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带人入室捉奸,竟当众…法院却这样判!

2019-05-10 17:31 潇湘晨报

(原标题:妻子带人入室捉奸,当众掀睡裙扒内裤,这案该怎么判)

  怀疑丈夫有外遇怎么办?

  益阳的吴某不哭、不闹、不吵,

  想了一个“完美”又解气的计划。

  2017年上半年,吴某怀疑丈夫张某有外遇,便通过在衡阳的一朋友谭某(另案处理)帮忙跟踪丈夫。按照吴某的计划,她要对“第三者”进行报复,还要为今后和张某办理离婚手续收集证据。

  吴某预感是正确的,朋友谭某了解到其丈夫已经和一名女子同居,于是将跟踪掌握到的同居地址告诉了吴某。

  张某婚内出轨的女子姓邓。2017年7月份左右,邓某经人介绍认识了张某,两人都向对方表明曾经有过婚史的经历,而且均办理了离婚手续。然而邓某说的是实话,张某却撒了谎。

  邓某和张某的感情升温很快,两人经过了解后开始交往,之后同居在邓某位于衡阳市蒸湘区的家中。

  当邓某与张某享受着甜蜜爱情时,远在益阳、得知消息的吴某则开始为自己的报复计划做准备。

  2017年10月28日晚,在得知邓某、张某两人同居地址的当晚,吴某纠集了三女五男从益阳赶往湖南衡阳。2017年10月29日凌晨2时许,吴某指挥:“五名男的控制张某,四名女的控制‘小三’”。之后一行人在谭某的指引下,来到了邓某家门口。

  对“小三”采取侮辱手段报复

  “楼下住户漏水。”正在家中休息的邓某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邓某打开房门,一群人从门外冲了进来,她与同居男友张某都被控制起来。此时邓某才知道,张某还没有办理完离婚手续,冲进家的人里面有一人是张某的妻子,而她成了“第三者”。

  吴某等九人冲进房内寻找张某,在确认身份后,其中四人将张某双手反捆并锁喉进行控制,一人专门负责拍照、录像,吴某等四人开始对邓某采取扇耳光、扯头发、拳打脚踢等方式实施殴打,邓某摁倒在地,剪头发……

  为了防止邓某大声喊叫,有人使用事先准备好的透明胶带欲封住邓某的嘴,在控制住邓某后,撩起她睡裙,扒下内裤,用类似洗碗用的海绵球刷隐私部位,对被害人实施侮辱。

  直到当晚凌晨2时53分许,吴某等一行九人才控制张某离开了邓某的住所,乘车返回益阳。

  在离开邓某的住所时,吴某及同伙郭某还将其苹果7PLUS手机和一台脸部按摩仪盗走。

经鉴定,邓某多处皮肤软组织挫伤评定为轻微伤。涉案手机价格5621元,脸部按摩器价格999元。

  2017年11月2日,吴某被公安民警抓获归案。2017年11月23日,郭某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并退还所盗手机及脸部按摩仪。2018年3月26日,吴某、郭某等人与邓某达成刑事和解协议,由吴某赔偿了邓某物质及精神损失共计89500元,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

  一审曾被判犯强制侮辱罪

  此前,衡阳蒸湘区法院审理认为,吴某、郭某的行为均已构成强制侮辱罪及盗窃罪。两人在强制侮辱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其余 7 人均另案处理。

  对吴某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一千元。对郭某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千元。

  捉奸怎么会面临如此重的刑期?对于这个判决结果,吴某与郭某均提起上诉,认为自己的行为不构成强制侮辱罪。

  “根据刑法规定,强制侮辱必须要有性的目的,吴某没有强制侮辱或者猥亵的主观犯意,她只有殴打的犯意,原判认定吴某构成强制侮辱罪的证据不足。”吴某的辩护律师解释。

  此外,衡阳市人民检察院也认为,本案吴某、郭某犯强制侮辱罪的定性错误,应当构成侮辱罪,但侮辱罪属于自诉案件,被害人没有提起自诉,程序错误,建议发回重审。

  记者了解到,强制侮辱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通常表现出刺激或者满足行为人或第二者的性欲的倾向,但不具有强行奸淫的目的。

  并非追求精神刺激

  二审改判非法侵入住宅罪

  衡阳中院审理认为,二人犯罪的主观动机系报复、侮辱被害人邓某,并非追求精神刺激,故二人的行为依法不构成强制侮辱罪。

  鉴于二人系初犯,认罪态度好,案发后和被害人达成了和解,社会矛盾已经得到化解,故判决吴某犯非法侵入住宅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一千元;郭某犯非法侵入住宅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一千元。

  虽然电视剧网络上有很多捉奸方法,

  但是!!!

  不要当真!

  千万别当真!

  你如果当真了,

  蹲进去可能就是你!

  来源:潇湘晨报(xxcbwx)

  记者:周凌如

责编:罗甜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