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利用人脸识别技术 被拐27年后与亲生父亲相认

2017-04-14 16:25:00 北京晚报 分享
参与

通过“宝贝回家”志愿者的不懈努力,33岁的福建男子胡奎终于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世:他其实是重庆人,原本的名字叫“付贵”。4月8日,付贵通过视频与重庆的家人“见面”,被拐27年后,依赖于技术的进步,付贵终于见到了家人。这是百度跨年龄人脸识别系统成功用于寻找走失儿童的首例。

付贵生活在福建,做过厨师、当过小工头、现在的工作是和花花草草打交道。虽然每天的生活离不开喝茶,但是他特别嗜辣。“我们家里人口味都很轻,只有我口味很重,喜欢吃麻的、辣的,特别是万州烤鱼上面的那层花椒,吃到嘴里又麻又辣,我最喜欢吃。”因为饮食习惯上的巨大差异,付贵一直觉得自己和身边人格格不入。而童年时被拐的记忆,让他寻亲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我记得是在上学的时候,或者是在下学的时候,被人拐走的。我有做梦坐过长长的火车,好像是经过了沙漠一样的地方,很大的一片,印象很深刻。然后遇见一间屋子,后面就被拐到这里来了。”付贵回忆,来到福建之后他生了一场大病,所以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

2009年,付贵在宝贝回家网站上登记了自己的信息。在他的登记信息中,失踪地点填的是福建。付贵不敢设想寻亲的结果:“如果没有结果,那我就当自己是一个‘过客’吧。”

付贵等了8年,终于等来了找到亲生父亲的消息。

对于付贵的亲生父亲付光发、姑姑付光友而言,他们的等待更为漫长。他们等了27年。

时间回到1990年10月16日。重庆市石柱县大歇镇。这天早上,付光友送6岁的侄子付贵上学,路上还给他买了爆米花。“付贵你去好好读书,下午早点回来。”这是付光友给付贵讲的最后一句话,她现在都记得自己当天给付贵穿的衣服,涤卡衣服和裤子,背了黄颜色的帆布书包。

幼儿园距离付光友家不到一公里,在大歇镇这样的地方,孩子们都是放学后自己走回家。然而这天下午放学后,付贵并没有回到家中。付光友认为,可能是孩子的外婆把孩子接走了,于是没有在意。直到第二天,他们才发现孩子丢了。付贵的父亲付光发立即报了警,拉上邻里亲戚把周边能找的地方找了一个遍。

那时候,石柱县还没有通火车,于是一家人就坐着船出去找。听到哪儿有找到走失小孩的消息,他们都跑过去拿着照片核实,看是不是付贵。随着时间的推移,希望越来越渺茫,付光发也渐渐不再向别人提起寻找儿子的事情了。

付贵丢失后的第三年,付光发跟着熟人来到辽宁鞍山打工。付光发从没跟工友提过儿子丢失的事情,但晚上下了工休息的时候,他常常会想到儿子,有时候会梦见儿子小时候拽着他,有时想起付贵感冒了上医院打针,其他小孩都哇哇哭,只有付贵不哭的场景。

“孩子也特别聪明,给他起名的时候,我就想富贵人人爱,就给他起了‘付贵’。”付贵走失后,付光发的小儿子出生,从孩子记事起他就给小儿子说付贵丢失的事,让他能时时记得这个事情。

今年1月,付光发兄妹在宝贝回家网站登记了付贵的信息。上面的照片是付贵4岁时继母带着他去拍的,付贵戴着一顶公安帽,看上去乖巧可爱。这张照片也是付贵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

在双方DNA尚未入库的情况下,登记信息的不一致为宝贝回家的工作人员寻找带来了很大的阻力。但正是这张照片,成为了寻亲成功的关键。

今年3月,百度与宝贝回家合作,将人工智能的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于寻找走失儿童中,首批超过2万条寻亲图片数据接入百度跨年龄人脸识别系统进行对比评测,通过照片比对,初步筛选出数十组疑似案例,付贵就在其中。

“我们第一眼看到百度团队提供过来的付贵资料,就觉得这个应该是了,除了照片像之外,还有一个是名字,‘付贵’与‘胡奎’的发音很近。”宝贝回家的工作人员在进一步核实了信息后,开始联系双方进行DNA的入库比对。

4月1日,DNA比对成功。胡奎就是付贵!

“我寄出血样去做比对还不到一周就找到了,我很惊讶。” 最终确认消息传来的那天,付贵失眠了。

身在鞍山的付光发高兴坏了,他第二天就坐火车赶回了重庆,说要等付贵回家。他说,他暂时不准备回工地了,要在家陪儿子。付贵的姑姑付光友也从东莞赶回了重庆,她今年已经50岁了,大儿子是北大高材生,一手养大的另一个侄子也在读研。她最遗憾的,就是没有机会带大付贵。

4月8日,因为付贵意外住院,让这家人的团聚提前了。这一天,病床上的付贵,通过视频与重庆的家人“见面”了。

下午3点43分,视频提前接通,姑姑付光友举着手机,手抖得厉害:“付贵啊,你还认识我吗?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姑姑啊,我没有一刻不想你啊!”说到这里,父亲付光发也止不住啜泣,一直紧紧握着的手松开了。

被拐27年后,依赖于技术的进步,付贵终于见到了家人。

“宝贝回家”网站创始人 张宝艳介绍,付贵是“宝贝回家”采用百度跨年龄人脸识别系统为被拐儿童成功找到亲人的首例。

张宝艳说,照片比对是“宝贝回家”的主要工作途径之一,过去都是工作人员用肉眼进行比对。由于寻亲线索越来越多,肉眼比对的方式已经不能满足需求。她对于百度人工智能技术助力打拐的项目前景表示乐观,并称许多走失家庭将会在这一新技术中受益。“对于众多被拐儿童家庭来说,会让他们在寻亲路上少走了很多的弯路,会让更多的被拐儿童早日与家人团圆。”文/刘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