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分"考生十年后重新高考 曾交白卷写"教育宣言"

2017-11-14 07:45:00 人民网 分享
参与

  2008年,19岁的安徽考生徐孟南第一次参加高考,但是他并没有在考卷上填写正确答案,而是写了满篇自己的“教育宣言”,注定,这样的考卷也无法将他送入大学。

  走出考场十年,他辗转在各地的工厂打工,成家生子,但是他渐渐觉得,当年的做法“太不值”,几天前,徐孟南进行了2018年的高考报名,时隔十年,当年的这位“白卷”考生,希望能够重返高考考场。

徐孟南目前边工作边备考

  交白卷写“教育宣言”

  徐孟南1989年出生在安徽省亳州市的一个乡村家庭,家里一共四个孩子,读书成为了他们未来能够出人头地的一个最重要的选择。

  “我小时候比较内向的,但是一直到高一之前,学习成绩都还很好,在班级里能够排在中上等的水平。”徐孟南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上了高一以后,开始喜欢看一些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书,就对当时的考试制度啊有一些不满意,变得比较叛逆。”

  为了“让考试制度改变”,徐孟南曾经给当地的教育主管部门、媒体甚至作家写信,但是都并未得到答复,这让徐孟南有一点儿小小的失望,只能偶尔在网上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

  之后,徐孟南开始厌学,经常会跑到网吧去打游戏,但是他并没有告诉家人自己是因为对考试不满而选择逃避学习的,“那个时候成绩下降很快,老师和父母都特别生气,但是现在想想,他们都是在替我着急。”他说。

  2008年,徐孟南和其他考生一起,参加了高考,但是他并没有按照考试的要求规范答题,而是在卷子上写满了自己的“教育宣言”。

并非临时起意

  徐孟南告诉记者,自己当年的做法其实并不是在考场上临时起意,而是早早就计划好了的,“那几年比较小,想法可能也比较简单,就一直觉得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考试体制。”他说,“我当时想,我把我的想法写在考卷上,或许就会引起大家的重视,能够被关注,让我的‘宣言’也被更多人了解,从而带来改变。”

  徐孟南说,他当时的这份“教育宣言”主要内容就是希望改变应试教育,让大家按照兴趣选择自己的学习方向,并且增加日常生活知识的考试等等。

  “我本来以为,这样的答题一定会得0分的,但是没想到成绩下来之后,我发现自己的总成绩单上竟然还有100多分,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这些分是怎么得到的。”徐孟南告诉北青报记者。

  但是考试之后,等了很长时间,徐孟南想要的“引起关注”却一直没有发生,他的那些“考试宣言”便也随着他的考卷而石沉大海。

徐孟南已报名2018年高考

  漂泊打工10年开始反思

  高考结束,100多分的成绩无法将徐孟南送进更高一级的学府,他只能选择跟随父母外出打工,多年来,他一直在浙江许多企业做工人,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

  “流水线的工作比较简单,但是也很辛苦,每天7点多就需要起来工作,上班时间都在10个小时,有的时候需要加班就会更辛苦一些。”徐孟南说,“这样的工作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是每天在做重复的工作,但是如果现在想要换好一些的工作,都需要比较高的学历,而我只是高中毕业,很多时候并不能够达到学历上的要求。”

  这些年,徐孟南干过灯箱制作、浴室用品的组装,还曾经在亲戚的企业做过一段时间的管理工作,但是都并不稳定,而且十分辛苦。

  在更换工作的时候,徐孟南都会留意用人单位的学历要求,如果超过高中,他就不会去应聘了。因为只能从事比较初级的工作,“还是挺辛苦的,有时候连着几个月都没办法休息一天,请假的话就要扣钱,而我的以前上了大专或者大学的同学,他们的工作都有比较充分的业余时间,光这个就让我很羡慕。”他说。

  高考之后的近十年时间里,徐孟南还完成了结婚生子的过程,现在,他每年都外出打工,而爱人和孩子则留在老家,“有的时候我也会想,当年的做法可能真的是太不值得了,如果当时认真答题,可能现在会是另外的一种人生。”

  高考后的几年,徐孟南一直比较关心“白卷考生”一类的新闻,他也曾经在安徽、江苏的一些高中做过宣讲,让还在读高中的孩子好好学习,不要因为一时的叛逆而错过了高考这样一生可能仅有一次的机会。

工作时戴耳机“补课”

  徐孟南说,虽然自己一直在反思,但是他也并不认为考试制度应该一成不变,只是这样的问题一定会逐步得到改变,而不应该用在考卷上写“考试宣言”这样比较过激的做法。

  “我关注了上海和浙江等地区这几年公布的高考改革方案,其实和我当年的想法有很多类似,例如学生可以自主选课,学习的内容更加全面等等。”徐孟南说,“不过人应该先驾驭好自己,再去考虑其他的事情。”

  几天前,徐孟南完成了自己2018年高考的报名工作,他说现在高考不限制年龄了,对他来说算是一个机会,他也希望能够重新走进考场,弥补自己当年的那次“冲动”。

  而关于即将参加2018年高考的事情,徐孟南还暂时没有和父母爱人讲,他说相信他们会理解自己的,而现在的自己只是想能够安心地备考,“现在每天还需要上班,好在现在工作的时候可以戴着耳机,我就会把一些课程下载下来,一边工作一遍听课。”徐孟南说,“然后就是利用下班以后的时间了,已经很多年没有学习过了,所以差的课程会比较多。”

  徐孟南告诉记者,对于2018年的高考,自己一定会认真面对,肯定不可能再交“不靠谱”的答案了,他知道自己差的课程比较多,所以并不奢望能够考上本科,他的目标是希望先考上大专,以后有机会再继续深造,而对于考取的目标,他希望能够报考新闻学专业。

那些年他们也想考零分,然后呢?

  在高考中交白卷,徐孟男并非独一无二。

  2008年高考爆出一个意外,来自云南的考生吉剑4科仅得168分。事后,吉剑解释,原本是想要考0分的,考理科综合时,他抱着“闲着也是闲着”的想法胡乱做了些题,没想到还得了132分。

  令人费解的是,在他所开的名为“心海时空”博客上,曾发表过很多数学论文。但高考查分显示,他数学只得了8分。对此,他说,分数未必能准确衡量一个人的真实水平。

  他的举动也让身边人费解。班主任邓军声表示,“作为他以前的高中班主任,不知该做何评价,我曾对他说过,不管天赋如何,高考成绩还是得上去,你复习资料这么多、这么杂,应该认准一套,在搞懂的前提下再去做其他方面的深入。”他最好的同学邱永,也不支持这种做法。

  2006年高考爆出的最大冷门是河南南阳考生蒋多多交了白卷。当时,她在试卷上用双色笔答卷“批”高考、并把自己的笔名“碎心飞魔”写到密封线外。在母校,很多老师都对此事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冷漠。事后蒋多多说觉得这件事有点可笑。她还表示,后来有种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感觉,觉得自己的努力都白费了。

  2010年,来自陕西的张皎,因为自我炒作“零分状元”,而成为网络红人。当年,张皎的语文、数学、综合、外语四门科目和总分均为零分,是名副其实的交白卷。

  他后来解释,他考零分是想学美国的比尔?盖茨。然而,他在挖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后,却选择做“窃卡大盗”——制作伪卡消费套现信用卡。张皎后来在看守所说:“也许就是太渴望成功,急功近利。”这样的结局也和他在网络上发表的豪言壮语——10年内赚1000万元的目标,相去甚远。

责编:秦璐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