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岁老人照顾痴呆妻子30年 被打被骂依然不离不弃

2018-01-25 11:05:00 广州日报 分享
参与

尽管妻子患有老年痴呆症30年,但老两口一直十分恩爱。

  他把痴呆老伴当宝贝

  照顾患病妻子30年 被打被骂依然不离不弃

  她忘了自己是谁,认不出自己,也认不出别人。

  她患有精神疾病,从30年前开始便已丧失生活自理能力,发起病来不但乱摔东西,还会打人。

  但在深圳市光明新区凤凰街道的麦贤老人眼中,她只有一个名字——妻子。尽管妻子患病生活不能自理,但82岁的麦伯始终对妻子不离不弃,为妻子端屎端尿,喂饭喂药。如今,同样82岁的妻子依然身体硬朗。

  结婚56年了,老两口还像年轻时一样甜蜜,一切只因当年一句“我要照顾你一辈子”的承诺。

  麦贤老人的额头布满皱纹,脸上写满了沧桑。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为妻子擦拭床铺。“老太婆,有人来看你了。”他在妻子耳边柔声说道,边说边拉她坐下。

家里挂着两人的婚纱照

  二斤猪肉把媳妇娶回家

  “我叫张银枝,大家都叫我银嫂。”也许是平时很少有人到家中来,张银枝见到记者突然激动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兴奋地介绍着自己,还手舞足蹈地比划着。一旁的麦贤老人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招呼她坐下。

  对于老伴的这种状态,麦贤早就习以为常,对他来说,妻子只是嘴上喋喋不休已经算好的了。

  麦伯居住在深圳市光明新区凤凰街道甲子塘社区,今年82岁。1962年,26岁的他经人介绍,与同岁的张银枝结为夫妻。“她年轻的时候还是挺漂亮的哩。我当时只是人民公社的一个记分员,每天登记上工的村民的工分,可以说是穷光蛋一个。”麦伯咧开嘴笑着说,自己从小到大一直都生活在深圳,从没离开过。

  当时这里还是一片荒芜的农田,他因为家里太穷,到了25岁还没成婚,家里人都愁坏了。“过去跟现在可不同,男的过了22岁还没成婚,都是大龄男青年,那都是要打光棍的。”父母四处打听,得知隔壁村中有轻微精神残疾的张银枝尚未婚配,两家一拍即合。“我们两个认识不到一个月就结婚了。当年,我提了二斤猪肉和一斤白糖,用红纸包着,到她家提亲。”

  “在结婚之前,我俩只见过一面。”至今回忆起两人初识的样子,麦伯脸上仍是一脸甜蜜,面带微笑。第一次见到妻子张银枝时,她正在学习刺绣,麦伯当时就产生了好感,觉得她是个贤淑的女子。在麦伯看来,那一代人的爱情,虽不像现在的年轻人那么浪漫,但也干脆利落,非常实在。

  麦伯说,虽然他和老伴是通过媒人介绍认识的,但结婚近60年来,两人从来没有吵过架,甚至没有红过脸。“年轻的时候挣工分,我能挑着100多斤的担子走两里路不换肩。”麦伯说,妻子张银枝则在家中操持家务,为她洗衣做饭。婚后,麦贤发现,妻子虽然有轻微精神残疾,但只要不发病的时候,她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而且妻子非常勤劳贤惠、吃苦耐劳。每次下工回家,妻子都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

  他说,两人只要不斗嘴,妻子的病就不会发作。“所以,我的好脾气也是几十年来练出来的,我们两口子从来不吵架,家里基本上都是听她的。”

麦伯身体也不太好,需要吃药

  照顾患病妻子30年不离不弃

  上世纪80年代开始,麦伯发现妻子有些“不对劲”。

  起初,麦伯早上出去,到了傍晚回到家发现没人,妻子也没有做饭。之后他到村里找了一大圈才发现,妻子正怔怔地四处张望,似乎在找回家的路。他不禁有些生气,大声问妻子“你连回家的路都记不得了吗”?

  到后来,妻子早上明明吃过了早饭,却也记不起来,又要再吃一次早饭。有时哪怕几个小时前刚刚做过的事情,她也记不得了。

  “她经常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自言自语,不断用手捶着头说,‘我是谁’。她不能区分左右,在房间里找不到自己的床,甚至辨别不清上衣和裤子,穿衣服时手伸不进袖子。她也不会用筷子、汤勺自己吃饭。”回忆起妻子发病的情形,麦伯历历在目。他有些难过,语调低沉,低着头,用手摩挲着额头。

  有一次,两个孩子到家中探望老两口,张银枝甚至连自己的女儿都认不出来了。麦伯赶紧把妻子送到医院去检查,医院诊断为老年痴呆症。

  之后,张银枝的日常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社交能力完全丧失,所剩无几的记忆力也丧失殆尽。

  30年来,麦伯夫妻俩的生活一直很规律。麦伯早上会带着妻子到楼下散步,俩人手牵着手,步履蹒跚,他们经常会惹来年轻人的注目。

  他们所在的甲子塘社区距离深圳市区非常远,每次进城坐公交车都要一个多小时。他有时也会带着妻子进城去看看。在热闹的街区和商场,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和川流不息的人流,张银枝会十分兴奋,眼中散发着光彩。

  “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住哪里了,所以不能让她单独行动,走到哪我都会跟着。现在,她就是我生活中的唯一,她到哪里,我去哪里。”麦老伯说,现在妻子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有时候甚至想不起来他是谁,而他,是妻子唯一的依靠。

  为了防止老人走丢,一些老年痴呆患者的家属会把老人“锁”在家中。麦伯坚决反对这种办法,“她是一个自由的人,你把她锁在家中,当犯人一样,她一点自由也没有。我不能这么对她。那样她的病情只会越来越重。”

张银枝老人

  金婚拍婚纱照弥补遗憾

  如今老两口每人每月有3000元退休金,但因为妻子经常要到医院开药,所以手头还是紧巴巴的。两人的午饭十分简单,一盘白灼菜心,一盘青椒炒肉。吃饭前,麦贤扶着张银枝坐在桌前,为老伴带上围脖,防止饭粒掉在衣服上。一口菜,一口饭,看着妻子慢慢吃下去。吃完饭,他会拿出一张纸巾帮老伴擦嘴。吃完了饭,老伴也很满意,站到窗面前朝窗外张望。

  整个吃饭过程大约半小时,张银枝一直很配合。“今天表现真不错,加油。”对于张银枝的配合,麦贤及时给予鼓励,像哄小孩子一样。“她现在就是个小孩子,我现在就要把她当成小孩子来照顾她。几十年都这么过来了。”老伴吃完后,麦伯才匆匆扒了几口饭。

  早在1995年,深圳市光明新区残联就为张银枝制作了残疾人证。今年7月,她的残疾人证换证,上面显示,张银枝是程度最重的一级残疾,精神、视力都有残疾。

  对于外人眼中的“苦日子”,麦伯的做法是化苦为甜、苦中作乐。妻子会大小便失禁,特别是夏天时,麦叔都要顶住臭味帮妻子清理,为她擦拭身体,帮她洗澡。妻子的脾气也因病变得喜怒无常,经常会无端发脾气,毫无征兆地在家中一顿打砸、摔东西,有时还对他拳打脚踢。麦伯扯开衣服,皮肤上还有老伴病发时打他留下的疤痕。

  对于麦伯来说,被老伴打一顿还不是最痛苦的。他最害怕的是老伴走失,这种情况不止发生过一次。三年前的一天,麦伯到社区的小卖部买东西。结果刚下去10多分钟,他上来时妻子就没了踪影。麦伯赶紧到村里寻找,他扯着嗓子喊着妻子的名字,但始终没人应答。他在村里找了整整一天,也没找到,都急得快哭了。直到当天晚上,麦伯才在邻村找到了张银枝。见到妻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原本想发顿脾气的麦伯心一下子软了下来,他赶紧上前去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穿上,搀扶着她回家。

  家中的墙壁上,两人的结婚照十分显眼,不过,照片上的两人并不年轻。这是6年前,两人的金婚纪念日,麦伯专门带着老伴去影楼补拍的结婚纪念照。麦伯说,年轻的时候家里太穷,没有机会给妻子一个体面的婚礼,一直觉得亏欠了妻子。直到子女都成家了,没有了负担,这才有机会和老伴补拍婚纱照,弥补上年轻时的遗憾。“她现在就算忘了全世界的人是谁,也还记得我。”

  我有一口气也要照顾妻

  麦伯是一个特别乐观的人,再大的困难,他也会笑着应对。在记者采访时,他哪怕是说起最艰苦的日子,也面带微笑。闲暇之余,他还会拉上一会儿二胡,这是他给自己减压的唯一爱好,也是舒缓老伴心情的好方式。再大的愁苦,一阵悠扬的二胡声之后,都烟消云散。

  实际上,麦伯自己也是一个病人。他家的茶几上,摆满了各种治疗慢阻肺和静脉曲张的药物。从几年前开始,他就感到头晕、双腿酸痛。今年8月,入院检查后发现,自己患有慢阻肺。医生建议他要坚持在家吸氧,每天吸氧时间要大于15小时,其中要使用无创呼吸机10小时。

  “我是个病人,但我不能倒下。我倒下了她怎么办?”为了不能倒下,他花几千元买了一台吸氧机,每个月光吸氧气就要花几百元。

  麦伯担心老伴犯病时乱砸东西伤到自己,会把家里的药、厨房的餐具柜通通都上了锁,菜刀之类的都不能让她碰到。

  一般患有老年痴呆症的患者,因为脑萎缩,患病后寿命都会受到影响。但张银枝到现在身体还十分硬朗,关节也没僵硬,脸色也十分红润,到医院复查时,连医生都说十分罕见。而这一切,都离不开麦伯30年来的精心呵护。

  麦伯的几个儿女们也都提出过帮忙照顾母亲,但都被麦伯婉拒。“孩子们都有自己的家庭和工作,现在在深圳这样的大城市工作压力又大,我不想给他们添麻烦。照顾患病的妻子,本来就是丈夫的责任。”麦伯说,现在每当他在照顾妻子的过程中遇到各种烦恼时,他都会想想妻子的好。

  “当时我还是个穷光蛋,他都没嫌弃我。还把几个孩子拉扯大。以前我经常在外工作,家里多亏她照顾。前半辈子她照顾我,现在她老了、病了,后半辈子该我照顾她了。”麦伯说,尽管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张银枝有轻微的精神病,但他从来不后悔娶了她。年轻时,张银枝是一个非常俊俏的姑娘。“要不是有这点缺陷,哪里轮得到我。”麦伯哈哈大笑。

  “当年我承诺过,要照顾她一辈子。做人要凭良心。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就要照顾她一辈子。”说完,他用粗糙的大手抚了抚妻子额前的乱发。

责编:秦阿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