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患上白血病 服刑父亲 “千里转监”移植造血干细胞

2018-03-16 16:01 中国新闻网

1月12日,一列火车从兰州抵达成都,郭某“千里转监”至家乡四川。 王鹏 摄

  “我对不住孩子,从他出生之日起我就没有尽过一个父亲的责任,几乎缺席了他的整个成长历程,如今能有这个机会帮到他,要我做什么都愿意。”3月16日,已经抽取完造血干细胞的郭某回到了四川崇州监狱继续服刑,他期待着儿子赶快好起来。

  郭某是一位服刑人员。17年前,儿子刚刚5个月大,他却在兰州因故意伤害罪锒铛入狱。从此,成都到兰州成为了父子间“最遥远的距离”。17年间,郭某从未见过儿子,“怕给他带来阴影”。

3月15日,郭某的造血干细胞正输入儿子体内。 王鹏 摄

  “他从小就问爸爸在哪儿,但哪个孩子愿意自己有一个罪犯爸爸?这么多年,他妈妈告诉他的是‘爸爸在外打工’。后来他上了初中,可能是知道了,再也没问过。”虽然从未见过儿子,但多年来妻子前来探监时总会带去儿子的照片和消息。

  儿子小郭很争气,从小到大一直是班里的“学霸”。但2017年上半年,即将迎来高考的他无缘无故心慌乏力、发热,去医院一查,急性髓性白血病。

  确诊的消息传来,兰州监狱里的郭某无助又绝望。“我还有三年多就要刑满释放了,怎能想到儿子会得白血病?”命运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3月15日,郭某被抽取造血干细胞。 王鹏 摄

  “确诊后的一年时间里,儿子休了学,完成了5个化疗疗程,被下过4次病危通知书,但只有造血干细胞移植是挽救他的唯一方式。”郭某的妻子张丽(化名)寻遍了多个骨髓库,都未配型成功,丈夫成了最后的希望。

  去年10月,在兰州监狱的配合下,鉴定机构采集了郭某的血样,经过鉴定确认,郭某与儿子配型成功,符合移植条件,这让张丽喜出望外。

  “兰州和成都的医院都联系好了,准备在兰州采集后立即回成都移植。”张丽介绍,她原以为移植手术将会很快完成,但关键的转运环节成了拦路虎。

  “造血干细胞移植的供者与患者在同一地点进行手术是最佳选择。”小郭的主治医生刘芳表示,长途运输的不确定因素较多,行程延误也会导致造血干细胞失去一定活性;其次,小郭的身体状况不适合远赴兰州治疗,且移植前还需要大量检查。

  要顺利移植,只有让身在监狱的郭某跨越千里回到四川服刑。去年12月底,张丽试着给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写了一封信。

  “跨省调犯,特别难,个别的跨省调犯,原则上是不允许的。”四川省监狱管理局狱政处相关负责人介绍,服刑人员的转移面临诸多风险,跨省调犯面临的风险更多、更大,需要各方面投入的人力、物力成本也更高,因此跨省调犯有非常严格的审批程序,10余年来四川监狱系统还没有这种因个人原因“千里转监”的案例。

3月15日一大早,囚车从崇州监狱出发前往成都总医院。 王鹏 摄

  但人命关天,郭某回川的申请很快得到了回应。四川省监狱管理局经审查审批,并报司法部监狱管理局特批。

  2018年1月12日,郭某就被押解转移进入四川省崇州监狱服完刑期,这是最便于探视与救治家属的收押场所。一周之后的1月19日,郭某终于见到了17年未见的儿子,他说自己“对不住孩子”。

  后来的两个月里,郭某在离儿子几十公里的崇州监狱接受了一系列体检和检验,为挽救儿子的生命做着准备。

  3月15日这天,移植的日子终于来临。凌晨四点郭某便起床了。刚刚过去的一夜,他思绪万千。从崇州监狱到成都总医院的路上,多年未坐车的郭某有些晕车,想到儿子,他更加紧张。“这么多人付出这么多努力,都是为了救我儿子,我又紧张又激动,希望一切都能顺利。”

  下午,完成了造血干细胞抽取的郭某,17年来第一次吃上了妻子给他做的饭菜。饭后,经监狱同意,他又换上便衣,去看隔离病房中的儿子。虽然隔着一层玻璃,但他知道自己的造血干细胞将和儿子一起,与白血病战斗到底。

  “我想给他打打气。”郭某说,“对于未来,不求他能闯出多大天地,最重要的是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3月16日,小郭的主治医生刘芳告诉记者,目前郭某的造血干细胞已输入小郭体内,一切正常。(完)

责编:秦阿琪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