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南京大屠杀的活证人又少了一位……沈淑静老人离世

2018-10-11 20:05 中国新闻社

  10月11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博发布消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沈淑静老人在今天去世了,享年94岁。

沈淑静 来源: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博

  今年以来,陆续已有沈淑静、张兰英、周意琴、祝四孜、吕金宝、仇秀英、张翠英、王翠花、陈凤英、陈玉兰、沈桂英、刘庭玉、李素云、李高山、杨秀英、顾秀兰、马淑勤等十多位老人离世。

  作为南京大屠杀的活证人,

  正在一个又一个地离我们远去……

  如今,在册的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请记住他们,记住这段惨痛的历史。

  张兰英

  2018年8月15日离世

  9月21日凌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张兰英于当日去世,享年89岁。

张兰英 来源: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博

  南京大屠杀发生期间张兰英9岁,亲眼见证了日军的暴行,她的哥哥被日军刺伤,自己也被日军枪托砸伤,家里两间草房被烧毁,后她躲进安全区,侥幸躲过一劫。

  2008年张兰英曾去日本参加证言集会。

  周意琴

  2018年9月11日离世

周意琴 来源: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博

  9月11日23点25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周意琴与世长辞。

  1937年日军进村庄后,她的父亲和外公把她带到山洼子(牛首山)的山洞里躲起来。她的姑妈和四伯伯被日军杀死,三伯伯被捉走,至今下落不明,一家人从此支离破碎。9月5日,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工作人员刚去过老人家中慰问,没想到老人6天后就永远离开了我们。

  祝四孜

  

  2018年8月15日离世

图片来源: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博 。

 

  8月15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祝四孜老人去世,终年98岁。

  1937年冬,17岁的祝四孜居住在南京珠江镇西门外朱庄村,突然,日军在高旺放了三声大炮,祝四孜全家便躲进了自家挖的地道里。

  有一天,日军放火把祝四孜家里的房子烧了,8间瓦房全被烧毁,因为地道与房子几乎连在一起,祝四孜全家人便从地道里出来,背起干粮就跑,外面的子弹就像是下雨一样,尽管眼睛都睁不开,祝四孜和家人只顾逃命。

  历尽千辛万苦,全家人逃到了殷加庙子避难,期间,祝四孜亲眼看到五堂哥家的五嫂子被炸死,肠子都炸开了。

  从那以后,祝四孜全家人在殷加庙子的地洞里,每天一早出去,傍晚才出来,就这样一直躲了两个多月,才躲过一劫。

  吕金宝

  

  2018年8月14日离世

图片来源: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博 。

  吕金宝老人曾说过:“日本人到中国八年,犯下滔天罪行,我们要教育后代,铭记历史。”

  1937年,13岁的吕金宝就已经做起了“小生意”。冬天卖花生,夏天卖茶叶。当年12月,经常有载满炸弹的飞机密密麻麻从远处飞来,从天上往地下扔炸弹。

  不曾想到,也就在那个时候,有一天,日军飞机突然来了,炸弹不停地砸下来,灰色的烟雾吞没了南京城,到处是爆炸声和哭喊声。

  吕金宝的脑袋被日军飞机炸弹击中,他没来得及躲开,头上被炸出了一个大口子,手一摸全都是血,一瞬间,他吓傻了,别人问他疼不疼,他说不,一个人跑到河边,把血洗掉。

  “鬼子进城了!”,随着一声尖叫,夜晚的街上大家都在拼命地跑。惊慌失措的他与父母走散,躲到难民区。后来被好心人收留,辗转千里,最终和家人相聚,全家抱头痛哭。

  因为医疗条件差没能取出残留的弹片,吕金宝双目失明,噩梦留下的伤疤也伴随其一生,伤口虽已愈合,他时常会感到刻苦铭心的疼。

  2018年8月14日6点26分,吕金宝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终年94岁,他再也不会感到痛苦了。

  仇秀英

  2018年5月29日离世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仇秀英 泱波 摄

  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时,仇秀英才7岁。日军攻入南京城时,她与全家人躲在地窖中避难,仇秀英亲眼见到母亲离开地窖准备做饭时遭到日军强奸,后被枪击身亡,打穿母亲的子弹还穿破了哥哥的棉袄,将哥哥打伤。

  子弹从她的后肩穿入前胸后,她顿时倒在地上,疼得直喊,忍痛滚进地窖里。

  后来,日军在地窨洞口放火,当把母亲拖出来时,她已经没气了。仇秀英全家从难民所回家时,看到挹江门周围全是死尸。

  为揭露日军在南京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仇秀英老人曾赴日作证。“要和平,不能再发生战争”,她经常这样对儿子说。

  张翠英

  2018年4月30日离世

图片来源: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博 。

  1937年,年仅7岁的张翠英为躲避屠杀,跟随父母还有4岁的弟弟开始往江边跑反。

  由于怕日本兵认出她是女生,张翠英把头发全部剃掉,母亲则把锅底灰抹在脸上。跑的路上还遇到两个日本兵拿着枪在后面追。

  “跑到江边的时候,当时江边的芦苇沟都是红的,飘着很多尸体。”前些年,老人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由于当时没能逃到江对岸,张翠英和家人躲在芦苇丛里过了一个月。每天吃树根和芦苇草,还经常遇到日本人端着枪来回巡逻,见到人就开枪,用刺刀戳人。

  在芦苇丛里躲过一劫的张翠英一家人,再回到南京城时,已经找不到家了。跑回来的时候,家里的10间草房全被烧了,没有住的地方,她就跟着爸爸妈妈四处流浪。

  顾秀兰

  

  2018年3月26日离世

图片来源: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博 。

  1937年12月,日军进城前,13岁的顾秀兰被父亲送到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难民收容所避难,一直躲到次年2月,得以幸存。

  马淑琴

  2018年3月26日离世

马淑勤老人生前生活照片。毛劲松 摄

  1937年,马淑勤刚满10周岁。日军侵占南京前,她三姐、四姐、五姐去汉口避难。父亲买票准备带马淑勤去汉口避难时,却发现江面被封,只得重返南京。无奈之下,父母带着马淑勤,以及她的大姐、二姐和小妹留守在南京。

  日军轰炸明故宫机场时,她的伯父马宏龙和四兄弟小塞子,因家住在离总统府不远的碑亭巷,靠近轰炸地,不幸被全部炸死。

  马淑勤亲眼看到日军在南京制造的暴行:她家的伙计二栓子不幸被日本兵抓走,从此再无音讯。她的表哥为了保护表嫂,也被日军一枪打死。为了避难,她和亲人们搬迁到南京安全区内管家桥附近居住,逃过一劫,侥幸活了下来。

  杨秀英

  2018年3月8日离世

图片来源: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博 。

  1937年12月13日,杨秀英的父亲杨丙荣和二叔替别人看房子,当天上午来了几个日本兵,杨丙荣被日军活活刺死,二叔侥幸逃生。

  后来全家到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避难,日军经常去难民区抓“花姑娘”,她的两个姐姐吓得不敢出来。杨秀英在阴阳营目睹很多被日军屠杀的平民百姓的尸体。

  李高山

  2018年2月25日离世

图片来源: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博 。

  李高山是目前登记在册的,最后一位具有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和南京保卫战老兵双重身份的老人。

  1937年底,日军进攻上海,还是个娃娃兵的李高山随部队撤退到南京,13岁的他参加南京保卫战,南京失陷后被日军两次抓捕,均侥幸逃生。

  第一次被俘虏时,李高山和战友们被日军反绑着手臂,天黑时被押到八字山公馆的几间洋房里,几百个人挨个站在房间里。突然,日军用机枪从窗口向房内人群猛烈扫射,大部分人当场死亡,现场血流成河。

  幸运的是,李高山没有受伤,和余下活着的十几个人爬上二楼,没想到,日军再次向一楼的死难同胞身上浇上汽油并放火点燃。李高山一行人急忙从二楼阳台跳下后逃生。

  在之前的采访中,李高山说过:“我做证人有说服力。我们一定不能忘了这段悲惨历史!”

  李高山的儿子李真铭表示,1937年在南京保卫战中,父亲因年少,从死人堆里幸存,自己永远不会忘记那段苦难史,“和平可贵,绝不能让悲剧重演。”

  ……

  见证历史的老人们正在逐渐老去,

  每一位见证者的离去,

  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次提醒和告诫:

  缅怀逝者,勿忘历史。

责编:郭艳峰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