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传人制古火烟花获罪免罚,其子称以后不再制作忧非遗失传

2017-12-31 10:41:00 澎湃新闻 分享
参与

杨风申。浙江新闻网 资料图

  因“非法制造爆炸物”被警方拘留,经过一审、上诉,一年后,2017年12月29日,79岁的河北非遗“五道古火会”传承人杨风申被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犯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免予刑事处罚。

  宣判当天,杨风申的儿子杨现强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对判决的结果难以接受,但不会申诉。

  赵县五道古火会是流传于河北赵县、将祭祀和焰火表演相结合的传统民俗文化活动,古火会从每年的农历正月十五下午开始一直延续到深夜。2012年,“五道古火会”被列入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杨风申1996年接任“五道古火会”会头,已制作了20年“五道古火会”使用的“梨花瓶”烟花。据他介绍,“梨花瓶”烟花有一部分可以在市场上买到,但最关键的“梨花瓶”和“火架子”必须手工制作,这项技艺由“会头”代代传承下来,从不外传。

  2016年2月19日,杨风申在制作“五道古火会”使用的烟花时,经人举报,被河北赵县公安局民警带走,在拘留19天后取保候审,此后被赵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

  赵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为,杨风申违反国家爆炸物管理法律法规,未经有关部门的批准,非法制作烟火药15千克以上,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制造爆炸物罪,情节严重,应予惩处,判处有期徒刑4年零6个月。

  一审判决后,杨风申上诉至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5月22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百三十三条之规定,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该案被媒体报道后,引发舆论热议。有评论认为,杨风申案件反映了古老的民俗与现代秩序、现代法律的矛盾冲突。

2013年2月24日,河北赵县,“五道古火会”现场,民间自扎的蛇年烟火燃放出流光异彩。 燕赵都市网 图

  在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五道古火会”进行非遗认定时,考虑到了火药制作有一定的危险性,但火药制作只是整个民俗活动的一个组成部分,该项目在当地的民俗社会作用是主要价值所在,其所属类别为民俗类而不是传统技艺类。并且该项目之所以能够传承至今,在确保安全方面也有一定的自控和防范措施。

  该负责人认为,开展非遗保护传承工作,也必须要遵守法律,一方面是非遗方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等,另外还应当遵守现行的各项法规,涉及到火药等危爆物品的要在有关部门备案。

  但据新京报此前报道,赵县安监局危化科相关负责人表示,县安监局没有发放烟花爆竹生产许可证的权限,只有省安监局才有,且生产许可证只针对企业,个人不可能获得生产许可,因此杨风申不可能从安监部门获得生产许可。

  12月29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的二审判决书称,考虑到杨风申作为非遗传承人,其制造烟火药的目的是为了履行法定传承义务,为在庙会进行烟火表演,制造烟火药行为未造成实际危害后果,犯罪时已年满75周岁以上等特殊情况,对其免予刑事处罚。

  但杨风申和儿子杨现强至今有些迷茫:按照法院判决,制作“梨花瓶”烟花是违法的,他们以后也不会再制作了,“那这个非遗怎么办?”

  二审判决后,杨凤申的辩护律师杨昱向澎湃新闻表示,根据最高法的有关司法解释,杨风申用于制作烟花的火药超量,确实违法,但如何在当地政府、法律、公安机关等部门的有效管控下,合法地宣扬非物质文化遗产是这类案件的关键。

  据新京报报道,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曾就杨风申一事发出说明称,希望国家在非遗保护工作中,尽快出台涉及到火药这一危爆物品的具体适用法律解释,确保非遗保护工作有法可依。

  【对话杨风申、杨现强父子】

  “为什么之前没人说我们违法?”

  澎湃新闻: 之前被人举报过吗,有想过自己会违法吗?

  杨风申、杨现强: 我是一个老百姓,制作烟花是用来“古火会”放的。2016年之前,没有被人举报过,也没想过制作烟花会违法,它不是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吗?我至今都想不通,镇政府、公安、消防等部门,出事前每年都来“古火会”,为什么之前没人说我们违法?

  澎湃新闻: 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制作烟花?

  杨风申: 1996年,我接手“五道古火会”,开始做“梨花瓶”烟花,自己买材料,自己制作,当时和我一起学的有三四个人,后来他们都不做了,只有我一个人一直做,我是“五道古火会”第四代接班人。

  澎湃新闻: 2016年2月19日当天你被拘留的情况是怎样的?

  杨风申: 2016年2月,县里人告诉我说,正月十五有电视台来录制节目,为拍摄需要,我准备制作七百个“梨花瓶”烟花,平时一般都是制作两百个“梨花瓶”烟花,那天我做完三百个“梨花瓶”烟花后,院子里来了人说我被人举报了。

  澎湃新闻: “五道古火会”什么时候被评为河北省非遗项目?

  杨风申: 2011年,“五道古火会”被列入石家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2年,“五道古火会”被列入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我也是那一年被评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

  澎湃新闻: “五道古火会”包括哪些内容?除了你之外,村里现在还有其他接班人吗?

  杨风申、杨现强: “五道古火会”包括庙会和“梨花瓶”烟花,“梨花瓶”烟花是古火会的精髓。我之后还有一个接班人,六十多岁,刚学了不到一年,还没有学会就不能学了。

  澎湃新闻: “五道古火会”最辉煌是什么时候?

  杨现强: 2000年以前,那时十里八乡的人都来,主要来祈福和看烟花,慢慢来的人开始变少,它成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每年都很隆重,种完冬小麦后,我父亲整个冬天都在弄这个,他一样一样的去办,一个人会花很长的时间。

  澎湃新闻: 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你们每年活动有经费吗?

  杨现强: 成为非遗以前没有,靠村民筹钱来搞这个事,被列入河北省非遗后,大约事发两年前,才开始有经费。赵县文化馆给的,2014年给了1000元,2015年给了10000元,2016年我父亲就出事了。

  “古火会”现在没了“梨花瓶”项目

  澎湃新闻: 你父亲被举报后,“五道古火会”这两年情况怎么样?

  杨现强: 我父亲出事后,两年都没有放过烟花了,现在“五道古火会”好像村委会在负责,没有了“梨花瓶”烟花这个节目,“五道古火会”演变成一个普通节日,来的人少了很多,一些人就白天来赶一下庙会。

  澎湃新闻: “梨花瓶”烟花有多少年历史了?它和一般烟花有什么不同?

  杨现强: “梨花瓶”烟花历来就有,它和其他的烟花不一样,它燃放的时间长,花样更多。

  澎湃新闻: 从1996年到现在,20年来,你父亲做“梨花瓶”烟花,有造成过人员或财产的损失和伤害吗?

  杨现强: 没有。

  澎湃新闻: 你们去安监部门申请过生产许可证吗?

  杨现强: 以前没有申请过,今年夏天我们去安监部门问,他们说我们作为非遗项目,如果要申请生产许可证,必须要有正规的场地,取得环评、消防等相关部门证书,但这些我们作为个人做不下来。

  “这个非遗怎么办?”

  澎湃新闻: 你怎么看待这次中院的判决?

  杨风申: 我对判决不满意,我觉得自己没有罪。

  澎湃新闻: 还会申诉吗?

  杨现强: 不会。我爸爸岁数大了,经不起折腾了,我要对老人身体健康负责,他马上快要80岁了。

  澎湃新闻: 你怎么看待你爸爸这次案件?

  杨现强: 我们都很伤心,包括亲戚朋友,包括村民都很伤心。一个快八十岁的老人,每天为这事奔波忙碌。忙碌的时候,他一天往返无数次,我们看着都心疼,他不图名不图利,为给大家提供一个娱乐方式,结果现在闹成这种结果,你说能不伤心吗?

  澎湃新闻: 你怎么看“五道古火会”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

  杨现强: “五道古火会”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它弘扬民族文化,提升人民娱乐性,丰富人民生活方式,我感觉是一种正能量的东西。它的精髓是“梨花瓶”烟花,法院判决我父亲有罪,那制作“梨花瓶”烟花就是违法的,以后也不会再制作了,那这个非遗怎么办?我们也不知道。

责编:刘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