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也出手了!权健老板曾这样回应“传销”…

2018-12-28 13:11 中国青年报

  导读

  近日,知名医疗科普媒体号丁香医生发布头条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在网络刷屏引发关注。随着媒体及有关部门的调查深入,真相也慢慢浮出水面……

  上海也出手!权健多家门店被查

  据澎湃新闻消息,12月27日,上海多个区卫监以及市场监管部门,实地检查了多家“权健”相关商户。

  经徐汇区市场监管局核查,该区南丹东路300弄有1家“权健火疗馆”。

  经查,当事人上海玫漾美容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不包括其从事的面部护理、胸部护理、身体按摩、火疗等业务,现场未查见权健保健品和相关宣传内容,也未查见该公司与“权健”的加盟协议。 对当事人擅自变更登记事项的行为,徐汇区市场监管局已责令其立即改正。下一步,将会同区卫计委对当事人开展调查,并依法予以处置。

  黄浦区市场监管局表示,

  位于中山南一路211号的 “权健养生理疗工作室”经营场所内张贴广告标语宣传火疗保健方面的内容,可能涉嫌违反广告法相关规定, 监管干部已现场制作调查笔录、固定证据,要求该经营者立即停止经营,并约谈经营者作进一步的立案调查。

  据报道,上海闵行区及静安区的相关门店也被查出不同程度的违法违规问题。

  2018年12月27日,上海黄浦区市场监管局要求位于中山南一路的“权健养生理疗工作室”立即停止经营。 澎湃新闻记者 李菁 图

  此外,位于杨浦区长阳路上的上海“尚毅医疗”,号称“权健上海总部”。 12月27日,该店原本展示的保健产品已全部撤下。当晚,杨浦区卫计委和市场监管局现场检查门店,目前该店已关门歇业。

  直销和传销仅一步之遥

  记者从多个执法部门获悉,上海地区的权健门店提供的服务以及销售的产品,目前并不能轻易界定是不是属于违规直销或者传销。

  执法人员称,直销是指直销企业招募直销员,由直销员在固定营业场所之外,直接向最终消费者推销产品的经销方式。直销企业需要商务部报批,取得直销执照。但现实市场中,直销和传销仅一步之遥,甚至也查到过有直销资质的企业打擦边球,拿着直销牌照干传销的案例。

  京东、天猫、苏宁等电商平台下架“权健”产品

 

  随着权健事件的进一步发酵,权健产品在天猫、京东、苏宁等各大电商平台已下架。

  12月27日,在京东、苏宁两个平台上已经无法找到权健相关产品。

▲京东、苏宁下架权健产品

  12月27日下午,在淘宝平台上,有诸多卖家还在销售权健产品,阿里方面回应称“正在等待总局的调查结果”。今日早晨,在淘宝搜索权健相关产品的时候,发现淘宝平台也已经全线下架权健产品。

  不少电商平台表示,已关注到关于“权健”的相关报道,第一时间进行全平台核查,本着对消费者负责的态度,已先行全面下架了相关商品,并将根据国家相关部门调查结果,依法依规处理。

  天津联合调查组最新回应:将根据调查结果分类区别处置

 

  据津云12月28日报道,12月27日下午至晚间,进驻权健集团的联合调查组已分成若干小组,分别针对舆情关注的“周洋就诊”、是否涉嫌夸大宣传、是否涉嫌非法传销、医疗资质、保健食品安全等开展工作。记者在现场看到,调查组成员一直都在紧张忙碌,且不断有各方面的专家加入。

  28日清晨,调查组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市委市政府一直对此高度关注,要求尽快查清事实,回应社会关切。“按要求,我们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分类区别处置,合法的依法保护,违法的坚决打击,违规的取缔整治。”

  该负责人表示,对涉及到专业领域的,调查组已邀请相关权威专家进组协助核查,此外也一直在与国家相关部委和兄弟省市积极对接,对专业技术认定等层次高、专业性强的重要工作,寻求指导帮助。“一经查实违法违规行为,将坚决打击,严格处罚,毫不手软;对于合法经营部分,我们也会进一步予以规范,加强监督和监管。”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总局正在了解权健产品相关情况。

  不少网友表示,呼吁严查,期待真相:

  权健老板曾否认传销:讲这话的人一定是外行

 

  在凤凰天津2017年1月份的采访视频中,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表示,他不回避企业传不传销的问题,因为讲这句话的人一定是外行,不懂直销和传销的区别。他经常对员工说,在很多的方面宁愿丢命都不要丢脸。

这样的解释,你怎么看?

  中国青年报(ID:zqbcyol 整理 张小松)综合:@平安宝安、北京青年报、@深圳公安、@阳光宝安、央视新闻、广州日报、南方日报微信公众号、南方都市报等。

 

 

 

 

 

 

 

 

 

 

 

 

 

 

 

 

 

 

 

 

 

 

 

 

 

 

 

 

 

 

 

 

 

 

 

 

 

 

 

 

 

 

 

 

 

 

 

 

 

 

 

 

 

 

 

 

 

 

 

 

 

 

 

 

 

 

 

 

 

 

 

 

 

 

责编:任鑫恚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