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对话杭州代驾女司机:深夜怕客人不喝酒,更怕客人喝多

2018-06-05 08:51 钱江晚报

天气慢慢热起来,代驾生意也渐渐进入旺季。

  前段时间,郑州一位代驾女司机接单后,被酒醉的男客人骚扰殴打,感到又愤怒又委屈。

  对女性来说,深夜代驾是件不容易的工作。夜幕下,和喝了酒的客人一言不合,就容易出现意外状况,但这又是一种谋生手段,并不能轻言放弃。

  这其中的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据某代驾平台此前的统计,目前该平台在全国有25万代驾人员,其中女司机接近2万人。

  钱报记者联系了两位在杭州做代驾的女司机,听她们聊聊深夜代驾的不易。

  程丽:35岁,代驾半年多

  男人酒品和他的车没关系

  35岁的程丽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老司机,10多年前就开出租车,半年多前开始全职做代驾。

  “开出租太辛苦了,一天到晚都要坐在车里,绕来绕去,我实在开腻了。”程丽在全职代驾之前,也试过开滴滴,但还是感觉不太自由,“代驾不需要自己有车,也不需要全天待在车里,有单子就接,没单子就边等边休息。”

  程丽每天工作时间从晚上7点半到凌晨四五点,这个工作段决定了她遇到不靠谱的客人的几率要大的多。

  对喝酒这事,程丽有些哭笑不得。客人不喝酒,她这代驾可就没生意了,可是客人要是喝多了,对她们这些女代驾也是个问题。

  “有一次,一个客人喝多了,上车时还是清醒的,没多久就睡着了,到了目的地,叫也叫不醒。”程丽没办法,最后打了110,还惊动了120。

  最常见的客人是指挥她开车,男的老是觉得女司机就不会开车,然后喝了酒有时候就很嗨,“有的会说,你开那么猛干嘛?更多的是不能左转的地方让左转,或者一定要求开快点,还说,你尽管开,违章算我的。”

  遇到这些,程丽的对策是:不去顶撞,好好解释。“就是要顺从嘛,比如说我开得猛,虽然我开得也不快,但还是要说,好好好,我开稳点。”

  程丽听到最难听的一句话是:“你一个女的,三更半夜出来代驾,你有这么缺钱吗?!”有个客人一上车,就这样对她说。

  “虽然这话很冲,那也只能笑笑,一定不能喉咙很响地回他,更不能让他感受被顶撞,不然,真的起冲突,吃亏的还是我啊。”

  偶尔也会碰到一些客人,开一些不雅的玩笑,程丽都会装作没听到,“如果不是太过分,就不要太在意,一旦吵起来,可能会起争执,女的总是要吃亏的。”

  因为后半夜遇到的醉酒客人比较多,程丽确实遇到过一些借醉胡闹的客人,她说,酒后见人品,一个人的酒品,跟他开的车,没啥关系。有的车主一路荤段子,到家了还不肯下车瞎闹;有的到家了,但还记得另外给她20块零钱说让她打车,说半夜一个女的不安全。

  “有郁闷,有懊恼,也有温暖的时候。”

  代驾半年来,程丽跑得最远的一单是从杭州到嘉兴农村,那是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开到目的地时已经凌晨1点多。

  把客人送到后,程丽骑着携带的电瓶车从村口骑到国道,后来正巧碰上一辆回杭州的出租车,她打车回来,“这种回程车,价格会便宜一点,不然,就只能骑回杭州了。”

  半年下来,程丽觉得做代驾收入还不错,最好的一个月能跑上万元,但其中的辛苦和担忧也只有她和家人知道:50多斤重的折叠电动车,每次搬上搬下车的时候,她都要憋着一口气;赶上刮风下雨,大半夜骑着电瓶车从漆黑的乡间小道上返程时,还是感觉有些慌的。

  每天晚上出去,老公都会问她的行程,也多次劝她还是不要做了。“但是我文化水平不高,除了开车,也没啥其他技能,只能做做这个了。”程丽说,“不过,钱都不好挣,你说是不,哪个行当不辛苦呢?”

  陆爽:31岁,代驾一年

  最喜欢遇到女客户

  长发、高挑的陆爽看起来有些仙。到今年6月份,31岁的陆爽刚好做代驾一年。她不是全职代驾,白天,陆爽有自己的工作,只是晚上下班后,跑上几个小时,一个月有两三千的额外收入。用她的话说,就是赚个生活费。

  接触到代驾,是因为陆爽身边有不少男性朋友在做这个,耳濡目染下来,她觉得做这个兼职还不错。

  “时间比较自由,也不需要投入什么成本”,陆爽是河南人,来杭州10多年了,终于在这里买了房子,但她依然感觉生活压力有点大。

  她每天代驾的时间固定在晚上7点到10点半之间,“因为我第二天还要上班,所以没办法做通宵。”

  陆爽接单的范围基本在滨江、萧山一带,大多数的单子都是在10公里以内,所以她并没有像其他代驾一样,随身带着折叠电动车,把客人送回去之后,她基本是靠共享单车和地铁返程。

  这一年代驾下来,陆爽没有遇到特别不靠谱的客人,她总结,一是因为杭州治安比较好,二是自己也有比较强的自我保护意识。

  “我们是服务业,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客人,态度一定要好,不能起冲突。另外就是肯定要圆滑一些。”陆爽举了个例子,比如有客人纠缠说要交个朋友,“那就说好啊,以后再联系,给他留个不太用的电话,把他搪塞过去。”

  有时候,客人上车之后会和她闲聊,怎么搭话,陆爽也是有准备的。

  “问的最多的就是,一个女孩子为什么来做代驾,我一般都说,生活不容易嘛,虽然这份工作也不是非要不可,但这么一个回答,起码让别人有些怜悯之心,人都是有感情的,你说了自己的不易,别人就会有同理心,借势打消掉其他念头。”

  当初说做代驾,陆爽身边的朋友都替她担心,说一个女孩子,总是不太安全,陆爽却安慰他们说没关系。有这种自信,大概是陆爽是一个喜欢动脑的女孩子,因为代驾,她甚至研究了三国,琢磨一些待人接物的方法。

  她每晚代驾,只是在出发和回来时,在代驾群里给各位同行报备一下,其他并没有做特别的防备工作,也没有什么随身携带的防身工具。

  “真的出了意外,关键是要随机应变,带了工具,说不定还被被人抢去,反而伤害到自己。”

  到目前为止,陆爽觉得代驾工作进行得还蛮顺利,多数客人看到她是女人,表示很敬佩。

  不过,她也承认,自己的代驾要求其实已经把一部分危险挡在了外面:一是时间段是在晚上10点半之前,这个时段的客人大多是吃晚饭时喝了点酒的,基本没有从酒吧里面出来的;二是醉酒的客人她不接单。“如果客人喝得比较多,言辞沟通不大顺利,我会向公司反映,公司会重新派单的。”

  陆爽最喜欢的是女客户,双方都不用担心什么,有时候接到女客户,对方就第一时间给家里去电话,说放心吧,今天运气好,遇到女代驾。“而且路上还能聊聊天,挺好的。”(受访者均为化名)

  (原题为《深夜,我在杭州做代驾女司机 怕客人不喝酒,更怕客人喝多》)

责编:刘艳君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