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边防战士巡逻遭狼群包围 不停拉枪栓与之对峙

2017-06-18 07:55:00 人民日报 分享
参与

官兵在海拔4733米的红其拉甫达坂执勤。姬文志摄

今年5月底,本报记者(左二)跟随执勤的红其拉甫边防连分队官兵采访。图为执勤间隙,记者与官兵们交流。岳小平摄

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执勤中骑牦牛过冰河。倪光辉摄

本报记者倪光辉

向西!向西!向西!

从新疆喀什机场驱车一路奔西400多公里,碾过雪山冻土,翻越冰峰达坂,红其拉甫就在眼前了。

这是一个艰险神秘而令人向往的地方。这里有千里冰峰、万年积雪,巍峨的帕米尔高原;这里有丝绸古道、血色峡谷,苍凉的西部边关;这里有云端国门、雪山哨卡,可爱的戍边官兵。

红其拉甫边防连组建于1949年,常年担负中巴边境线近百公里的守防任务,最高巡逻点海拔超过5800米。他们还守卫着世界上最高的国门——红其拉甫口岸。

冰峰、雪谷、国门、界碑、青春……驻守在这里的新疆军区某边防团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将热血洒在风雪弥漫的巡逻路上,将青春站成祖国边境线上庄严的界碑,在帕米尔高原上续写着一曲当代军人的青春之歌。

高原缺氧

但从不缺精神

红其拉甫,塔吉克语意为“血染的通道”。这里平均海拔4700多米,终年积雪,空气含氧量仅为平原的46%,风力常年都在七八级以上,年平均温度3.3摄氏度,最低温度零下43摄氏度,寒季长达8个月。

走在红其拉甫的大地,每一次呼吸都会提醒你生命的重要。在这里生活、工作,需要的不只是生存能力,还需要强大的信念和意志力来支撑。

红其拉甫是一个令弱者望而生畏的地方,也是强者精神生长的沃土——

上世纪50年代,连队老一辈戍边人以“三峰骆驼一口锅、三根木棍搭地窝,储冰融雪当水喝”的豪迈气概,在帕米尔高原扎下了根。数十年来,一代代戍边人听党话、跟党走,忠诚卫国、戍守边关的信仰始终坚如磐石。

那年寒冬,排长何玉带领3名战士前往边境执行任务,返回时被暴风雪围困。当救援人员赶到时,只看到4座无言的“冰雕”,怀抱钢枪,向着连队方向保持前进的姿势。

那年初秋,时任连长杨波在山崖上探路时,不慎跌下悬崖,所幸被一块突出的巨石挡住,当场昏迷。战友背着他往山下送,颠簸中醒来的杨波问的第一句话是:“到点位了没有?”得知正在送他下山,他挣扎着从战友的背上下来,带领大家向山顶的点位爬去。

在点位界碑前,杨波用毛笔和颜料为界碑描红。那时,战友们脱帽敬礼,齐声唱起连歌:“红其拉甫很高很高,红其拉甫很远很远,我们这个地方叫边关,界碑树在云里面……”雄浑的连歌在冰峰雪谷久久回荡,成为官兵们永恒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