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湖北的门卫大叔突然火了!

“门卫老胡,

是个湖北的大叔,

长得很瘦,

说话也不清楚;

有一个阳光的下午,

我才恍然大悟,

他不叫老吴,

而是老胡。”

这几天有首歌,

突然在浙江温州火了。

歌的名字叫

《湖北的那个门卫大叔》,

歌词中,

学校门口那个带着湖北口音的

“门卫”老胡在去年冬天

脱下了保安服回到湖北,

“那时,还没有新冠病毒……”

这是一首由童声唱响的歌,

12岁的演唱者吴其右,

是温州市少年艺术学校

六年级的学生。

而歌曲里那个

真名为胡付志的“老胡”,

曾经在这所学校当了8年保安。

那个陪了学校8年的“老胡”

回湖北了

“老胡是一个特别好的好人,八年了,他跟我们相处得就像家人一样。” 昨日,在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时,《湖北的那个门卫大叔》曲作者刘慧告诉记者。

原来,2012年,在温州一家机械厂干了好几年的胡付志,应聘到温州市少年艺术学校当保安。

8年时间,“老胡”吃住在学校,最终还在学校里活成了一道风景线—

他热心,艺校的孩子大都学乐器,每天上学到校门口,就会遇上这个赶紧伸手过来帮他们拿乐器的老头;

他细致,以至于就算他回了老家,温州市少年艺术学校的官方公众号下,还有已经毕业的学生想念这个雨天赶过来给自己打伞、每次上学都要跟他“击掌打招呼”的“西门老伯”;

他跟老师关系也好,刘慧记得有事需要帮忙,住在学校里的“老胡”从来都是随叫随到;而为这支MV提供了许多老胡照片素材的林绮丽老师,手机里满满都是“老胡”在学校里工作、生活的影像。

而在很多老师、学生的记忆里,老胡最鲜明的特点还属那一口带着湖北乡音的普通话,“让人总是听也听不懂,奇怪的是你很愿意去听,大概是因为他那真诚的态度。”

2019年12月,老胡离开了这所自己当了8年保安的学校。刘慧说,老胡离开得很突然,“他没有跟很多人打招呼,我们都没反应过来,他就回老家了。”

1个月后,新冠肺炎席卷了整个武汉乃至湖北,这所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更牵挂老胡了,《湖北的那个门卫大叔》词作者、温州市少年艺术学校五年级华文班的语文老师陈海平想给老胡打个电话,没想到却先接到了身在湖北襄阳的老胡的电话,“这个病毒很麻烦,好在温州的防疫工作做得好,你们一定要注意防护。”

《湖北的那个门卫大叔》火了

网友飙泪了!

8年相处的情感,疫情期间的互相牵挂,让陈海平感动万分,“关于老胡,我总想写点什么,想着他身在疫情重灾区却还挂念着我们,我忍不住了。”

只用了一个早上,陈海平就写下了那些文字—《湖北的那个门卫大叔》。

3月1日,温州市少年艺术学校公众号推出了《湖北的那个门卫大叔》朗诵版,而在朗诵版的下方,一则长达1分18秒的视频,记录了这所学校里孩子们对“保安叔叔”老胡的思念和祝福,有学生在消息下留言说“看哭了”,“老胡陪伴了我们六年的小学时光,他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一个保安,希望我们还能见面。”

朗诵版不是《湖北的那个门卫大叔》的艺术句点。作为温州市少年艺术学校的声乐老师,刘慧同时也在为这首诗谱曲。

3月5日,音乐版《湖北的那个门卫大叔》录制完成,12岁的吴其右被刘慧推荐为演唱者,“对学校的孩子们来说,老胡既像爷爷也像哥们儿,吴其右马上就要经历变声期,我觉得他的声音唱起来更能表现出孩子跟老胡之间的情感。”刘慧说。

而她也把整首歌的风格定位在了校园民谣风,“整个感觉不需要有太多装饰,我们就用了吉他和一点点打击乐。”MV里特别插入的电话录音,则是为了让“老胡”的形象更鲜明,“湖北腔嘛,结果放到音乐里特别点睛。”

虽然精心制作了这样一首歌,但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被放上网络的《湖北的那个门卫大叔》突然火了。3月12日,这首歌的MV收获了36万的点击量,有网友评价说,这首歌跟自己见过的抗疫歌曲都“不太一样”,“说武汉,也说温州,说了两个城市之间的守望相助”。更多人被歌曲中那种普通人之间的牵挂打动,“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惦念,瞬间泪湿眼眶!”

老胡说,做那些事儿都是“应该的”

“湖北老胡”一夜之间唱遍了温州的大街小巷,老胡自己作何感想?记者也连线上了生活在襄阳市区的“老胡”。

“老胡”名叫胡付志,今年67岁。他说自己是襄阳市襄州区双沟镇人,去温州打工前,他还是一名在医院药房工作的医护工作者。

说起自己在温州市少年艺术学校的“保安生涯”,老胡特别骄傲。他提到,那所学校是浙江省艺术教育领域的“金名片”,“黄豆豆、毛戈平都是那所学校毕业的。”

学校好,孩子们可爱,老胡说,学校里的老师,学生们的家长对人尤其客气,“人家从来没觉得我是个保安就随便跟我说话,我自己都觉得很感激。”

被人尊重,老胡说自己也要懂得“感谢”,“那我的感谢就是对孩子们好,对老师们也好。”

当记者提及孩子们一直记得他雨天为自己打伞的场景,他说那些都是应该的,“有时候孩子们上课家长过来给他们送东西,我都是拿过来就给人家送教室里。”他说,有的保安可能觉得这不是自己的份内事,保安的分内事就是守好大门,“我不这么想,既然吃住在学校,所有人对我这么好,我不该为别人力所能及做点服务工作么?”

在这所学校生活了八年,老胡说自己其实也不想走,“学校里多美啊,那棵香樟树100多年,多好看啊。”但他也知道自己年纪大了,“更想回家了。”

2019年12月7日,老胡从温州回到了襄阳,离开前,他没有跟太多人打招呼,他说,自己是觉得“不能麻烦别人”,“你突然跟别人说你要走了,总感觉像是要人家‘表示’,我怕给别人增加心理负担。”

虽然离开了温州,但老胡没想到老师、孩子们竟然给自己写了首歌,他甚至都不知道,有老师曾经给自己拍了那么多照片和视频,“我真的是感谢,除了这句话我说不出来别的。”

“老胡”说,回到襄阳后,自己一切都好,“我也特别想那些孩子,那些老师。”不过他也说,年纪大了,以后应该就不会去温州了,“但我会一直记得他们,记得学校里的香樟树。”

来源:楚天都市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