部杯赛网络视频大赛中,拿下了五周岁以下组七个项目的第一名,目前的最好成绩是30秒跳绳130次。

于璨伊小朋友。

随后,于璨伊跳绳的短视频就这样在社交网络上爆红,不到一天时间,这段视频和相关话题就在微博热搜榜上蹿升到第二位,抖音的点击量突破450万。

“其实我希望她参加比赛,不只是为了赢得冠军,还是希望她能在竞技体育中学会什么是努力和坚持。”于璨伊的爸爸于大伟是一名跳绳世界冠军,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他讲述了4岁女儿一年多的跳绳经历。

“学会在规则中赢,有尊严地输,这才是体育给孩子的最大价值。”

于璨伊从小就对跳绳耳濡目染。

看着爸爸,孩子会了

“我们从没有给她所谓‘半职业’或者‘职业’的跳绳训练,她一直都是以自己的兴趣来跳,我们只是引导她如何把动作做对。”

当被问及仅仅4岁7个月的女儿为何能跳得如此专业时,于大伟的回答很谦虚,但女儿的实力不允许——30秒内,于璨伊双脚不停交替腾空,跳绳在空中上下翻飞。

事实上,于璨伊从出生开始,就生活在跳绳的环境里。父亲于大伟曾经是一名拳击运动员,但由于伤病,大学之后,于大伟选择退役。

2010年,偶然的机会,于大伟了解到了竞技跳绳的全国比赛,自此他走上了职业跳绳的道路。2018年,他在跳绳世锦赛上拿到了一项第三名。2019年,他又在跳绳世界杯上拿到两个项目的世界冠军。

“我自己有一个跳绳学校,女儿就一直待在这样的环境里看着身边的哥哥姐姐跳绳,然后她觉得有意思,一岁多的时候就想学着他们的模样跳绳。”

于大伟回忆,由于学校里的孩子训练的都是“三摇类”的竞技跳绳,需要腾空较高,于璨伊根本完成不了,但是她总是会用手扶着墙,尝试着蹬脚,“我媳妇会问她在干什么,她就说,‘在学爸爸跳绳’。”

于璨伊一边跳绳,一边面露笑容。

3岁学会跳绳,4岁连夺7冠

随着于璨伊逐渐长大,于大伟发现女儿确实对跳绳有兴趣,于是开始引导她做一些纵向跳跃和连续跳跃的尝试,“两岁左右开始在玩游戏的时候教她如何摇手(跳绳的手臂动作),然后一点一点让她知道跳绳的基本动作。”

直到三岁两个月左右,于璨伊第一次独立完成了一次跳绳,而让于大伟更惊喜的是,“几天之后,她就已经能够连续跳十几个到几十个了。”

在快速学习和成长的过程中,于大伟并没有强求女儿每天需要完成多少训练量。“这么小的孩子,心肺功能和骨骼都还不成熟,所以只能通过符合她成长规律的方式来跳绳。”

于大伟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了于璨伊寓教于乐的练习方式,“现在每天她会练习跳绳两个小时以内,但是都是做一些5秒、10秒和30秒的练习,真正的训练时间差不多二三十分钟,剩下时间都是在玩。”

但于璨伊的跳绳能力却在飞速进步,“200个定数计时单摇并腿条”这个项目,于璨伊用53秒就可以完成,而在《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里,12岁左右的六年级女生的“优秀”成绩是1分钟166个。

就这样,从三岁第一次完成跳绳,到四岁第一次参加全国比赛,于璨伊就这样一战成名,连夺7个五岁组以下的冠军。

那场失败,有着更大的教育意义

这段时间,于璨伊接受了不少媒体的采访,面对着记者们的问题,于璨伊总是会说,“我真的很喜欢跳绳,因为跳的时候我很开心。”

“其实以前是没有这个年龄段的比赛的,最小都是五周岁以上。”正是国家体育总局在今年开始推行幼儿跳绳比赛,于大伟才有机会帮女儿报名了最接近的年龄组。

在此之前,于璨伊也参加过两次吉林省的比赛——彼时,她都是和6岁到8岁的小朋友一起比赛。

今年3月,吉林省举行了一场“跳绳抗疫”2020年吉林省暨长春市跳绳网络挑战赛,于璨伊也参加了那次比赛,不过,在和更高年龄组小朋友的比拼中,于璨伊没有赢下冠军。

“那一次,有一组小朋友在上传视频时候出现了延误,当时于璨伊的成绩已经超过了其他6岁小朋友,我们本来以为她要夺冠了。”回忆起那次比赛的经历,于大伟印象最深的就是自己的女儿因为错失冠军哭成了泪人,“当最终确认另外一组的成绩比她高之后,她知道得不到大奖杯了,然后就大哭起来。”

相比于这次连夺七冠,于大伟说,那场失败有着更大的教育意义。

在与“大奖杯”擦肩之后,于大伟告诉女儿,对方年龄比她大,而且确实跳得比她更好,所以她需要更努力才能赢回冠军,“我记得她很快就理解了,然后说要更努力。”

这其实也就是于大伟一直鼓励女儿在这么小的年纪就参加竞技运动的重要原因,“赛场是最好的老师,平常你想方设法想让孩子们坚持一件事,他们可能都做不到,但如果放在赛场上,孩子就会去坚持,然后学会什么叫努力,什么叫拼搏。”

于大伟回忆,在那次“挫败”之后,于璨伊在跳绳时更加坚持。有时候因为一些动作上需要调整,于大伟会在练习中叫停于璨伊,女儿还会觉得委屈甚至哭起来。

“这个年纪的小朋友可能不懂那么多动作对错,她只是觉得为什么你不让她继续跳,她会哭着跟你说,她还可以坚持。”

相比于同龄的孩子,于璨伊对于胜负和坚持有着更深刻的理解,而竞技比赛也教会了一个四岁孩子如何去独立面对挑战,“我们带她去比赛,从检录到备赛,再到比赛完收拾装备,都是她自己一个人。”

爸爸于大伟是跳绳世界冠军。

推广跳绳,中国速度领先世界

如今,一口气拿下了七个五岁组以下的全国冠军头衔,于璨伊不仅仅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胜利,而且还意想不到地成为了“小网红”。

“这两天,我们这个行业的相关领导还在和我沟通,说孩子一下火了,有更多人去了解跳绳,这是个好事。”作为竞技跳绳国家队的教练兼队员,于大伟自己也觉得为这个项目的推广做了些贡献。

事实上,跳绳在竞技体育的大家庭里还是一个“年轻人”。

1996年,世界跳绳联盟成立,而中国的竞技跳绳起步更晚一些。据新华社报道,在跳绳赛事开发项目上,全国跳绳推广中心于2014年首次推出全国跳绳联赛机制并已成功举办2014-2015年、2015-2016年和2016-2017年三届。

“中国的竞技跳绳虽然起步比较晚,但是在竞速这一块上,我们用两三年时间就赶上了世界水平,现在‘中国速度’已经领先世界。”谈到中国跳绳的现状,作为一名国家队成员同时也是这项运动的推广者,于大伟言语中透着一份骄傲,但是也看到了需要完善的不足。

“中国跳绳的人口基数很大,国家在推广,各个地方的学生都在跳绳。”于大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但是现在专业的教练和推广机构还是比较少,特别是好的教练,很多地方并没有,这样有一些好的苗子就难以被发现。”

不过,于大伟并不希望这项竞技体育的发展太过急功近利,就像他并不会过早地要求自己的女儿走上竞技跳绳这条路。

“其实大家并不会真的在意跳绳的世界冠军是谁,或者谁又多跳了多少个。但是如果有更多跳绳的故事被人知道,有更多推广,那么更多人就会去了解这项运动的好处和价值。”

“越来越多人参与全民健身,自然会有越来越多人受益。”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