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16岁少女离世,5年后妈妈再次听到她的心跳,泣不成声

2019-03-25 11:59 钱江晚报

  有些人,虽然已经故去,却用另一种方式继续活着。小到一个眼角膜,大到一颗心脏,都是给另一个人重生的希望。

  这就是人体器官(遗体、组织)捐献者选择的意义吧。3月24日,在杭州钱江陵园举办了一场专门为人体器官捐献者的缅怀纪念活动,与此同时,被定位为人体器官捐献者纪念园的“生命礼敬”园正式开工。这就意味着,在钱江陵园有一片专属天地,安放着这些捐献者的灵魂,让家属有所念想。

  16岁少女过世后捐献器官

  5年后妈妈再次听到心跳声

  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这样的方式来延续生命的价值。

  7年过去了,徐萌仙依然走不出失去女儿的悲伤。

  2012年,16岁的开化女孩徐雨文被诊断出患有脑部胶质瘤,为了给女儿治病,借债20多万元的徐萌仙四处求医,却没能挽留住女儿的生命。徐萌仙强忍悲痛,毅然无偿捐出女儿所有有用的器官,让4名病患重燃生命之火,并使2名失明者重见光明。就在女儿过世一个月之后,夫妻俩也签下了人体器官捐献协议书,被誉为“最美一家人”。

  很多人都不能理解徐萌仙,尤其身在农村,尽管她现在已经被评为浙江省道德模范,尽管她上过中央电视台,可是依然有人在背后说闲话。“我女儿都这么做了,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不仅仅是帮助别人的事。”朴实的徐萌仙没上过多少学,却深刻理解着生命的意义。

  2017年,徐萌仙听到了一段录音,“砰砰砰”,是心跳的声音。这是女儿的心脏在这个世界上跳动的声音。徐萌仙泣不成声,“不后悔,完全不后悔当初的决定。知道这些器官活在另一个人身上,而且活得很好,我们也就放心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与内文无关

  父亲没等来供体,捐出肝脏

  儿子也在考虑将来捐赠器官

  每个人体器官(遗体、组织)捐献的背后,都有一段不可名状的故事。

  32岁的小阮,一直默默在人群中,眼眶微红。母亲已经不在,而父亲也在一年半以前离开人世。作为独生子女的他,一个人承受了很多很多。当卧病在床的父亲,跟他提起器官捐赠的时候,他并没有很惊讶,反而很支持。

  父亲60岁不到,患上尿毒症多年。“他自己就是一个在苦苦等待肾源供体的人,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供体,是非常不容易的,再漫长的等待,再煎熬的时间,只要有希望在,就不会放弃。”小阮回忆。可是意外总是措手不及。父亲突然摔了一跤,本就虚弱的身体,再也耗不起了。

  小阮永远记得,父亲跟他说,原本一个等待供体的人,现在终于要成为供体了。不要悲伤,不要遗憾。

  父亲的肝脏被移植给了另一个陌生人。小阮没有打听,也不需要知道。他说,能帮助到别人,是父亲的遗愿,实现它就满足了。父亲的骨灰始终没有安葬在陵园,一直保存在杭州殡仪馆。小阮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他考虑,“生命礼敬”园建成之后,让父亲安葬在这里。“在中国人的观念里,尽管过世了,也要体面的。遗体不完整,总会让人不舒服。没关系。这个纪念园里都是和父亲一样的人,没人会指指点点,他们才是值得尊敬的。”小阮说,自己也会考虑将来把有用的器官捐赠给需要的人。

  来源: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记者 杨茜 通讯员 陈华俊 李伊平

责编:刘艳君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