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去做保姆吗?高校家政专业学生更多选择读研

2019-08-13 07:34 澎湃新闻

  在吉林农业大学读家政学的陈秉卓(化名),最近两年最怕别人问起的就是:你读什么专业?“家政学”三个字总让他感到尴尬。而他身边寥寥知道的几个朋友,第一次听说时,也是满脸惊讶,“毕业去做保姆吗?”

  国内最早开设本科家政学专业的吉林农业大学,每年仍有50%的学生都来源于调剂。外界对于家政学的不了解和偏见,让这个专业始终显得小众和冷门。

  但也有学生对家政学专业的前景保持乐观,认为在老龄化趋势和开放二孩的背景下,家政是一个朝阳产业,国家政策的提倡也让他们更有信心。

  今年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的意见》,提出了36条具体政策扶持家政行业发展。7月5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负责人谢俐表示,每个省份原则上至少有一所本科高校和若干所职业院校开设家政服务相关专业。

  相关政策的发布,在家政行业激起了千层浪。有人为“家政学毕业出来做保姆”的误解感到愤愤不平,有人为目前家政行业是否成熟而隐隐担忧。

  偏见与困惑

  家政学专业是一个长期被误解的专业,而误解多来源于不了解和社会上的偏见。

  2014年,何晓灵的高考成绩不太理想。作为独生女,父母希望她能留在身边,为此,何晓灵填报了市内的一所高校,却没想到被调剂到了家政学专业。“知道后我是很懵的,因为在此之前,我们一家人都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专业存在。”

  因高考分数不够而被调剂到家政专业的学生不在少数。在国内最早设立本科家政学专业的吉林农业大学,家政学系主任吴莹告诉澎湃新闻,专业至今面临着“招不满人”的情况,“每年仍有近一半的学生是调剂过来的”。

  同样被调剂到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家政学的侯舒宇(化名),曾一度抵触得想逃离,但碍于转专业实在太麻烦,“那段时间是我大学里最难熬的日子。”

  在学生中,有人在学习后找到了兴趣点和发展目标,有人却始终无法融入其中,何晓灵则是后者。她告诉澎湃新闻,排斥原因与专业名称有一定关系。

  “考上大学之后,身边人都会比较关心学校和专业,感觉每次和大家说家政专业都会引来诧异,网上也会说‘大学生保姆’之类的。”亲戚和何晓灵说:“家政专业好,现在保姆和月嫂都多少钱一个月了?比研究生都赚得多。”看似鼓励的话,在何晓灵看来都是误解,“说到底,很多人对家政的了解还停留在很基础的阶段。”

  也有朋友委婉表达疑惑:“做家政还需要读大学吗?你们都学什么?”这些问题常常让何晓灵觉得尴尬。

  但在日常学习中,何晓灵又承认这个专业“确实实用”。课程安排上,小到烹饪、插花、茶艺,大到理财、人力资源、管理,他们需要学习的内容非常广泛且丰富。四年学习下来,班里包括何晓灵在内的不少独生子女,都成为了生活上的一把好手。但“实用”并不是大学生的追求,在男生眼里,这些课程反而多少偏向于“娘炮”。

  何晓灵所在的班级里,仅有3名男生,“女多男少”也是家政学班级的普遍现象。吉林农业大学家政学大三学生陈秉卓,在学习三年后,依然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

  在他的大学课程里,包含了服饰设计与制作、服饰美学、家庭营养烹饪学、老年人心理学、教育心理学、茶艺与插花、社交礼仪等等。但陈秉卓坦言,他感兴趣的课程极少,“大男人学家务、做饭、艺术,总觉得很违和。”尽管学校的烹饪课程教得很详尽,但陈秉卓至今连一个菜都不会炒,“可能心里比较排斥”。

  刚入学时,每每谈到就业,陈秉卓就觉得有些焦急,一个男生学习了家政学,让他看不到出路。家人也一直在帮陈秉卓想着“出路”,比如开设家政培训机构,但作为没有实际工作过的大学生,陈秉卓觉得自己的培训能力甚至比不上有经验的家政从业人员;而进入大型家政公司做管理,陈秉卓又自觉比不过人力资源或工商管理专业的学生。

  事实上,早在前几年,针对家政学开设课程广泛这一问题,有人提出了“杂而不精”、“万金油”等说法。“好像什么都学了,但又什么都没有学精”,是部分家政学学生的困惑,也是陈秉卓的困惑。

  不过,三年学习下来,陈秉卓也认识到,家政学并不仅仅等同于“做保姆”。“它是一个大学科,大多数师兄师姐毕业后都是从事家政培训、管理,或者进入教育机构、养老机构做管理。”

  朝阳产业

  也有乐观的学生。

  湖南女子学院家政学学生华贝欢(化名)在谈及当初为何主动报考家政专业时,想起朋友对她说的一番话,“从事养老方面工作的朋友告诉我,家政是一个朝阳产业,竞争小需求大,未来大有可为。”

  如今一年的学习下来,华贝欢深有感触,“现在中国老龄化严重,又开放了二孩,很多父母都缺乏照顾家庭的时间,这就需要更多专业的家政人员。”

  据中国网报道,2018年我国家政服务业的经营规模达到5762亿元,同比增长27.9%,从业人员总量达到3000万人。2019年6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的意见》,提出了36条具体政策扶持家政行业发展。市场需求和国家政策倾斜,让华贝欢在内的家政学专业的学生都更有底气。

  华贝欢所就读班级为订单班,班级和对口企业签订了协议,学习期间可以前往合作企业实习,毕业后可以直接进入合作企业就业。但同时,订单班也需要满足企业的部分技能需求。“我们前两届是和太平养老签的协议,在学习的时候就要侧重于养老方面。”

  大一阶段,华贝欢的课程主要以理论为主,“有家政学概论、个人家庭理财、家庭食品与卫生学等”。大二阶段则开始以实践为主,上插画、茶艺、针灸、家居设计等课程。课程多、课时长,成为家政专业的主要特点,他们常常打趣:“花了3800块学费上了38000块的课。”而实习则是贯穿了整个大学四年。

  毕业于吉林农业大学家政学的安一君(化名),也是从大一下学期开始实习,每学年的实习内容都与课程相结合。“大一是营养学实习,就在一家养老机构进行营养宣教,向老年人讲一些常见老年疾病的饮食方法,以及如何在饮食上对老年疾病进行防治和护理。大二学习了家庭社会学,就进入社区实习,大三就根据自己的发展选择实习,我们对养老领域感兴趣的,就在养老院实习,吃住都和老人们在一起,为他们服务。大四就是去家政公司、家政培训学校等。”

  大三在养老院的实习过程中,安一君还帮助一名90多岁的退伍空军老人,整理了一份回忆录,这让安一君再一次感受到了这个专业的魅力。“我觉得家政学这个门学科是一门生活哲学,也是一门实用科学,它与每一个家庭都息息相关,未来会更加重要。”

  华贝欢和安一君一样,对这个专业有着强烈的归属感,在问及身边同学有没有后悔入读家政学时,华贝欢回答得很爽快:“没有人后悔。”她告诉澎湃新闻,在最初开学的时候,或许有同学接受不了,有转专业的想法,但一年下来,家政订单班还是完完整整的。

  说服自己的内心是第一步,但和何晓灵、陈秉卓一样,他们也要面对来自外界的质疑。

  “学了一堆没用的”、“家政就是做保姆”、“毕业就变成无业游民”……不看好家政学的声音像潮水一般涌来,他们之中有人倍感委屈,华贝欢就常常和同学在网上宣传家政学的含义,说到气愤之处也会拌几句嘴。也有人选择默默担下来,安一君说:“我们很难和每一个人去解释什么是家政学,毕竟每个人认知水平不同,而且很多专业至今都处在被误解当中,不能因为误解而放弃一个专业。”

  高就业率与高流失率

  和陈秉卓等人感受到的焦虑不同,在政策和行业的大背景下,多名接受采访的学生反映读家政专业“不愁找工作”。

  湖南女子学院教育与法学系主任邵汉清介绍称,2017、2018届家政专业毕业生的就业率都为100%,在家政企业从事管理或家政培训机构从事教育培训的占比65%。还有少部分学生毕业后进入开设家政服务专业的高职院校从事教学工作。据学院统计,就业半年内月薪过万的毕业生占比12%。

  而在国内最早开设家政专业的吉林农业大学,每年毕业生专业对口就业率达85%,10%的毕业生选择考研,其余学生从事其他行业。在吉林农业大学家政学专业负责人吴莹看来,家政学培养的是一部分对家庭生活有科学认识的、能掌握专业知识从而进行科学管理的家政学人才。“即使是保姆,也是具有科学认识的家庭管理人才。”

  但在高就业率的背景下,高流失率也是无法避开的问题。“刚开始毕业的很多同学都去了家政公司,做培训、市场或运营,但一年过去了,没剩几个了。”毕业于吉林农业大学的徐晓星,已经工作了一年,对这个行业了解越多,他看到的缺陷也越多。

  “家政行业确实是一个朝阳产业,但我们国家家政行业起步晚,行业规范缺失,至今没有统一的职业资格认定标准。”徐晓星说,目前国内的开设家政公司的门槛较低,从业人员的素质也良莠不齐,愿意认真接受培训的人太少,“长期和这些人接触,慢慢就会失去对家政的热情,也磨灭了等待家政行业成长的耐心。”

  此外,收入也是让毕业生们选择离开的原因之一。徐晓星坦言,尽管毕业后从事的是家政培训,但实际上,“一个培训师的薪资比不上被培训的月嫂。”何晓灵也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家政公司还处于底层行业,在薪资上往往不如预期。

  陈秉卓认为,或许再过几年,随着社会经济水平的发展,对家政服务的需求更多,家政企业也更加规范后,整个行业会更加适合家政专业的学生。在目前环境下,部分学生选择了继续读研深造。

  去年毕业的安一君,正在认真的筹备日语N1考试,以期取得优秀的语言成绩,前往日本继续学习家政专业。在她看来,家政专业的学生毕业后应该从事的不是最底层的家政工作,而是为中国家政教育的基础建设服务。

  “现在中小学一直强调素质教育、全面发展,但主要还是音乐体美方面,一直缺乏家庭生活课程。从小学起日本就会开设家政课,一直贯穿在基础教育之中,是一个非常成熟的体系。”安一君计划前往日本学习家政学里的分支——养老,这也是不少家政专业学生毕业后选择的方向。

  据新华社报道,人口老龄化是贯穿我国21世纪的基本国情。全国老龄办预计,到2050年前后,我国老年人口数将达到峰值4.87亿,占总人口的34.9%。养老市场需求体量的日益增长,让安一君更坚定了深入学习家政学的决心。

责编:秦璐敏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