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鸿茅药酒的迷雾,看小县城的政商逻辑

2018-04-17 15:09 澎湃新闻

深观察|拨开鸿茅药酒的迷雾,看小县城的政商逻辑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16日晚发文,要求内蒙古药监部门责成鸿茅药酒就虚假广告问题作出解释,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这被舆论认为是国家主管部门介入的标志。但是,鸿茅药酒却并没有“收手”的意思。

  广州医生谭秦东被跨省抓捕后,鸿茅药酒还起诉了一个律师。据澎湃新闻报道,该律师在自己的公号里撰写了一篇分析鸿茅药酒广告的文章,被告上法庭,案件已于4月9日开庭,但尚未宣判。另外,一位自媒体写作者也收到疑似“威胁”,他在发表批评鸿茅药酒的文章后,公号后台有神秘留言,精准报出了他家所在的楼层。

  人们会很自然地质问:谁给了鸿茅药酒这么大的胆子?当地警方为何对鸿茅药酒爱护有加,是否已经越出了警权的边界?

  这个事情,对居住在北上广深等城市人们来说当然是难以理解的,但是,如果你站在凉城县的角度,会有不一样的发现。据当地媒体报道,2017年鸿茅药酒零售规模突破50亿元,缴纳税金达2.7亿元。而整个2016年,凉城县的公共财政预算收入才4.08亿。

  换句话说,之于某些部门,他们平常可能不喝药酒,但却必须保护这个本县最大企业。保护鸿茅药酒,就等于保护凉城县的经济,甚至可以上升到“保民生”的高度,成为全县的中心工作。

  就在几天前,内蒙古企业家联合会等机构联合发布“第十一届内蒙古年度经济榜”,鸿茅公司的董事长鲍洪升等10人获得2017年内蒙古年度十大经济人物称号。这个荣誉,不仅属于鲍洪升,也不仅属于鸿茅药酒,它同时还属于凉城县。对这个小县城来说,鲍洪升和鸿茅药酒就是最闪亮的名片。

  往大里说,阿里之于杭州,或者腾讯、华为之于深圳,都不是普通的企业,而是政府极为看重的“独角兽“,也有着非同一般的发言权。当然,杭州和深圳不会为了保护阿里和腾讯,公然去做违法的事。毕竟,这些大城市的政府,已经相当现代、法治,懂得政府权力的边界。

  但是对凉城这样的小县城而言,情况就不同了。一方面,鸿茅药酒对凉城的“统治地位“,要远远高于阿里之于杭州;另一方面,越是经济相对落后的地方,政商关系可能也就越紧密。鸿茅药酒的董事长,甚至可以在呼和浩特拥有很强的影响力(被评为年度经济人物就是证明),他的地位,并不弱于凉城县的主政者。说到底,县级干部有很多,而且来去频繁,而像鸿茅药酒这样的地方企业,却并不多见。

  在这种情况下,鸿茅药酒安全性如何,违规广告屡禁不绝,就不再是一个问题,或者当地优先考虑的问题了。

  不管谁来凉城县主政,都必须处理好鸿茅药酒的问题,都必须为它的发展保驾护航,这已经是地方官员政绩考核的一部分。地方官员在公务接待的时候,会很自然地谈起GDP,谈起经济增长,谈起本地知名企业。“政商边界”就这样日益变得模糊起来。很难说,这就能证明政府拿了企业什么好处,这只是县城普遍存在的政商相处方式,它是自然而然的,在本地不会有人感到惊讶。

  事实上,由于常年累月的宣传,不但政府会力撑本地大企业,一个地方的民众也会“发自内心”地为本地明星企业自豪,这成为地方意识的一部分。在地方网络论坛里,你会发现普通人对GDP的热情,以及他们对本地明星企业的崇拜。中国过去30年的高速发展中,GDP不但是考核官员地一个指标,也逐渐成为人们认识自己所处行政单位的一个指标。

  对普通人来说,这似乎是一种“异化”。你所在城市的GDP和你有什么关系?那些本地大企业,如果你不在里面工作,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但是,这种热爱本地企业的热情,却并非凉城县民众所独有,即便是那些一线城市的人们,也难逃“捆绑”,当然,是以一种更文明、更隐秘的方式。

  因此,鸿茅和凉城这次遭遇的舆论危机,某种程度上就像是一个乡下孩子到了城市所遭遇的困惑。如果我们以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来对比,凉城警方的行为,是很难理解的。一个县的企业,很难说真的具备通天的能力,敢于到广州去抓人。他们只是无知无畏,按照自己一贯的逻辑在行事罢了。

责编:秦璐敏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