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岁失明自学修车 宜宾60岁大爷“盲修”30年

2017-10-20 14:15:00 成都商报 分享
参与

  在宜宾市翠屏区赵场街道牛洗村,有一位“很牛”的盲人大爷朱树友,他从小到大没读过一天书,不认识一个字。但他自学修车技术,为当地村民修车30年,无论是摩托车还是电瓶车,任何部件他只要摸一摸,就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还可以辨别新车部件的质量好不好。不仅当地村民的自行车、摩托车坏了都找朱树友修,连那些从乡下搬到城里的车主也回来找他修车。

  

  盲人修车30年,利润只取10%

  在四川省道S206线宜宾市翠屏区赵场镇牛洗村“轿子石”公路边,有一间不到三米宽的小门面,没有招牌,也没有任何标识。刚刚满过60岁的双目失明盲人朱树友就在这里开修车铺子,仅仅十余平米的房子,被隔成两间,外间摆着简易的货柜、发电机、空压机、砂轮机等,一张陈旧的写字台既当工具柜,又是做饭灶台;里间光线昏暗,不足八平方米的仄窄空间摆着冰箱、床、货柜等,同样是一张旧抽屉既当“保险柜”,又是饭桌。

  中午12点左右,赵场街道牛洗村村民曾仲刚骑着摩托车来修车。曾仲刚告诉记者,他的摩托车买入价为9800元,这个价位的摩托车在农村算是“豪车”。但是几年来,曾仲刚都在朱树友的小铺子修车。“我打一下火,你帮我听听哪里的问题?”曾仲刚用钥匙启动摩托车,发出哧哧声响。站在铺子门口的朱树友摆了摆手说:“不用打了,是电瓶的问题,我先给你换个旧的你用着,我让厂家给你发新的。”

  朱树友转身走进铺子,快要撞上门口的货柜时,老朱一侧身子,巧妙地绕过了货柜,然后径直走进里间卧室,从床下找出一个旧电瓶。走到外间,朱树友又麻利地抱出自己装工具的“百宝箱”,出门后小腿轻轻地碰了下摩托车,然后自然地向左一拐,准确地停留在摩托车电瓶位置,蹲下身子打开工具箱,在数十件工具中用双手飞快地摸索,很快找出他要使用的梅花启子。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朱树友是盲人,你从他的言行上根本看不出来。”曾仲刚是朱树友的老客户,也是老朋友,对于老朱的手艺非常放心,根本不担心这个盲人修不好他的车。只见朱树友摸索着,不到五分钟就完成了两个电瓶的拆装,摩托车恢复原样。曾仲刚一打火,摩托车发动机立马启动,再无异响。在安完电瓶后,朱树友顺手摸了摸排气管下的刹车,“你这刹车是不是不好使了,松了哦。”经老朱这么一说,曾仲刚这才想起,刹车确实需要修了。

  

  在征得曾仲刚同意后,朱树友给换了个20元的部件,至于换电瓶,朱树友则没有收钱。而在曾仲刚之前,村民赵平将摩托车骑到老朱的店子门口,丢下一句“刹车松了、车牌破了”,然后扭头就走。老朱为赵平修好了刹车,还花了一个小时对该车破烂的车牌进行贴合加固,一共才收10块钱。“材料钱是要收够的,但是利润我只取10%。”朱树友说,如果不需要花材料,一般情况不收费。

  就在朱树友为赵平加固车牌时,平滩村的一对夫妇开着刚买的三轮车特地来找朱树友。“朱老师,麻烦你帮我摸一下轮胎、刹车,看正不正宗。”车主告诉记者,他的新车花了15000多,价格不便宜,但是自己心里没底,特意找朱师傅帮忙看看。朱树友放下手里的活,先后摸了前后轮、刹车、水箱后说:“车子性能不错,轮胎是正常钢丝真空胎,只是刹车毂偏小,水箱也小了点,容易发烫,随时注意水温。”道谢后,车主夫妻满意地离开了。

  曾仲刚、罗老八、杨政等多位当地村民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正因为老朱技术好、收费低,几十年来全村人都找他修车,近些年搬到城里的村民们,也专门回村找他修车。杨政是做水电安装的师傅,多年前已搬进城里,但他仍然坚持在老朱的铺子里修车,“上次我自己在网上买的配件,朱老师帮忙换,连一分钱都没有收。”

责编:李林芝