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民警患癌病逝,授意好友在朋友圈代笔告别:你们好好活着

2017-11-16 11:39:00 成都商报 分享
参与

  11月14日上午9时42分,彭浪在病床上停止了呼吸,10分钟后,彭浪生前授意、好友执笔的告别信发在了彭浪的朋友圈:“清晨的阳光依然会温暖你的世界,人生路上的风风雨雨,成就了今天的你!我的挚爱亲朋们,请珍惜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好好地活着吧!别想我了,再见了!”

  年仅34岁的彭浪,生前是四川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公安分局办公室副主任,从确诊癌症到去世,仅半年时间。200多条朋友圈留言送别,兄弟走好。

生前的彭浪和女儿在一起朋友圈告别

清晨的阳光依然温暖你的世界

  11月14日上午9时42分,彭浪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10月30日,病情恶化的彭浪心脏停跳25分钟,虽然抢救了回来,但医生判定已经脑死亡,再没有苏醒的希望。半个月后,悲痛的父母、妻子终于做了告别的决定。

  11月14日上午9时52分,彭浪已经“沉默”近3个月的朋友圈更新了最后一条动态:“我走了,跟大家说再见,这次是真的再也不见了。”数百字的告别书,和父母告别,和爱人告别,和女儿告别,和朋友们告别,不忘祝愿朋友们,“清晨的阳光依然会温暖你的世界。”

彭浪生前工作的办公室

  “之前我有跟他说过,这么多好兄弟关心到的,要是有一天走了,还是要给他们说一声。”彭浪生前好友、同是警察的李俊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一直以来人际关系就很好,不仅是同龄的朋友,还有不少比他年龄大的兄长,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上,有他在的地方,就有欢乐。“非常正能量、很朝气阳光的一个人。”

  比彭浪大10岁的李俊说,认识10年了,虽然两人经常“吵架”,但自己算是最了解彭浪的人。医生宣布脑死亡后,李俊就开始为好兄弟写告别书,“从白天写到晚上,改了四道。”李俊说,回想彭浪相处的点点滴滴,想起他的为人处事,想起他说过的话,一一向父母、爱人、女儿、朋友告别,这也是彭浪的日常风格,“要面面俱到、事无巨细嘛。”

  写完告别信,李俊没有告诉别人,只让彭浪的妻子叶薇把彭浪的手机充好电,自己要用。呼吸停止后10分钟,李俊忍着眼泪,代他发完了最后一条告别的朋友圈,很快就有了200多条留言,“兄弟,一路走好。”

彭浪生前的照片

  确诊前几天还在出差

  凌晨落地还写材料

  2006年,从警校毕业的彭浪被分配到温江分局柳城派出所,2008年调至温江分局,在办公室从事文秘调研工作,后被提拔为办公室副主任。比彭浪小3岁的熊宇翔从2009年起,就和他在同一个办公室,严谨、认真,一丝不苟,是大家对彭浪的一致印象。而在凌秀蓉眼里,儿子还格外勇敢,刚考上警察还没报到,公交车上就抓了一个小偷,“回来特别高兴,说送到派出所了。”凌秀蓉说,但正式上班之后,工作上的事儿子就说得很少了,怕家里担心。

  “我刚来的时候,有时候材料整得不对,自己心里还是着急,就要去请教老大哥。”熊宇翔说,不紧急的时候,彭浪会认真地指点,带着一起做。遇上需要加班熬夜的紧急情况,彭浪总会让大家抓紧休息。“有一回,我整完初稿,八九点发给他,他人都在家了,改到凌晨3点”。彭浪的办公室,桌上的资料总是高高地围成一圈,只留下能写字的区域,但却一点都不乱。“市局的、区上的,打击犯罪的还是服务群众的,分门别类的,非常清楚。”熊宇翔说,有时候需要找资料,哪怕彭浪在外头,电话里都能准确地“定位”——“桌子(柜子)第几排、第几列的文件夹。每天下班前,彭浪总会将分局内网的主页再看上一遍,检查有没有错误。“考虑事情非常细。”

 

  今年3月底,同在公安系统的李俊和彭浪出差学习,三天时间要飞深圳、杭州两地,除了警务工作,还要看高科技的技术系统、管理方式,肩负重任的彭浪需要根据所有警种的情况拟写学习总结和下一步警务工作的思路。在深圳学习后飞往杭州的航班上,刚上飞机10分钟,彭浪就拿出纸笔开始梳理,落地后到住处已经是凌晨1点,随便吃了点东西,彭浪又钻回住所写材料,李俊让他早点睡,第二天还要早起,彭浪却说,东西太多,回去写怕忘了。

  出差回来后,病情加重的彭浪终于答应去医院看看,李俊让他好好检查,彭浪调皮地回复说“南孚电池要去充电了。”4月9日,检查结果出来,气管鳞癌中期,“所有的人都说不可能,不相信。”

  乐观坚强:

  ICU里过了最后一个生日

  “之前是一直都在咳嗽,以为就是感冒了。”彭浪妻子叶薇说,一方面,彭浪身体一直很好,虽然已经有一年多时间没能跟朋友踢一场最喜欢的足球,但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加上工作忙,就更没想过要去医院检查。

  “一周没有两天是能准时回来吃饭的。”彭浪妈妈凌秀蓉说,3岁的小女儿阿妹都知道,爸爸“总在上班”。有时候周末,要带孩子出门耍,遇上材料要改,嘴上说着“马上就好”的彭浪,一改就是三四个小时。

  直到咳嗽出现了咯血,家里人才警觉起来,4月5日,彭浪办好了就诊卡,少有地在朋友圈发了不是关于工作的动态,“休息一下,明天加油。”4月9日,检查发现,彭浪的气管里有肿瘤,4月27日,手术后做了活检,确诊为气管鳞癌,3B期。

  “他都晓得,一直都很坚强,觉得能好起来。”叶薇说,从确诊、手术后到化疗,除了住院时间,彭浪在家里休息了一个半月左右,这是工作以后,彭浪在家呆得最长一段时间。

  一有空就去看彭浪的李俊给他带烤鸭、找理发师剪头发,彭浪没力气走不动,李俊找了辆单车推着他去“改善伙食”。李俊的手机里,病床上的彭浪开心地对着镜头卖萌、拿心电监护仪器的夹子逗李俊儿子,“全都是他。”

 

3岁的女儿阿妹跪在彭浪的灵堂前,还不谙世事

  10月14日,恰好是彭浪34岁生日,住在重症监护室的他插着气管已经不能说话,3岁的女儿阿妹隔着监视器给爸爸唱生日歌。“他看到我,气管里‘呼呼’地给我打招呼。”李俊让彭浪笑一个,然后拍下监视器上彭浪的笑脸,“我说要发给大家看,都在关心。”

  15日下午,在彭浪的灵堂前,3岁的女儿阿妹一会儿绕着大人躲猫猫,一会儿又跪在蒲团上,斜着头望着爸爸的遗照。懵懂的她也许并不理解,为什么大人们总是在抹眼泪。叶薇说,病中的彭浪一直说,等病好了,一定要带女儿去上海,那里有好玩的迪士尼乐园。

  好友替彭浪发的告别信

  附朋友圈告别信

  我走了,跟大家说再见,这次真的是再也不见了。

  我走了,我的父母。感谢您们34年来对我的孵育!在您们眼里,我永远都是孩子,我的年龄也永远地定格在34岁了。原谅我,不能为您们养老。原谅我,要您们白发送青丝。愿我永远活在您们心里。爸妈、岳父岳母,我爱您们!请您们好好活下去,不要因为我的离开而过度悲伤,当您们看到阿妹时,就像看到我一样。愿来生,我还作您们的孩子,再报这世的恩情!

  我走了,我的爱人。今生遇见你真好!原谅我,失言了,曾经答应你要做的许多事,我都无法去完成了。别怪我,我是爱你的,你知道的!就当作今生我对你的亏欠吧,来生有缘再好好补偿你。别难过,你还年轻,你还有好长的路要走,可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了。你永远在我心里—我的小公举。

  我走了,我的女儿。对不起阿妹,粑粑不是个好粑粑,没有好好陪你玩耍,陪你长大。就这样,我在你的生命里缺席了,让你的人生变得不完美了。阿妹,我多想再听你叫我粑粑,我多想再抱抱你。我不能看着你长大了,不能参加你的生日会和你的婚礼了。我想你以后一定是个乖巧可爱、善良懂事的孩子,因为你是我的女儿。粑粑爱你!

  我走了,我的朋友们。在我的人生路上有你们相陪相伴,我也满足了。今生的缘分就到这里吧。曾经的所有记忆都让我带走吧,你们每个人还有自己的生活要继续,我在另外一个世界祝福大家。

  清晨的阳光依然会温暖你的世界,人生路上的风风雨雨,成就了今天的你!我的挚爱亲朋们,请珍惜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好好地活着吧!别想我了,再见了!

  (原标题:成都34岁警察患癌病逝,朋友圈告别让人泪崩:好好活着,别想我)

责编:韩雯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